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09章:一波未平一波起(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09章一波未平一波起(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静心殿里人来人往,内监婢女们面色匆匆,手忙脚乱地打点着一切。劈柴,烧水,熬药,忙的是一团乱。

见到苍珩,所有人都立即跪了下去,声音里犹带哭腔。苍珩伸手推开挡路的人,急急地扯开帘子大步跨了进去,翠绿的珠帘一下子被扯断了线,珠子叮叮当当地砸在了地上,朝四面八方跳了去。

淡青色的蝉翼纱帐,垂着翠色的长长流苏,随着来人的一阵风而微微地颤了起来。床榻旁的书案上,正是那日遣人送来的七星海棠,被从镂花窗棂中透进来的阳光映出了淡淡的暗影。

躺在床榻上的人面色如纸一般苍白,丝毫血色都没有。她双目紧闭,但睫毛上仍旧挂着晶莹的泪珠,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现出绚丽的光。泛白的唇上还凝着血珠,牙印犹能看得清晰。露在被子外的裙衫上还留着刺眼的殷红,一大片一大片,似妖娆盛开的红花,想来是还没来得及换下。

“娩娩?”苍珩愣了很久才迟疑地开口轻唤道。可她只是微微地皱了皱眉,便又安静地睡了过去。苍珩的心里一凉,一把抓过她柔若无骨的冰凉小手,急急地喊出声:“娩娩!娩娩!给朕醒过来!娩娩!朕让你醒过来!”

“陛,陛下,”一旁看不下去的江太医胆战心惊地走上前来,“娘娘如今气血不足,还需要多加调养。”

苍珩倏地站了起来,一把揪住了江太医的衣襟,太阳穴处隐隐显出青筋:“说!娘娘到底怎么了!”

“娘娘,娘娘身子本就虚,加上如今操劳过度,心有郁结,然,然后胎位不正引起了滑胎,臣,臣……”江太医脸上血色全无,颤抖着才将话说得有些明白。

“狗屁!”他的一双眼血红血红,手指的关节也泛着青白,她,她操劳过度?心有郁结?她都在操什么心?她怀着朕的骨肉,竟然还敢让它给没了!

“陛下息怒!”尤鸣莨慢悠悠地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而沁儿也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

看到尤鸣莨,不渝的面色就变了,她瞥了一眼身边的司徒景修,果然见到他也正直直地盯住了来人。尤鸣莨不慌不忙地走到江太医身边,笑道:“江太医怎么不敢说真话呢?欺君可是死罪呢!”

“臣不敢!臣医术不佳,未能查清真相,还望陛下恕罪!”江太医煞白着脸跪了下来,额头也磕出了血来。可苍珩根本无心跟他计较这个,只是抓过尤鸣莨就问:“你说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小产!”

尤鸣莨打开手中的小盒子,一包乳白色的珍珠粉露了出来:“是因为这个。”

“这个?”苍珩纳闷地接过仔细地看了看,才惶然抬头,“怎么说?”

“娘娘用的这包珍珠粉,可不是一般的珍珠粉!”尤鸣莨敛了笑容,淡淡地瞥了一眼床榻上已经微微睁开了眼睛的人,“娘娘,您醒了?”

苍珩立即转过身奔回床榻旁,扶着她做起了上身,看着她的眼睛似要滴出血水来:“怎么样?还疼吗?”

她清幽的一双眼里,似是一片空,什么人都进不去一般。仿佛是无星无月的茫茫夜空,黑得叫人心悸。她只是茫然地扭过头看着尤鸣莨,颤着双唇,低低地问:“你继续说。”

“是,”尤鸣莨微微颔首,便细细道来,“娘娘,您的珍珠粉里掺着别的东西了,珍珠粉不害人,可那蟹粉却是害人的!”

蟹粉?汐娩的面色白了几分,只是定定地看着尤鸣莨,一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挣着苍珩的胳膊开口哭嚷着:“不可能!怎么可能!我,我没有……”

苍珩咬紧了牙关,从口中艰难地挤出一句问来:“那珍珠粉究竟从何而来?”

一旁的杨心湄只是低垂着头不言不语,可唇角却一直挂着让人惊心的一抹笑。本打算上前主动承认的,却没料那沁儿竟然先了一步:“回陛下,这徐州珍珠粉是那日贵妃娘娘送的。”

“杨,心,湄!”苍珩的视线狠狠地射了过来,他知道,她是不会轻易罢休的!

“陛下,”杨心湄不卑不亢地走上前来,昂着头直接回视着苍珩快要冒出火的眼光,“当日臣妾准备了两盒,一盒给了娩妹妹,一盒给了金妹妹,怎么就娩妹妹的有蟹粉,而金妹妹的却没有呢?难道只因为这个徐州珍珠粉是我给的,所以蟹粉也是我下的?若是后来有其他人下的呢?”她柔波一样的眼光丝毫没有任何畏惧,只是状似无意地瞥向了床榻上盯着她看得林汐娩。

汐娩对上她的目光,心里也是一动。原来她都知道,知道自己刻意去找她不过是为了陷害于她。给了自己珍珠粉,那就加蟹粉,若是给别的东西,她照样也有应付的法子!可是她以为万无一失的这一切,原来杨心湄早就已经知道了,却装作浑然不觉的样子配合着她演了这样的戏?只觉得背上一股寒意爬了上来,可是更让她心寒的是,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根本就没有用过那带了蟹粉的珍珠粉!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波未平一波起(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