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15章:第四卷 只是当时已惘然 踏破铁鞋终得觅(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15章第四卷 只是当时已惘然 踏破铁鞋终得觅(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茶楼里唱曲的姑娘,手拨琵琶,低头絮絮地吟着。声音柔柔的,却满是一片凄楚。秋水盈盈地双目一抬,竟似要滚下泪来。

汐娩放下手中的茶盏,匆匆地想要站起来:“咱们回吧。”

“还,还没听完呢!”不渝一把拉她坐了回去,又从盘中拣起一粒盐水花生塞入了口中,眼睛虽是看向茶楼中央的卖唱姑娘身上,但眼角的视线却偷偷地瞄向坐立不安地汐娩来。吞下花生,她含糊地说道,“这一曲《西洲曲》唱得还不错嘛!”

“又有什么区别,你若不回,你留下便是。”汐娩瞪了她一眼,旋即起身朝楼下走去。不渝急忙揩揩手,扔下碎银子便跟着跑了下去。

“姐姐,你要不想听曲,那咱们去看看胭脂水粉?”她赶到她的身侧,歪着脑袋讪讪笑着。

汐娩面色冷然地盯着路的前方,半天才吐出俩字:“不去!”

“那去看字画?”

“不去!”

“那,那……”她绞尽脑汁,眼睛四处打探着有什么地儿可以去。

汐娩这才停住急匆匆的脚步,转过身严肃地看着她:“我们已经出来半天了,玩也该玩够了,没看到那些跟在后头的人也是辛苦吗?”

霍然回身,那些随行的便衣侍卫们立即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纷纷拿起身边就近货摊上的玩意。“谁让他们跟的!陛下又不是不知道你会武功,还怕保护不了自己不成?”不渝悻悻地转回身,一眼就扫到她微微异样的神色。糟糕!一个不小心还是提了陛下!不渝连连拍了拍自己的嘴,上前拉住汐娩的手:“走吧走吧,咱们回去就是。”

绕过人山人海的街市,再顺手招了辆马车,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就到了位于苍都边上的嵘清别苑了。

一踏入别苑的门,就见一座假山立在面前,有蜿蜒的常青藤蔓攀爬在假山上,点缀出勃勃生机的绿意来。那假山似是天然的屏障,挡住了苑内所有的景致,看不明的东西总是最惹人神往,这一挡竟更让人不禁想去探究一番。绕过那座假山,便见朱红复廊透迄曲折,琉璃瓦檐钩心斗角,南边有一处偌大的湖,泛着粼粼的波光,有石板铺就的小道曲曲折折地延伸至水中央的水心亭。只是,满眼枯黄的草和光秃的枝桠,将这别苑显得凄凉了些。

汐娩径自走向自己所住的浅碧小筑,自己亲手倒了一盏渠江薄片,便急急地饮了下去。不渝跟在后头撇了撇嘴:“好好的茶被你当水饮。”

“我累了,先歇下了。”说着,就唤了容卉到身边伺候着,撇下不渝一人留在空旷的大厅内。

她也上前给自己倒了一盏茶啜了一口,便一直捧在手里。偏偏是那样的倔性子,嘴巴又那么硬,这三日来虽然不让别人提及陛下,可她自己呢?哪天没有想过?不过听到一曲《西洲曲》而已,就立即触了心中的那根弦了。

闷闷地将杯盏中的茶一口饮尽,看着空了的杯子,不禁也哂笑出来。自己不也把好好的茶当水饮了?独自坐了片刻,便向在另一边侧屋里忙活的沁儿招呼了一声,便出了别苑四处走着。

虽然出宫已经三日了,但对这苍都里的一切都似看不尽一般,难得的一种回归感。远离了那幽暗的皇宫,竟像远离了万恶的深渊一般,浑身都透着一股轻快的劲儿。正哼着小曲儿慢悠悠地逛着,却见人群中一张熟悉的侧脸一闪而过。心立即就提了起来,她匆匆扒开人群向方才看的方向跑了过去,但哪还有那人的身影?身边的路人纷纷穿梭而过,仿佛刚才不过是自己一时花了眼。她四处张望着,心里的不安立即涌现了出来。尤鸣莨竟然没有逃出苍都!当日陛下不让人追捕,只让司徒景修在景阳王府安插了人手,但据来人所报,根本就没有看到过尤鸣莨进出。而景阳王苍琰似乎一直在修身养性一般,除了进宫上朝外,便完全是大门不出。一时抓不住任何的线索,都以为尤鸣莨已经出了苍都,却没料竟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身影!只是,究竟是不是真的是他?

沮丧地垂下脑袋准备离开时,却突然听到身后的酒楼里传出一声吆喝声:“哟,钱大人也来啦!”

本是根本没有留意的,但紧接着听到另一个人喊出的名字,才顿住了足。“文忠老弟,快快上楼,大家都候着呢。”

钱文忠!她只觉得分外的耳熟,可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一看,还是回头去司徒府找司徒景修商量,紧接着就听方才说话的那人又跟着对小二吩咐了一句:“钱大人是浙宁人,多准备些浙宁的美食上来!”

浙宁人!终于对上号了!她猛地一拍脑袋,只觉茅塞顿开。钱文忠不正是那浙宁太守吗?曾经在文政殿里当值的时候听说过的,仿佛是刘丞相一手提拔的,那日还特地送了当地的惠明翠片来,颇得陛下的赞赏。之后,景阳王爷去浙宁赈灾的时候,也跟着出了不少的力呢。只是,他不在浙宁好好地待着,怎么会跑到苍都?

不再多想,她转身就低着头跟着进了那酒楼,小二立即迎了上来:“客官几位?”

她闷声不说话,抬起头来盯着那个小二就竖起食指立在唇上,暗暗地摇了摇头,接着靠上前对着一脸茫然的小二道:“别让人发现了,我来抓我相公的。”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些碎银子塞到小二手中,“还望小二哥多担待些。”

那小二一脸顿悟的模样,连连点头笑道:“是是是,那客官自便。”说着就一甩抹布,迎向下一位客人。

轻手轻脚地上了二楼便径直向楼侧的隔间走去,透着竹帘的缝隙里望去,在钱文忠的左手侧,果然见到了尤鸣莨的脸!除了他二人,还能看到方才说话的人,其余的人都背对着不渝,她也一时不知谁是谁。贴上耳朵细细地偷听了一会儿,却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看来还要等酒宴过后才谈正经事?她嘟囔着移开了脑袋,刚扭过头就看到身旁亦有一个贴着耳朵凝听的人!

“你做什么?”不渝赶紧直起身子盯着面前这个一身梅红色的女子,一头乌发云般绾在脑后,只插了些样式简单的珠花点缀着。看上去年龄应该不小了,连眼角细小的纹路都可以清晰可见,但一双眼眸却格外的生动,总觉得有一股子韵味在里头。

“那你又做什么?”她也兴致勃勃地问她。

不渝瞥了一眼屋内,沮丧着说:“小女子本是来抓我那不争气的相公的,可,可没想到一时看错了人,我这就走……”

“自家相公都能看错?”那女子不禁蹙眉,随着她的视线也看向屋内,“那里头可都是大官人家啊,应该没有你那不争气的相公吧!你若抓,就赶紧去抓吧,别耽误了。”说着,就准备掀开竹帘进去。

不渝一惊,连忙拽回她:“大,大姐,你认识他们?”

那女子显然不乐意了,一把推开她的手:“你可以叫我十三娘,什么大姐!我是这家酒楼的老板娘!我不认识还做什么生意?你快快回吧。”

哦,原来是老板娘。她暗暗地叹了一声,便眯起眼睛告辞离开了。踏出酒楼抬头一看,“十三楼”三个大字的招牌赫然在目。嗯,十三楼,十三娘,记住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踏破铁鞋终得觅(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