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22章:羊入虎口遇险难(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22章羊入虎口遇险难(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耳边能听到屋外呼啸而过的夜风,还有树枝断裂的咔嚓声和物体跌落的闷响。风穿破了棉纸糊成的窗子,呼啦呼啦地灌了进来,将本就冷湿的暗室吹得更加凄寒。只觉得周身似乎有烈烈的火在噼里啪啦地灼烧着,整个身子都滚烫滚烫的,但却又能清晰地感觉到沁骨的凉从毛孔中钻了进去,一点一点地吞噬了那窜着的火苗。

她奋力地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可却如溺水的人一般,越是挣扎,陷得越是深。仿佛有成千上万条的虫子在啃噬着她的意志,渐渐地将她的脑子掏空,瓦解,最后分崩离析。全身上下软得如同河塘里的青泥,只能无力地瘫成一团。如坠深渊,却总不见底。

突然头皮一紧,突如其来的痛从发根处沿着头皮传到了全身上下。她吃痛地猛睁开眼,却见尤鸣莨似笑非笑的模样:“醒了?”

头发被他紧紧地揪着,她不得不高高地扬起自己的下巴,眼睛也避无可避地正对上他。她不禁恼羞成怒,咬牙切齿地咒骂道:“尤鸣莨!你不得好死!”

“我究竟怎么死,那还不是你说说就算了的,”他眯起眼睛,带着一丝危险地气息,“那个宝钗呢?”

“什么宝钗?”

“别装蒜了!”他狠狠地扔开手中她的发丝,一把擒住她的下巴,手力大得几乎要将她的下颌捏碎,“那次在地牢中被你要去的宝钗!”

火辣辣的痛仍在头顶上快速地蔓延着,而被突兀捏住的下巴也一片滚热。她忍住双眸中不由自主涌出来的泪,昂着头死死地瞪住他泛着冷光的眼:“那是绣儿的!”

“胡说八道!你明明已经知道那是谁的了!”他松开钳制着的手,缓缓地站起了身子站到一旁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冷笑道,“要让我亲自搜吗?”

“尤鸣莨!”突然被松开,身子一时没了依靠的力量,她又重重地跌回了冰冷的地上,牙齿打起颤来,“你敢!”

他从鼻子中哼出一声嘲讽的笑,转身打开破旧的大门,随即就有两个穿着打扮一模一样的丫头低眉顺目地走了进来。尤鸣莨退到一旁,斜倚在破损的窗口前,朝那两个丫头用眼神示意了一番,遍只抱着胳膊懒懒地看着。

得到指示后,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不渝身旁,一人扣住了她的双手,另一人就开始仔细地搜起她的身来。仿佛被人用冷水从头浇下,她只觉得一种羞辱感正侵蚀着自己每一寸皮肤。罩衫被解开扔在了一旁,里面的缂丝锦裙也被扯得七零八散,皱巴巴地散在身上。她紧紧咬着下唇,心里也沁出一滴一滴的血来。明明可以挣扎的,但却在这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丫头手中,她却完全动弹不得。她猛然抬起头来,眼中仿佛有寒箭刺出:“尤鸣莨!你给我下药!”

一旁的尤鸣莨伸出手指捅了捅耳朵,噙着冷冷的笑:“那么大声做什么?那药也不过保个两三个时辰而已,你就权当好好睡个觉便是。我也只是怕她们两个小姑娘忙起来辛苦些,才给你服了软筋散而已。”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恨一个人,可却丝毫办法都没有,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只能紧咬牙关把一切苦水往自己肚子里吞。都是她自己心血来潮,才会答应陪着公主来找什么刘寰远!

两个面无表情的小丫头最终只从她身上搜到了那枚损了一角的玉印章,其余什么东西都没有。尤鸣莨快步走上前来,从那丫头手中夺过印章就狠狠地砸到门上:“宝钗你放哪里了!”

“看来那个宝钗果然是有秘密的,你竟然那么紧张,”她吃力地理清自己的思绪,艰难地昂着自己的脑袋扯着嘴角笑道,“那样重要的证物我怎么会随身带呢?你还真是笨啊,尤鸣莨!”

“秦不渝!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如今你不乖乖地听我的,以后总有你后悔的一天!”他怒气冲冲地一甩长袖,愤然而去,“门锁好,明日带她去见师傅!”

又重新陷入了黑暗中,从门缝和窗缝中漏进来的风,似乎是被人捏住了嗓子的哭喊,尖细刺耳。身上的衣服破的破,散的散,露出来的双肩在寒风中如两朵雪白的莲,弱不禁风地战栗着。真的是跌入了地狱吗?她迷糊着脑袋,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

耳边似有羽毛般的呵气声,轻柔温和,如两瓣柔软的唇。她伸出手想去摸摸身畔那抹温暖,但却怎么也抬不起胳膊。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种温暖的感觉更甚了些,浑身似乎有温温的水缓缓地流动着,浸泡着她整个疲累的身心。紧接着,鼻端就有淡淡的焚香味,勾着她的魂魄一般。毛孔疏松了开来,她又一次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中。

黑暗,又是黑暗,瞬间就掩埋了她。她愕然地睁开眼,只看到高高坐着的刘显通正捧着茶盏冷冷地盯着她,可接下来竟突然松开了手,茶盏发出刺耳的一声鸣响。如潮水一般涌上来的侍卫们紧紧地拉扯过她托了出去。有板子,有鞭子,有刀,有箭……她不禁叫喊出声:“景修救我!”

那个熟悉的温暖又袭了过来,紧紧地将她裹了起来。她贪恋地抓着身旁人的衣衫,再也不愿意睁眼。生怕是梦,生怕一睁眼又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阴冷。

……本章完结,下一章“亦惊亦喜两重天(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