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24章:亦惊亦喜两重天(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24章亦惊亦喜两重天(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嵘清别苑,已是繁星密布,残月西沉。目送着司徒景修离开,不渝才抬脚跨了进去。有侍卫替她点着灯,一路护送到了浅碧小筑。夜里风格外的大,提着的灯被吹得摇摇晃晃,灯光也忽明忽暗着。不渝总觉得心跳得厉害,怎么也无法安定下来。直到进了小筑,看到汐娩静坐在门旁等着她,她才放下一颗心来。

“坐风口这里做什么?快点进去吧。”她赶紧上前拉起汐娩,却没有注意到她有些呆滞的眼神。

汐娩只是跟着她往屋里走去,半晌才开口:“你终于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不渝瞥到她没有血色的面孔,忍住鼻子里的酸,强笑道,“没人能伤得我半分的。”

汐娩淡笑着点了点头:“有他在,我也放心。”

“他?谁?”刚追问出口,就已意识到她提的人是谁了,只得讪讪揉了揉鼻子,噤声不语。伸手握过她的手,竟被风吹得冰凉冰凉,便连忙向外头唤着沁儿。

“叫容卉吧,让她去拿衣裳。”汐娩撇开头,低低地开口。

不渝点了点头,亲自走了出去朝容卉交代了一声,转身往回才走了几步,又突然笑了起来:“那让沁儿泡杯热茶进来好了。”说着就已经又朝外走了去,却立即被汐娩叫住了。

“别去了!”她望着扭过头来一脸不解的不渝,迟疑了一会儿才艰涩地开口,“沁儿不见了。”

沁儿不见了?!不渝急忙跑到她身边,瞠目结舌:“沁儿不见了?怎么好端端不见了?出去了?遇到危险了?还是……”

汐娩伸手拉过她摇了摇头,双眸里是让人溺毙的幽深:“她走了,我猜她是刘丞相的人。”

“怎,怎么说?”不渝只觉得口舌干燥,发出来的声音都是涩涩的。

汐娩暗自沉吟,眼神里弥漫着淡淡的愁绪:“昨日里公主去司徒府上的时候,当即就派了人过来跟我说了一声。当时我就看沁儿的脸色有些不对,本以为她也是为你担心着的。后来我想叫她帮我换根蜡烛,都没叫到人。容卉说看到她在你屋里找东西,我也没在意,但之后所有人都找不到她了,守门的侍卫只说晚上的时候沁儿曾出去过一趟,却一直没有回来。”停了片刻,她才肯定地接道,“我想她在你屋里找的,应该是那两支宝钗。而且是她放出去的信号,所以司徒大人才没能找到刘丞相和尤鸣莨!”

不渝听闻,什么话也没说就立即跑进了自己的屋里,陈设依旧是整整齐齐的,只是自己放东西的柜子位置有些挪动。她急忙掀了开来,却只是被翻得乱成一团的衣物,那两支宝钗果然不见了。

心立即就沉了下去,她缓缓地盖上了柜子,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这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不过是姐姐自己的猜测而已,不会是真的。沁儿一直对姐姐那么好,还为了她误会了自己从而断送了一只手,她怎么可能暗暗地埋藏在姐姐身边呢?是因为刘丞相不相信姐姐,所以派了她来监视?所以她对姐姐的好,不过是希望姐姐能够全心全意地争宠,以便更容易地出手?所以她明明知道姐姐私自出宫,并和尤鸣莨关系不一般,却都从来没有透露过,那是因为她什么都知道?浑身越来越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慢慢地涌遍了全身。被欺骗,被信任的人欺骗,被自己全心全意相信的人欺骗。她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从伊塔,到绣儿,现在又是沁儿。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凉气一寸寸地浸入了毛孔,再随着血液扩散了出去。她睁着空茫的眼望着黑洞一般的窗口,突然看到有白白的光点闪烁着,又慢悠悠地坠了下去。

下雪了,竟然已经下雪了。这个冬天里的第一场雪,就那样突如其来地散落了下来。她幽幽地吐出一口气,攀着墙壁站起了身。幸而姐姐并没有什么事,沁儿也从未做过对不起姐姐的事,那便是好了。

一夜之间,雪竟然越下越大,似乎是压抑了许久突然地爆发,从无法探知的地方落了下来。纷纷扬扬,如扯絮撕棉,无声无息地淹没了整个苍都。她兀地就想起前一年的冬天,她跟着姐姐一同前往佟阳行宫,那是她得知伊塔战亡后为了能够散散心才随着出的宫。然后她第一次看到颂儿,活泼调皮的小泼猴样。还有沁儿也在,她们一同扫雪一同嬉闹。但转眼,却仿佛离了许多光景。

她辗转反侧,床板不停重复着“吱呀吱呀”的声音,也不知何时她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亦惊亦喜两重天(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