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26章:亦惊亦喜两重天(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26章亦惊亦喜两重天(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说歹说劝走了苍珞,心想着司徒景修眼下定还未回府,不渝便独自一人走在积着厚厚的一层雪的街道上。怕是因为这场雪来得太突然太盛大,街道旁的小货摊都少了大半成,人影也少了许多。脚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明明是潮湿的,却有着干燥的声音。路过十三楼的时候,她不禁停住了脚步昂首看着那个在寒风中摇曳着的布帷。虽然门扉紧掩,但依旧能听到楼内喧闹的声响,闻到阵阵的酒香。她跺了跺脚,抖去了绣鞋上沾着的雪,推门走了进去。

一股暖意立即扑面而来,几乎在那一个瞬间就能融化了她。坐到靠着墙壁的角落里,看着上前询问的小二,突然弯了眼角:“一壶花雕,一份糖蒸酥酪。”小二显然愣了一下,盯着她半晌才迟疑地走向了后厨。她倒是低下了头去,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那是当日刘寰远来时点的酒和点心,当时她也是惊讶了好久。念及刘寰远,她的笑容又黯了几分,自那日之后便再也没有见到他了,真不知他如今怎样。突然之间,自己的祖父就变成了逆臣贼子,他又如何自处?

“哟,这不是那个抓相公的小姑娘吗?怎么,相公又跑了?”十三娘依旧穿着轻盈的一身水色薄衫,似根本就感觉不到寒冷。她放下自己亲自带来的花雕,笑眯眯地看着不渝,“怎么跟刘公子点一样的?难不成连这暗号你都知道了?”

“什么暗号?”不渝一听到这类的字眼就格外的谨慎起来。

十三娘笑了笑,倒出一杯暖过的花雕酒递给了她:“暖暖身子吧,”松了手便无奈地摇了摇头,“那孩子打第一次来咱们十三楼,就点这一道奇怪的搭配,久了我便也认识了。自那以后,只要一听到客人点这两样,我便知是他了,自然亲自上来问候一番了。”

原是这样,还是自己过于紧张了。不渝松了口气,自嘲地撇了撇嘴巴,握住暖热的杯盏抿了一口。十三娘似是看出她的不开心,也跟着收敛了笑,探身问道:“怎么?一个人来?怕不是真的相公跑了吧。”

“当然不是,”不渝差点将口中的酒喷了出来,苦笑了笑,还是觉得有解释的必要,“那个人还不是我相公。”

“还不是?”十三娘扬起了眉梢,一张脸上满是欢悦,“那等不了多久就是了嘛!小姑娘家别那么心急。”

不渝不由哑然,眉头都拧到了一处:“我,没有……”

十三娘站起身拍了拍她的头:“罢罢罢,十三娘就不跟你说笑了,你慢慢用,要什么直接说,我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她刚走没一会儿,不渝正在低着头看着暗红色的花雕酒出神时,身旁的椅子微微地动了动,一个小脑袋从桌沿下冒了出来。

“你哭了……”那小人儿伸出胖乎乎的手指着不渝的面颊。

她一惊,慌忙举起袖子去抹,果然是湿了一大片。怎的就流泪了呢,她无奈地扯起嘴角,提起精神望着面前那个小男孩。看上去不过五六岁的模样,粉妆玉琢的,穿着赤红色的对襟棉袄,裹得跟粽子一般,只露出同样胖乎乎的小圆脸。她不禁想起了颂儿,心里又喜又酸,旋即倾身上前捏起他的脸颊来:“你叫什么名字啊?几岁了?”

“我叫弃儿,我已经六岁了。”他粉粉的小嘴巴一张一阖,声音清亮亮的,还带着孩子的特有的嚅嚅感。

不渝看着他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仿佛面前的弃儿就是个小火炉。只是,为何叫弃儿呢。

“哎呀,你这个臭小子,怎么爬上客人的桌子呢!”十三娘火烧火燎地赶了过来,一把就拎起了弃儿的后领,讪笑着对不渝解释,“这孩子一向不怎么听话,打搅了。”说着,就急匆匆地想要拖走他。

不渝也不明白为何自己怎么会开口拦住了她:“稍等,十三娘,他,是您的孩子?”

十三娘尴尬地笑了笑,一巴掌就拍到了弃儿的脑门上:“他要愿意叫我一声娘才是啊!”说着就将瘪着嘴巴快哭出来的弃儿抱在了怀中,“捡来的,所以就叫弃儿了。”似乎并不愿意多谈,她寥寥几句解了不渝的疑虑就匆匆抱着弃儿走开了。

留在桌子上的不渝望着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浅浅勾起嘴角,便丢了银子起身离开了。就算是被丢弃的弃儿,也比颂儿过得好过得幸福,那不也够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亦惊亦喜两重天(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