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31章:等闲变却故人心(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31章等闲变却故人心(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跨入十三楼见到十三娘格外热情地朝司徒景修迎来时,不渝就开始后悔了。攥着袖子刻意地保持着与他之间的距离,却总被十三娘眨着眼睛给挤了回去。她低下头闷闷地开始喝茶,偶尔偷瞄几眼司徒景修,却总是抓到他一时没来得及收回的笑。

浑身都不是滋味,她只得寻了别的话题来:“十三娘,弃儿呢?怎么没见到呢?”

“他啊,”十三娘端正了身子,戏谑的笑也迅速收了回去,“大概到哪儿野去了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稚嫩的童音亮亮地响了起来:“十三姨!弃儿在这呢。”说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就摇摇摆摆地走了过来,攀上了高高的长凳。

不渝嘴巴一咧,弯腰就想要抱他,却被十三娘抢先搂了过去。她揉着他脏兮兮的小脸,绷起了脸叱道:“没野,脸怎么这么脏,快回去洗干净了,别让司徒大人看了笑话。”说着就急忙将他放在了地上,推搡着他朝后厨走去。

“你看,弃儿可爱吧。”不渝笑眯眯地移开随着他小小身影的视线,回头对司徒景修说道,却没有听到预想之中的应和。司徒景修的脸色反倒是格外严肃,看着弃儿背影的双眼眯在了一起,露出点点的冷光。不渝只觉心有些慌,急忙拽住他的衣袖问道:“你做什么?弃儿他有什么问题?”

司徒景修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只是觉得有些眼熟罢了,只是一时也想不起。”

屋外是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屋内却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不渝捧着暖暖的茶杯专注地看着司徒景修举杯落杯之间的神态,袅袅的白雾萦绕在两人之间,他霍然回首盯住她发窘的脸:“看什么?”

她慌忙低下头摩挲起砂质的茶杯,转念却突然笑了出来:“还,还能看什么啊。”

司徒景修正待发话,门外已经闯入了府上的家仆,连肩上的落雪也来不及扫除,就粗chuan着气急急说道:“来人说陛下召大人和秦姑娘入宫。”

不渝微微愣了一下,抬眼看到司徒景修也是一副茫然的神色,她站起身刚准备迈脚就被他拉住了。还未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伸到她的颈下,替她紧了紧脖子上的系带,又拉好了厚厚的披风才放开了她。不渝弯起眼睛,贴紧他随着走了出去。

“就走了?”十三娘见状迎了过来,一直将他们送到了门口。

不渝顿住足回头朝她乐呵呵地笑了起来:“十三娘,大人和你家弃儿可有眼缘了,刚才还说看到弃儿就仿佛曾见过一般。以后,常带弃儿来玩啊。”她藏在披风下的手偷偷地勾住了司徒景修的指头,双眼却紧紧地盯在十三娘的脸上。

果然不出她所料,十三娘的脸色微微有些异样,连忙讪笑道:“弃儿那小子也不知从哪得来的福气,既然姑娘说好,那有空十三娘定会登门拜访。”

辞别了十三娘后,不渝扯了扯司徒景修的衣袖,皱着眉头说道:“十三娘的表情真的有些怪怪的呢,她说弃儿是拣来的,你看呢?”

司徒景修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响:“别什么事都想管,先想想陛下找你我做什么吧。”

是啊,做什么呢?自从自己随着姐姐出宫以来,就和宫中再无什么联系了啊,也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直到踏入文政殿听到苍珩的那句旨意时,她才发现这一行当真错了,整个世界仿佛都轰然倒塌了一般。她跪在地上盯着明可鉴人的白玉地板,满脑子都如那白玉一般,茫茫的,什么都不曾有过似的。

司徒景修靠拢她身边,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昂首对苍珩急声道:“陛下,万万不可!”

“怎么不可?她救了朕,朕赐她做你的侍妾有何不妥?再怎么说,她也是对你极上心的,”苍珩皱起眉头,显然有些不满司徒景修这头一次对他的抗议,突然转念想到不渝,便笑道,“是担心这个丫头吗?那也无碍啊,她们一起当值那么久,以后相处也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陛下……”司徒景修还想再说,却被一旁呆滞许久的不渝一把扯住了。她缓缓抬起头来盯着苍珩,用极慢的语速问道:“是织锦自己要求的吗?她要的赏赐就是这个?”什么都和她做对,难道连这个都要?!她喜欢司徒景修,其实自己早就有所察觉,可丝毫没有料想到会有今日这一出啊!

苍珩注意到她微怒的模样,脸色也跟着凝重了起来,搁在椅把上的手缓缓地玩弄起手指上的扳指来,压制着心里的不悦说道:“那倒不是,是负责照顾的人说听她昏迷中喊过司徒景修的名字而已。朕想既然如此,那不如成人之美了,省的费心想别的赏赐了。”

不渝闻言竟然霍然站起了身,怒不可揭地反诘起来:“成人之美?陛下您不顾娘娘孤身在外,仍是娶了陈荣华就罢了。今日,您又做主让司徒景修娶别的女人?要想让我们姐妹俩离得远远的,那只要陛下金口一开便可,何苦故意用这些法子呢!”

“秦不渝!”苍珩狠狠地拍着椅把站了起来,整张脸应恼羞成怒而泛起青白来,额头上的青筋也若隐若现,“你好大的胆子!朕容忍你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如今你还好意思拿你姐姐说事,朕告诉你,她已经保不了你了!”

“我知道,如今姐姐在陛下的心里早已什么都不是了,是她傻她痴她笨,才会对你这个负心汉心心念念那么久!”她喘着气怒视着微微怔住了的苍珩,胸口急剧地起伏着。司徒景修见两人竟然如此剑拔弩张,急忙一把将不渝拉着跪了下来:“陛下,不渝她是冒犯了陛下,但也是因为一时不能接受还在气头上而已,还望陛下饶恕。”

苍珩的神思半晌才回到文政殿上来,他看着司徒景修低低垂下的头,还有秦不渝紧紧抿着的嘴角,心里突然就一片哀叹。何必呢,自己受了那么多的煎熬,何必还让别人承受呢。她真的如不渝所说,对自己心心念念那么久吗?

正当所有人都屏息等候着他的一句发话时,殿外歪歪斜斜地走进来一个身影,进了殿内就猛地跪了下来。来人气息不稳,说起话来要停个好几次,却还是担忧地看了一眼一旁冷眼看着她的不渝。深深吸了一口气,织锦才抬头对苍珩说道:“陛下,织锦的心意并不打紧的,不渝姑娘和大人之间,织锦都是有目共睹的。所以,织锦不愿陛下为了我这个不相干的奴婢,伤了他二人的感情,还望陛下收回成命。”她重重地叩首在地,额头触地发出“嘭”的声响。

不渝只觉得心里的委屈像潮水一般涌了出来,为什么曾在自己身边的人都那样处心积虑地对她呢?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真心待她呢?就算她曾和自己吵吵闹闹,言语相讥,但自己还曾天真地认为她的内心还是善良的,可为什么就这样了呢!她几乎咬破了下唇,丝丝的疼痛却依然掩不掉心口的酸楚。她看着织锦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突然就忍不住朝她喊了起来:“你不要再装了,你明明就是故意的!说不定你救陛下,也是自己算准了的!说不定,你和那尤鸣莨也是一伙的!”

“不渝!”司徒景修不禁拧住了眉头,头疼地看着情绪不稳的她,小声提醒道,“在陛下面前不要闹了。”

织锦没有什么气力地将眼神扫了过来,脸色倒是沉静了下来:“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也不想为自己解释,你若相信便相信,不相信也罢。我,织锦,没有任何和你争夺的意思!”

“好了!”苍珩揉着眉心站了起来,见到如此不知荒唐的不渝终是压不下肚子离的火,手指着仍然气闷的她便冷声道,“君无戏言!既然口谕已出,那就不要抗旨了!司徒景修,你该知道孰轻孰重!若想留着她的一条命,最好立马遵旨!如今,朕没心思处理你们之间这些私事!”说罢就转过身朝外走了出去,眉心之间的结紧紧地揪在一起。这两姐妹俩,当真一个性子,他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

……本章完结,下一章“此情切切意茫茫(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