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39章:天黯云破影迷离(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39章天黯云破影迷离(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外头的雪越下越大,如撒盐又如飞絮,风挟着雪花簌簌地往屋里吹,天地间是一道绵绵密密的雪帘。容卉守在书案旁瑟缩着身子打着盹,眼皮却不由自主地阖上,再睁开,再闭上。门突然哗啦一声被烈风吹了开来,她一个惊颤猛地睁开了眼。忙手忙脚地上前掩好了门,一转身却见屋内的另外两人仿佛恍若未闻,依然保持着她清醒时候的姿态。坐在书案旁的汐娩手捧书卷,却良久未见她翻第二页。另一旁的不渝手握狼毫笔,面前摊着的纸上赫然一团浓深的墨迹。

容卉不知所措地来回扫视着两人,心里却不停哀叹。自昨夜司徒大人来过之后,这两人就变成这样一副模样了,真不知如何是好。她微微弯下身子轻声唤道:“娘娘?郡主?娘娘?郡……”

“你嚷什么啊,字都让你写糟了。”不渝抬眼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悻悻地把笔放回玉笔架上,强打起精神绕到了汐娩旁,笑嘻嘻地问道:“姐姐,你是怎么啦?又有谁惹了你不成?”

茫茫地将视线落回面前的不渝身上,汐娩捏紧了手中的书卷缓缓地开口:“昨夜司徒大人说,金如月诞下一子,交给杨心湄抚养了。”

“什么?金如月的孩子已经出生了?还,还真是时候啊!”不渝忿忿地嘀咕起来,明明还差一个月啊,怎么就提前出生了。这个金如月待在冷宫里,也没人能害的了她的孩子,这陛下到底是惩罚她呢,还是暗暗护着她啊!她越想越气,说起话来竟也没头没脑起来:“气死人了,现在她又有了儿子,那母凭子贵,她肯定很快就会出来的!姐姐,你要是孩子还在,就不用受她们的气了!”

汐娩的脸色一白,手中的书卷竟啪地跌落在书案上,溅起了茶盏中的一片碧绿。不渝这时才惊觉自己的失言,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来试图碰碰汐娩的手,却被她不露痕迹地躲了过去。她恨地直想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下,心里头愧疚难当:“姐,我……”

“不碍事的,”汐娩将茶盏移到远处,抬起头来拉她坐了回去,“我在这里也不用受她们的气,再说何必管她们?现在不是很好吗?什么事都可以不用管,不用太在乎得与失,更不用去费尽心思地揣度帝王心,”她仰起脸来莞尔一笑,却如透明的白梅瓣上的一抹指甲无心留下的掐痕,她无波无澜地一问,“不是吗?”

“是,可是……”不渝一咬牙,扳正了汐娩的身子,直直地盯住她略显仓惶的眼,“姐,你知不知道陛下为你哭过?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一个堂堂的男儿,却为你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流下了眼泪!你知不知道!”

汐娩前一刻还挂在唇角的笑瞬间就凝滞了,她慌忙推开不渝抓住她肩膀的双手,张皇失措地转过脸来又捧起了书卷:“别闹,这词还没看完呢。”

“姐!”不渝夺过她的书卷扔到一旁,固执地紧盯她微微氤氲的双眸,“那次他喝多了酒,一时错把我当作了你,就在文政殿里将脸埋在我的掌心里,然后就一股热流滑入了我的掌心。姐,你知道他的眼泪有多么滚烫吗?那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相信,他是爱你的,姐姐,他是爱你的!你的孩子没有了,那也不是他希望的啊!他一早就知道你的身份,却一直抱着希望沉默地等待着,而你给了他什么呢?你凭什么去怪他呢?你干什么非要和他过不去,和自己过不去呢!他因为以前那个青奴的事,才会变得不愿去相信别人,不愿去相信真爱。但是他还是没有管好自己的心,就是因为你,林汐娩!不是木容娩,是林汐娩,是最初出现在他面前那个替他挡了箭的林汐娩!即使他后来得知你那一箭也不过是你走的一步棋,可他却从未怪罪于你,姐姐,你摸着你的良心看看吧!”见汐娩仍旧面无表情地僵坐在那里,不渝放弃地坐回了原处,“我说得够多了,现在陛下身处险境,云苍危机四伏,我想他是很希望有你在身边的吧。”

良久,汐娩竟然突然笑出了声,她上前捏了捏不渝生着闷气的脸,笑道:“说的不错,没见你说过这么多话,小心你的嗓子又发病了。”

“姐!”不渝不禁动怒,自己一番苦口良心,竟然就被她这样就挡了回去。

“好了好了,”汐娩收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面颊,沉吟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其实昨天夜里的司徒景修,生起气来的样子当真和陛下有些像呢,可怕,你说谁是罪魁祸首?”

不渝霎时哑然,只急急张口辩解:“那不一样的!他和陛下怎么比?他,他,”她脑子飞快地想着借口,可随即说出的话却让她满脸发热,只想钻进桌子下,“他又不会为我哭!”

“看来我要去跟他提醒一下。”汐娩兀自恍然大悟一般地点点头,完全将不渝羞愧的模样撇在了脑后,可转瞬自己的心却一路沉了下去。他真的因为自己流了泪?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误的执念?本不想搅在其中,让他为难给他添乱而已。本以为自己远离了,就不会有人拿自己说事,让他无法决策,却没想到他原是需要她的。

他是需要她的。

从始至终。

……本章完结,下一章“飞雪连天惹静夜(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