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4章:山雨欲来风满楼(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4章山雨欲来风满楼(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两人都定住了几秒,不渝拍了拍脑袋,指着木盆对沁儿说:“快让张德伏把这端出去,我自己找衣服。”

沁儿的前脚刚走,苍珩的后脚便至。不渝急急系上腰间的丝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迎上了:“臣妾见过陛下。”

换了一袭青白的便服的苍珩,更显得精神熠熠。他的眼睛里满满的关切和宠溺,嘴边的笑容仿佛被定格,久久也未褪下。他一步上前,拉起不渝的手,直直地看着她闪躲的眼睛:“娩娩,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多谢陛下关心,娩娩觉得好多了呢。”刚说完,不渝就打了一个喷嚏,脸腾地就红了,刚刚的微笑立即僵在了脸上。

苍珩看着她无奈地笑了笑,一把握住她的肩头,严肃地吩咐道:“这次一定要让御医来了!朕可不能容许你胡闹了!”

他的手,刚好重重得按压在伤口的地方。不渝龇龇牙,紧紧咬住了下唇,可身形还是明显地一颤。

感觉到手下身体的变化,苍珩惊讶地看向不渝苍白的脸。手是冰凉的,脸颊是冰凉的,可额头上却分明沁了汗珠。不由地紧张起来,急急问道:“不舒服吗?很难受?”不容她答话,就朝门外吩咐道:“宣太医!”

不渝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咧开嘴笑了笑:“陛下,只是受了风寒而已。这里,只是有点热。”

苍珩探了手去,明明是火一般的烫,却说只是有点!心里微微有些怒意,又握住她的肩头,轻轻地晃起来:“娩娩!别再倔了!病得那么重还不知道!”

肩上的痛再也憋不住了,不渝轻呼出了口,眉头紧紧得蹙到了一起。再这样下去,娩妃还没回来,自己就被自己给折腾死了。

苍珩立即松了手,眼神盯住了放才手按压的部分。素白的衣衫下,竟隐隐渗出丝丝红迹来!没有多想,就一把拉下她的衣服,一片模糊的红色呈现在他的面前。“娩娩!”语气里是忽视不掉的怒火和担忧。

不渝耸了耸鼻子,耐了性子笑道:“刚不小心碰到了,没有大碍的。”

“娩娩!”这次的声音更大了,看起来也是更生气了。不渝立即噤声,却丝毫不明白他在生气什么。“人呢!速拿金创药来!”

张德伏小跑着进来,看了不渝茫然的脸也不禁担忧起来。怎么这个秦姑娘刚进宫就惹得陛下发了这么大的火呢!瞥了一眼专注地给不渝上药的苍珩,只得沉默地退下了。

丝丝的凉覆到了肩上,不渝咬着嘴巴盯着天看,刻意去忽略他手指触碰到肌肤时的一阵阵战栗。他的指腹热热的,轻轻地在伤口处打着圈,疼痛的感觉立即减少了几分。“这药的效果还真不错——”刚开了口准备缓和过于安静的气氛时,下半句话就被自己吞回了口中,身形定在了原处。肩膀上,是比受伤时更火热的感觉。

伤口处突兀地映上了他滚烫的唇。仿佛有火在燃烧,不渝倒吸了一口气。想推开却又无力抬起手臂。他的唇辗转在肩膀处,舌头轻柔地舔舐着伤口。一种奇异的感觉一直升至头顶,仿佛轰的一声,大脑就空白了。

正呆滞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他的唇已经一路向上探到了自己的颈项,不渝顿时清明了过来,急急推开他,嗫嚅道:“陛下,不……”剩下的话,却随着唇全部被他吞入了口中。

滚烫的唇覆在了她干裂的唇上,不渝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脑子里仅存的意识又被抽干了。他轻轻地用舌尖撬开了她的牙关,灵活的舌便一路探了进去。他的动作缓慢而温柔,不渝已经忘记了自己究竟是呆在那里任由他的挑逗,还是不自禁地迎上了他的吻。她只知道,这样的感觉,自己似乎并不反感。

屋里静的出气,只有两人重重的心跳声和微微喘气的声音。

“陛下,江太医到了。”门外传来了张德伏的声音。

苍珩懊恼地松开了已经呆滞的不渝,喘着气笑道:“看你那傻样儿!”手已轻轻抚上了她微微红肿的唇,看向她眼底的迷朦。心底是满满的欢喜,因此便忘了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同。

江太医细细检查了半晌,才捋了捋花白的胡子,松了口气:“陛下,娘娘的确只是受了风寒,没有什么大碍,配些药吃吃,再好生歇息就好了。至于那伤口,”他瞥了一眼不渝匆匆拉上衣服盖住的肩膀,笑眯眯地继续,“陛下给她上药膏上的很及时,因此也没什么大问题。记得涂点清雨露就好了,免得留疤。”

不渝松了一口气,靠回了床上。幸好江太医来得及时,否则不定发生什么事。自己想那些怪主义,不就是为了防止这件事的发生嘛!正凝思着,却忽略了苍珩一直宠溺地看着她的眼神。

晚膳只随意地吃了几口米粥,却是苍珩从沁儿手中抢过碗来亲手喂的。不渝一直低着头看着锦被,躲闪开他的眼神,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融化了进去。刻意地找了个话题,不渝才悻悻地开口:“陛下和司徒大人谈的怎么样了?”

问出口,才愕然发现自己竟然唐突地问起了政务。正暗自懊恼着,却见他竟然好脾气地回了她:“那个家伙的点子倒是不少!这次出兵南蛮,我们是胜券在握了。”

看着他满意的笑脸,不渝点了点头,低低地叹道:“那就好,那就好。”

究竟是说胜券在握好呢?还是因为知道司徒景修真的是有点子,没有被苍珩怀疑才好?不渝也并不清楚。

夜已经渐渐降临了,可他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不渝慌了神,低低地说:“陛下,这天色已不早了,我……”

“那你早点休息吧。”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话中的意味,只是轻轻地将她按进被窝,再仔细地盖好了被子。不渝的话在嘴里溜了好几圈,却还是没有勇气说出来,只得冲门外喊道:“沁儿!”

仿佛早就准备好一般,门迅速被推了开来。沁儿笑眯眯地立定看了一眼不渝焦急的模样,才转眼看向苍珩毕恭毕敬地问道:“陛下今夜要在这里歇息吗?那沁儿去告诉内务府。只,只是娘娘的身体需要注意休息……”

苍珩笑着起身摆了摆手:“不用了!你这个鬼丫头好好伺候你们娘娘就好!朕还得回苍乾殿看奏折呢。摆驾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两地愁绪一处凉(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