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46章:爱恨两端总难休(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46章爱恨两端总难休(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哎呀,你别乱动啊!”刚刚才走出去片刻的汐娩一回来,就见坐在书案旁的苍珩正弓腰去取手边的一份奏折,她慌忙几步赶上前来,顺手帮他取过,“还没好几天就偏要下榻看奏折,那您就乖乖坐着啊,奏折让张公公帮忙送来就是。”

苍珩抬眼看着她紧张的模样,也不禁无奈地笑出了声:“朕真真后悔,竟留了一个这么啰嗦的人在身边。”说着,还不忘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看折子吧,我不说话就是。”汐娩眉头舒展开来,轻手轻脚地走至一边,掩上了半撑开的窗。新春已过,可却丝毫春意都感觉不到,窗外仍旧是一片茫茫的雪,刚刚走过的一条行迹转眼又已消失不见。也不知不渝究竟和司徒景修怎么样了,昨日里她就没有回来,听容卉说是去了司徒府。可如今也已一天一夜了,也没见她回宫来。如今她一直守在苍珩的寝宫翠微宫里,也见不到司徒景修,想要问也问不着了。

身后的苍珩突然猛咳了几声,她连忙扭过头望了过去,见他很快平息下来后才放下了心。苍珩连连呼吸了几口冰冷的空气,视线从手中的折子上慢慢地移到汐娩的脸上,似随口说道:“尤鸣莨今日午时处斩。”

汐娩脸色微变,但仍旧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哦。”

发现她神色细微的变化,苍珩抿了抿唇,扶着桌案站了起来:“随我去水心殿吧。”

“是,陛下,”她赶紧上前搀住他轻晃的身形,轻轻应道,“陛下是该去看看杨姐姐了,至少也该去看看三殿下。”

苍珩的身形一怔,偏过脸看了一眼她,轻笑道:“你倒是不生她的气了。”

“有些事老放在心里头不好。”她淡淡地应道,仰头冲他莞尔一笑,眼睛里都是熠熠的光芒。那些事放下了,两个人才会幸福的。

水心殿外还是汐娩上次来时候的模样,前后都围了一排侍卫,名义上是加强防护,实则监视着杨心湄的一举一动。苍珩挥退了众人,凛着脸色携着汐娩的手走了进去。因为没有通报,殿中依然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汐娩皱起眉头小声嘀咕起来:“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呢?”

苍珩不言不语,径直朝着内殿闯了进去。珠帘刚被挑起,就见杨心湄正一手搂着小小的婴孩,一手捏着汤匙小心翼翼地给他灌着汤药,小小的孩子却仿佛是呛着了一般咳得厉害。听到声响,她猛地抬起头来,却惊慌失措地撞在了桌子上,半碗汤药泼洒在地,瓷碗也吱悠悠地在砖面上打着转。她紧咬着牙关,连忙将三殿下苍弘放在了床榻上,快步走到苍珩面前俯身跪了下去:“臣妾参见陛下,陛下总算肯来见湄儿了。”抬起头来,已见眼眶里滚滚的泪。可当她眼神一触及到苍珩身边的汐娩时,旋即就黯淡了下去,脸色也随即冷了起来。她缓缓直起身子,朝一旁的紫清喊道:“快将地下收拾干净了。”

“稍慢!”苍珩突然出声打断了紫清的动作,他不紧不慢地走近杨心湄,拧着眉头紧紧地盯住了她的眼,开口一字一字地问道:“你在给弘儿喂什么?”

“喂什么?汤,汤药啊。”杨心湄仿佛禁不住他赤luo裸的凝视,慌了心神地转开了脸。苍珩一把捏住她的下颌,狠狠地又重复了一遍:“说!你到底喂的什么?若是汤药,那你紧张什么?若是汤药?为什么弘儿一直都病怏怏的却不见好!”

“陛,陛下冤枉。”她哽咽着声音低低辩道,下巴被他紧紧捏住而不得不抬起头,可眼神却闪烁着看向了别处,身侧的手也已渐渐握成拳,指甲紧紧地掐着掌心。

苍珩猛地松开手,她不禁向前踉跄一步撞进了他的怀中。他厌恶地连连后退,回头就喊道:“传太医!”

一时没有站稳的杨心湄顿时软了身子,旋即就跌坐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汐娩仍旧有些茫茫然,本想上前扶起她来,却被她伸手狠狠打掉。苍珩见状也将她拉回到身边,叮嘱了一句:“你别管这事了。”

她悻悻地点了点头,转而朝床榻边走了去。仍旧醒着的苍弘依然睁着亮晶晶的眼睛,小小的脸上泛着隐隐的青色,虽然不哭不闹,整个身子却难受地抽dong着,小小的拳头怎么掰也掰不开。汐娩心中一酸,连忙弯腰将他抱在了怀里,微微低下头就在他的额头上落下点点的轻吻,口中连呼道:“弘儿不疼,弘儿不疼,弘儿乖。”苍弘又扭动了几下,竟也乖乖地静了下来,亮晶晶的眼睛只是直直地盯着汐娩。

苍珩不由也收起了冷冷的神色,看着汐娩柔声道:“他倒是喜欢你。”

汐娩清浅一笑,倒也没有说话。自己的孩子就那么不见了,如今见着别人的孩子,都不自由主地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正在她哄着弘儿的时候,太医已经走进了殿内。苍珩拦住了他跪拜的动作,连声吩咐道:“去看看三殿下的病,看他都吃了些什么。”

汐娩将颂儿轻放回床榻上,自己站到一旁紧张地看着,只见那太医的脸色渐渐变得惊骇起来,她忙上前问道:“怎么样,太医?”

“殿,殿下身上好像有中毒的征兆。”

“好像?!不要和朕说好像!”苍珩不禁怒道,眉间都是盛气凌人的怒火。

那江太医“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声道:“殿下中的毒虽不深,也不至于毙命,可是长久下去,身子定然会孱弱,脑子也说不定会不清明。”

苍珩的唇线已经抿得直直的,他霍然回过头狠狠地扫了一眼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的杨心湄,手一指刚才地上的那摊汤药,厉声吩咐道:“你去看看殿下中的毒可是那汤药汁里的!”

江太医急忙从一旁的药箱里取过一枚银针,淬了火后才伏到地上检验了起来。瞬间,那银针的头已经从银白转为了乌黑,一旁的汐娩不禁大骇。没等那太医回话,苍珩已然一把揪起了杨心湄,张口想要骂些什么,可又什么都说不出,只是狠狠地将她扔到了一旁的贵妃榻上:“来人,将她拖下去,除去贵妃名号,择日赐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恨两端总难休(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