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5章:两地愁绪一处凉(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5章两地愁绪一处凉(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九章两地愁绪一处凉

司徒府。

夜已深,只悬了一弯皎洁的月,孤零零地看着时世多变的人间。

一点烛火的影子摇曳在窗上,被风一吹,便微微地扭动起来。接着,一个人影也投影到了窗上,渐渐扩大到整个窗户都是黯黯的灰。

司徒景修负手走至窗前,轻推窗户,一阵风就迎面而来,夹杂着院子里传来的淡淡花香。景修只觉得太阳穴处涨涨的,脑袋也有些昏沉。娩妃的事,真的让他有些无从下手。可如果不及时把这事彻查清楚,那么秦不渝必定会有危险的。他不能白白地让一个无辜的人为此送命,何况这样的主意还是他想出来的。

至于娩妃如何不见?景修轻轻按了按太阳穴,凝了神思,将所有的精神从不渝身上转到了这件事。如果她仍然在宫中,那么或多或少会从下人口中得出点消息,可是自己派出的人都没有探到任何的蛛丝马迹。那么,娩妃必定是出了宫。至于如何出了宫,为什么出宫,又到了哪里,这怕就是他要仔细查清楚的地方了吧。

罢了罢了,明日再来问问守门的侍卫吧。

只是,娩妃在宫外还安全吗?

一天了,整整一天了!这个时候自己本该是潜心殿里,可如今却是在这黑暗潮湿的柴房!

林汐娩懊恼地靠着门滑坐到地上,将手伸到眼前,努力地睁大了眼睛去瞧,却什么都看不清。被关在这里已经整整一天了,还不知道宫里是不是已经闹得鸡飞狗跳。他有没有来找自己?会不会知道我已经偷偷出宫?那会不会知道我出宫的原因?

心下一骇,她张嘴咬住了自己的手指关节,一阵刺心的疼。

无论如何都万万不可让他知晓,否则自己还不知道会被怎么样。被诛九族?可已无就族可诛了。被打入冷宫?可不管身处哪里,心早就是一样的冰冷了。

眼泪竟然啪嗒一声砸到了她的手指上,接着迅速滑过了她滑腻的皮肤,浸湿了她膝上藕荷色的衣裳。

只是那样静静的,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柴房里,放纵自己这样真实地哭一回。

她心底的愁、她心底的伤、她心底的恨,又有谁人知晓。

第一道曙光从窗棂中倾泻而入之后,汐娩才幽幽得醒了过来。手脚皆是冰凉,脸上犹有凝住的泪痕。揉了揉早已僵硬酸麻的双腿,她艰难地扶着门缓缓站起了身子,朝着门用力地捶打起来。

“尤鸣莨!你放我回去!你不能再锁着我!尤鸣莨!”声音里因久未入食已早没有多少气力了。

门果然随即被打了开来,一个面容清冷的人端了托盘跨了进来。他的眼里满是揶揄:“怎么?还没恢复过来呢!”

汐娩斜眼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托盘,冷笑两声:“你存心想饿死我,还问这些废话作什么!”

“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敢饿死您呢!您好歹也是苍珩最宠幸的妃子啊!”尤鸣莨端出釉色青瓷碗来,看也不看汐娩,只顾着低头吹着碗中的米粥。

汐娩的心一振,却仍耐了性子冷语道:“你既然知道,那你还锁我!你这样闹事,也不怕……”

“哎呀!我忘了,您可是吃惯了宫中的美食,这寻常老百姓家的糙米粥,娩妃娘娘可还吃得惯呢?”他似并不搭理她先前的话,只是端了碗凑到她面前,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她。

“尤鸣莨!”汐娩终于按捺不住,大喊出他的名字,“我已经消失这么久,宫中怕早乱了!若让苍珩查到你怎么办!”

“你这是关心我,还是想回宫中过你锦衣玉食的日子?或是想回到那人怀中甜情蜜意呢?”尤鸣莨的两眼紧紧地盯住她,似两把锋利的剑,一点一点地剐她的心。

她软了口气,靠到了墙壁上,幽幽叹了口气:“随你去罢。我早累了,你若想把一切都毁了,那你就尽情毁了罢。”

“那怎么行!”他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衣襟,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我只是想瞧瞧宫中鸡飞狗跳的样子。你难道不想看看那人心急如焚的样子吗?放心,明日我便放了你回去。”

汐娩疲惫地抬眼扫了扫他,淡淡地吐出一口气:“你何必呢!”

“我何必?”尤鸣莨大笑一声,又迅速敛了神色,“我看你得宠不甘心呐!总之,你要你的,我要我的!”他松开她,将食盘推到了她的面前,无所谓地耸耸鼻子:“最好别真饿死自己。要完完好好地回去,懂吗?我可不想给你收尸。”

纵使心中有气,有怨,有恨,可当真不能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的。这具身躯,在目前看来,还有那么大的作用呢。待尤鸣莨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又听得“喀嚓”一声门锁声,汐娩才伸手将食盘挪到了面前。

脑海中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他,真的会心急如焚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两地愁绪一处凉(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