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6章:两地愁绪一处凉(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6章两地愁绪一处凉(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玄铭门外,一辆墨蓝色的轿子渐行渐慢,停在了玄铭门处。一双瘦削的手撩起了帘子探出上半身来。

“司徒大人。”一个守门的侍卫微微躬腰上前。

司徒景修抬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再淡然地下了轿来。他直直走到了那人的面前,随口问道:“武侍卫?”

那人受宠若惊一般连连点头:“是,是,小的正是武青松。”

司徒景修又上前一步,离他更近了一些:“前天夜里,是你当值?”

“是,是,正是小的。”武青松不明所以,只得老实地答了。

“那,”景修的手十指交错到了一起,眼神紧紧地盯住面前的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奇怪?那倒是没有,不过,”他猛地抬起头来,“就是听说娩妃娘娘召见了一位秦姑娘。不过,小的也没在意。毕竟是娘娘亲口传唤的。”

“那么秦姑娘走了之后呢?”司徒景修丝毫不肯放松。

武青松皱起眉头苦思冥想起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仿佛说于自己听一般:“除了沁儿姑娘每月初九都出宫替娘娘进香外,倒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了呀。”

司徒景修的手一紧,他扬起眉来抓住他的衣领,看着他一字一字地确认道:“你说沁儿姑娘?娩妃娘娘身边的那个沁儿姑娘?”

被吓住的武青松连连点头,不禁喘起气来:“是,是,是,正是那位沁儿姑娘。小的不敢蒙骗大人。”

司徒景修瞥了一眼一脸苍白的他,松开了手:“你说每月初九她都会出宫?”

“是,是呢。听说这天娘娘自己在潜心殿内斋戒念佛,就派了沁儿出宫进香。”武青松不自觉地伸手抹了一把汗来。

“这大晚上的去进香?”司徒景修的眉头蹙得越来越紧,突然间发现这个娩妃也让人琢磨不透。陛下从未确认过她的过去,仿佛也根本不想去了解她的过去。虽然自己曾经一度担心过,可陛下的金口开在那里,又哪容得一个臣子插手呢?可是如今,这事却……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他又抓住了武青松,低低地问道:“那沁儿姑娘是何时回来的?”

只听得武青松猛烈地咳了几下,才缓过气来小心翼翼地答:“这下半夜就换了人当值,所以小的并不知晓。不过,小的现在就去查查,望大人稍等片刻。”说罢,眼睛瞥了瞥景修紧攥着他衣领的手。司徒景修低头看了看,松开手甩到了背后。

一两分钟后,那武青松才小跑着过来,他的脸色仿佛因为奔跑而失去了血色,一见到司徒景修冷若冰霜的脸,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人,大人,小的疏忽,是小的失职。这,这沁儿姑娘,好象,好象没有回宫。”

片刻的沉寂过后,一直胆战心惊的武青松才听到司徒景修的一声冷笑,他幽幽地叹道:“可是,这沁儿姑娘正在潜心殿里伺候着娘娘呢。这样大的疏忽,可不是你一个人头能够担保的。这次暂且饶了你,不容许再出现下次!起来罢。”

丢下身后一直不停抚着胸口的武青松,司徒景修一掀轿帘,弯腰钻了进去。看来,这娩妃娘娘果然私自出宫了。

一路平稳地前进着,虽说这事已有了头绪,可坐于轿中的司徒景修只觉得迷团越来越多,越来越让人看不透起来。转眼,已至潜心殿门口。

他下了轿来望向殿内,久久都未曾移动步子。殿中的那位“娩妃”究竟怎么样了?只知道陛下昨夜里回到御书房看折子去了,但自己是该庆幸那位秦姑娘侥幸逃掉一劫,还是该担忧陛下是否发现了什么异常?

正凝思着,只见张德伏迈着小碎步冲自己快速走来:“司徒大人。”

急忙换回了神思,他看了看殿内,又见眼神移回到面前的人身上:“沁儿姑娘在吗?让她出来,我有话要问她。”

“沁儿姑娘?”张德伏不解地喃喃一句,却在触碰到司徒景修没有任何表情的面容时,又急忙地退回殿内去了。

紧接着,一个身着一袭青衣的姑娘婀娜地走了出来。那身资,倒真和娩妃娘娘有几分想相象。她缓缓地上前福了福身子,声音清清淡淡,却又好听得紧:“沁儿见过司徒大人。”

“娘娘她,还好吧。”一开口,竟并不是自己先前考虑的问题,司徒景修惊讶地闭了嘴,负手望了望天。

沁儿苦笑一声,两道柳叶眉微微地蹙起:“娘娘她不好,娘娘病了。”

“她病了?昨日还好好的怎么就病了?”再也望不下天了,景修的眼睛紧紧地盯住了沁儿,生怕一丝表情都落下。

沁儿奇怪地看了他几眼,心中虽纳闷,却也问不出口,只好低了声音答道:“如果娘娘不病,那就糟糕了。”

原来是这样。原是为了这个,陛下才回了御书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不由地皱起了眉。生生地把自己害病,谁能想出比这更笨更愚蠢的法子。

“大人,您找沁儿来就是问娘娘的事吗?”她看了看他的神色,小心翼翼地说道,“容沁儿说一句,这娘娘的安危,大人本不必过于担心的。”

冷眼扫了她一眼,心下却不禁一颤。再明显不过的警示,他怎会不明白。面容僵硬了几秒,他才缓缓地开了口:“找你来,为的是旁的事。前天夜里,你出宫了吗?”

“出宫?没有啊。沁儿一直在潜心殿呢。”丝毫不知事情端末的她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没有出宫进香?不是每月初九都出宫进香的吗?”司徒景修似乎漫不经心地寻问着。

纵然是一头雾水,可仍是清楚的知道这事必和娘娘有关,沁儿紧紧抿住了嘴巴。心里犹如有一面小鼓,不停地敲打着。不知如何回答,不知怎样的回答才是为了娘娘好,所以也只得继续先前答的话:“没有。前天夜里,因为娘娘召见秦姑娘,所以那夜就没出宫了。”

“那,你就回去吧。好好伺候着娘娘。”是自己预想的答案,司徒景修便不再纠缠下去了,挥了挥手就赶紧往太极宫方向去了。再逗留,怕是早朝都迟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宫深深深几许(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