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19章:不过浮生梦一场(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19章不过浮生梦一场(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见日头已经高高地悬在头顶了,也未见苍珩的到来。做好了一切应付他的准备,却谁料那人却不来,不知该庆幸还是该失落。

不渝抽出丝帕抹了抹额角的汗,转身走回了内室,躺在了柔软馨香的卧榻上。自从永砚殿回来以后,一直支撑着的身子仿佛顷刻就瘫软了下来。加上方才一直在前院候着陛下,被太阳烤了好一会,便更加虚弱起来。

沁儿端着瓷碗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面容有些苍白的不渝道:“娘娘,你的脸色看上去不甚好呢。是病又复发了吗?”

不渝轻轻摇了摇头,提了提嘴角:“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本是想这病一直拖下去,能捱几天是几天。可哪知,这病真的要人命呢。”

“那娘娘就小憩会罢。”沁儿抬头望了望门外,叹了口气,“这陛下这一时半会估计也不会来了。喏,这是沁儿亲自做的酸梅汤,娘娘要不要尝尝?”

添了添干裂的嘴唇,不渝用胳膊撑起了上身:“那自然是要尝的,不过麻烦你啦,你还亲自动手呢。”

“娘娘说得什么话呢,这自然都是沁儿应该的。”她将碗小心翼翼递到不渝的面前,看了看她没有血色的脸,叹道,“还是让沁儿来喂娘娘吧。生这一场病,真是何苦呢。”

是啊,何苦呢。清凉的汤汁滑入了喉咙,不渝的眉毛不禁皱了起来:“这汤还真得很酸呢。”

睡意朦胧间,有人说话的声音在不远处响着。

不渝耸了耸鼻子,翻了个身子继续睡着。那声音却仿佛越来越近了,似乎,是苍珩的声音。

“娘娘的病不是好了吗?朕方才去了永砚殿,听皇后说她已经痊愈了。这怎么……”

接着是沁儿的声音:“陛下,娘娘,娘娘是怕皇后娘娘担心,才说自己痊愈的。其实,娘娘的病情是越来越糟糕了。”

“是吗?”苍珩的语调竟然没有丝毫起伏,“御医不是说没有什么大碍的吗?你们有没有按御医说的做?该吃的药吃了吗?”

沁儿一愣,垂下头低低地说:“御医开的药,娘娘都按时按量服下去了。可谁知这病……”

“那为何不叫御医?”苍珩的语气已经明显布满冰霜。不渝的睡意已经全部消失了,可她却仍然不敢睁眼,只紧紧地闭着眼睛,背对着二人。

“是是是,沁儿这就去。”慌慌张张的小碎步声渐渐消失在门外。

屋内立即安静了下来,只听到窗外知了聒噪的叫声,让人心烦意乱。明明是灼热的天气,但不渝却觉得手脚冰凉。她不知道背后的苍珩在做什么。在看着自己吗?是什么样的眼神?深情的?关切的?担忧的?

肩膀被人轻轻地触了触,不渝咬住了下唇。

接着,肩上的衣衫被轻轻地褪了一部分。心,剧烈地跳动起来。该起来了吗?该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吗?他,究竟要做什么!

肩头一凉,淡淡的药香飘进了不渝的鼻子里。只听到苍珩叹了叹气,低低地自言自语:“药是吃了,可这伤怎就忘了呢。”

仍然是那么轻微细腻的动作,小心翼翼,如同呵护着珍宝。不渝的眼圈渐渐地红了。不知家在何处,不知家人在何方,那样的孤独早已蔓延到心脏的所有角落。纵使伊塔那般尽心尽力,仿佛想要竭尽所有地对她好,可那样的好仿佛总带着距离感一般。可如今,这高高在上的一代君王,仅仅是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让她的心起了涟漪,不停地颤动着。心头涌起了一股酸涩,如同那梅子的汤。

“陛下……”竟不禁脱口而出,不渝转过身坐了起来,一双眼里是满满的水光。

苍珩的心一紧,一把抓过了她的手:“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不渝摇了摇头,慌忙抽出手来,脑子已经立即清醒过来。她扯出了一个勉强的笑:“没事呢,让陛下担心了。”

看着她若无其事的模样,苍珩的心像是猫挠了一样。她明明惹起了他的关切,却又这样把他不动声色地推开。悻悻地抽回手,将她的衣服拉回到肩膀上,便坐在床边看着她。

“陛下?”不渝擦了擦眼睛,却还见他的眼光正直直地盯着自己,“怎么了?我脸上还有吗?”

他轻轻拉下她的手,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嘴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你别动,让朕好好看看你。”

不渝的心又是一颤,忙低下了头去,声音细小如蚊:“这,这有什么好看的啊。”

苍珩轻轻抬起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视线对上了自己的:“你看你,这些天都折腾瘦了。”

不渝柔柔一笑,眼睛里是满满的暖意:“有陛下挂念着,娩娩很快会好起来的。”

苍珩的眼神突然一黯,却仍是丝毫不肯放松地盯着她,幽幽地说:“你也知道朕在记挂着呢。”

“臣妾自然知道,所……”不渝一转眼就看到苍珩没有表情的脸,慌忙吞下了后半句话,只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他。

可他却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不渝,心里翻江倒海一般,却不知为何想说的话都说不出口。而不渝自然也不敢再说话,只低低地将头垂了下去。她明显感觉得到他的眼光,正灼烧着自己,让她手足无措。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过浮生梦一场(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