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2章:梦里不知身是客(二)(7.13修)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2章梦里不知身是客(二)(7.13修)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似乎没有要停的样子,漫天遍野都是银白的一片。日子仿佛一晃就过去了,身子渐渐恢复过来,已是半个月后。

不渝撑着下巴,缩在火盆边愣愣地看着手中的玉佩,脑子里仍是乱成一团。自从醒来看到伊塔的那一刻,就发现他的表情神态都让人觉得不解。他,真的有帮自己找家人吗?这半个月来,北羌战事连连,他根本没有时间顾及到自己的事,但还是会抽空来看自己。可这样拖下去,她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她的家又到底在哪里?周围全部都是北羌人,独独只有她一个汉人,别人看她的眼光从最开始的同情到后来慢慢的接受,可她却还是觉得一切都很陌生。她记不起为何自己会身在遥远的北国,她也不明白为何所有的人对她的存在丝毫不起疑,她更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看到她都那般地恭敬!她不过是个异乡人而已啊!可她不愿意去追究这些,她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回家!

门外的声响渐渐大了起来,铺天盖地的欢呼声、歌唱声传了过来,这样异常的热闹是这半个月来从未见过的。半个月的征战,男人们都已随军上了战场,只留了妇孺老人在家中。所以这段时期以来一直都是紧张不安的气氛,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触碰到什么细小的弦,从而点燃了导火索。然而,今天这是……

被这欢快的气氛吸引住了,她终是下了炕来,准备出去一看究竟。刚撩开门帷,就和迎面走进来的伊塔撞了个满怀。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迅速侧身退回了屋内。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过什么节吗?好热闹呢。”她就着他坐在一边,整个脸上都写满了好奇和期待。

可伊塔却没有她料想的兴奋,反是眉头都紧紧地皱在了一起,似乎有着什么心结一般。他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大汗和云苍国合力攻下了西掖城,大家都在庆祝呢。”

“打胜仗了?那你为什么不高兴?”不渝撇了撇嘴,表示不解。

伊塔看着她一派完全不在乎的单纯模样,心中只得暗暗地叹了口气,口中只小声嘀咕着:“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好。”

一旁的不渝只顾着为北羌族的族人们高兴,并未留意到他那一番低语。

傍晚的时候,族人们在草原上升起了篝火,摆上了丰盛的佳肴,准备一同庆功这一胜仗!

大团大团的火苗噼里啪啦地灼烧着,漆黑的夜空被火光映得仿若白昼。寒冷的冰雪天气也似被浸染了,丝毫阻挡不了人们的热情。男女老少都穿着盛装围着篝火跳起了欢快的舞来。

“姑娘,这是三王子给您准备的衣服。”一个眉目清秀的小丫鬟掀了帘子走进来。

不渝转过身,任由那唤作修洛的丫鬟给她换下了一身行头。头上戴着的饰物围了一圈羊毛攒成的边,耳朵两边也垂下了一些络碎珠子。衣服的腰身收得很紧,勾勒出她玲珑的体态来。脚下蹬着的是一双大红色的靴子,十分得精神。不渝悄悄勾起了嘴角,对于这样的打扮,她似乎很喜欢。

伊塔来接她时,分明是惊艳一般怔住了。见过一直都是穿着汉服恬淡得宛如清泉的那个她,而如今面前的她,却生动得如一头灵活的小鹿。

见他愣愣地看着自己,不渝的脸也瞬间热了起来,口中嗫嚅着:“看什么呢,大汗还在等着我们。”

“啊!是,是。”伊塔揉了揉鼻子,尴尬地笑了笑,“那咱们走吧。”

安静地坐到了伊塔的身边,不渝低下头浅浅啜着杯中的马奶酒,那腥膻的味道似乎已经不像当初那么抗拒了。

“伊塔!你旁边坐的就是你说的那个姑娘吗?”突烈的声音突然在鼎沸的人声中响起,空气顿时凝固起来。所有歌唱舞蹈的人在顷刻间停住,一同看向了他们。

“回父汗,正是。她叫秦不渝。”伊塔迅速站起了身,拉住了仍然一脸茫然的不渝。

突烈点了点头,起身走下了高高的座椅,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不渝姑娘,不知道你可否有婚约在身?如果没有,本汗就给我们的伊塔……”

“父汗!”伊塔惊愕地喊出了口,扭头不安地看了看身边同是紧张不已的不渝。他根本就没想到自己的父汗会自作主张,甚至如此得直截了当,“不渝姑娘恐怕有婚约了,我发现她的那日,她,就穿了嫁衣的。”

“那不是你……”突烈突然住了嘴,摸着络腮的胡子哈哈大笑起来,“伊塔,你做了这么多不都是为了能让她能心甘情愿地嫁给你吗?怎么如今……”

伊塔立即单膝着地跪了下去:“父汗,你知道伊塔的心意,所以就别为难不渝姑娘了。”

“是是是,本汗也不管你们的事了,”突烈的手一挥,散开了周围好奇的人群,“你自己看着办就是,这个倔性子,也只有你有耐心。不过,若是你还是不成,那咱们北羌攻下云苍之日,就会是你们的好事之时!”

本还有些茫然的不渝,耳边立即嗡嗡地响了起来,腿一软,就歪倒在了伊塔的身边。顺势扶好她的伊塔焦急地看向了突烈,低低地吼了一句:“父汗!”那声音里,明显有着无法掩藏的悲痛和无奈。

那袭话如惊雷一般狠狠地击在不渝的心上,她无助地看向伊塔,却见他的眼神里也满是无法言说的忧伤。他暗暗握住了她的手:“如果你不愿,那么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踉踉跄跄地回到了屋内,却又因那一番太过突兀的事扰得心绪难安。最后终是借着月光出了门。为了避免难堪,她特意朝着人群的相反方向走去。夜晚的风冰凉沁骨,远离了篝火,空气也似是冰冻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的火光和耳边越来越小的人声渐渐不再清晰。不渝抬头望了望皎洁的玉盘,手不禁抚上腰间冰凉的玉佩。

此情不渝。如果真是此情不渝,那为何我丢了,却不见你来寻我?一种被舍弃的愁绪慢慢地爬上了她细长的眉上。虽然不知他是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总会觉得自己就是被人抛弃了一般,那种绝望在心里静静地衍生着。

望着天际一步步地慢慢后退着,突然脚下一软,身影一歪,险些倒地。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却不得不大了胆子凑上前去。那分明是一张熟悉的脸。

“伊塔!”她惊呼一声,跪到了他身边,“你喝多了吗?这样会受凉的,我叫人抬你回去。”说罢起身,手腕却被生生地握住。

“我没有,”他的声音嘶哑地令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就是想躺着看会月亮。喏!你陪我一会吧。”他拍了拍身边的雪地,眼睛仍然直直地看着夜空。

不渝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思量许久,才鼓起勇气开了口:“今日悖了大汗的意,不渝也……”

“不关你的事,你本就不愿嫁我,是他强人在先的。”伊塔的声音凉凉的,如这雪夜草原上猛兽一样的冷风。

“伊塔……”不渝张了张口,却仍然什么也说不出口。两人的衣角被风吹得猎猎作响,夜,悄然。两人心中也各怀着心思。

沉默了很久,直到身后不远处燃起了烟花。大朵大朵色彩绚烂、姿态华丽的烟花盛开在两人的头顶,瞬间又消失地无影无踪。不渝惊喜地站起身来,昂着脑袋看着这一场幻灭的神话。伊塔的声音低低地响起:“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到家人的。”

明知道是安慰自己的话,可不渝的心仍然平和安宁了不少。

又一朵烟花升腾到天空,绽放出最美的姿态。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个盈盈骑马过(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