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21章:不过浮生梦一场(三)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21章不过浮生梦一场(三)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光线越来越暗了,过于安静的气氛让人有些缓不气来,不渝恍然惊醒。已经有人点上了烛灯,火光恍恍惚惚的,将她的影子映照在墙上,一大片的黑暗。而屋内,仅她一人。不知何处而来的不安裹紧了她,不渝慌忙地唤了沁儿进来。

“娘娘,陛下刚走呢。不过陛下临走前吩咐沁儿说,晚上的时候会回潜心殿的。还说,”沁儿停了停看着不渝,咬了咬下唇,“还说晚上会留在潜心殿过夜的。”

“留在潜心殿过夜?”不渝的眼神空空地看着沁儿,“那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沁儿也焦急地在屋内转来转去,却什么法子也想不出来了。陛下明明知道她病重在身,还说出这样的话来,显然是已不在意了。那么,还能有什么理由什么借口呢?

正无措的时候,张德伏突然冲了进来,声音里是掩不住的激动和兴奋:“娘娘,娘娘,哦,秦,秦姑娘来了。”

不渝茫然地盯着他一会儿,又转过头和沁儿对视了几秒,才恍然悟到了什么,猛地站起了身子,口中已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快,快,让她进来。”

一身浅粉色素纱的“秦不渝”走了进来,身上着的是她的衣裳,头上绾了她的珠花,真的仿佛另一个自己呢。只是她的眼中满是让人安定的笑意。没有愤怒没有责怪,有的只是让不渝安心的力量。沁儿向张德伏吩咐了几声,急忙掩上了门退了出去。

“噗咚”一声,不渝跪了下去:“不渝该死。”

真正的娩妃上前,依然像曾经一样轻轻地拉起了她:“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怎么会让你死呢?”

“可,可我……”不渝不禁哽咽了,太多的委屈太多的辛酸,在此刻全部涌上了心头。

汐娩拍了拍她的背,在她耳边幽幽叹道:“让你受委屈了。”

“没有,不渝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娘娘才受委屈了呢,都是不渝的错。”靠在她的肩头,不渝的眼泪竟然肆无忌惮地滑落了下来。那一种归属感,让她自己都不能明了。

林汐娩只是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是我的错才对呢。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放心吧。是司徒大人送我回来的。没事的。”

不渝惊道:“是他找到娘娘的?”

汐娩摇了摇头:“不是的。这事,咱们还是不提了罢。现在还是快快把衣服换过来要紧。”

沁儿走进来帮忙,她的眼圈也是红红的,看到娩妃平平安安回来,她已经在外头哭了好几回了。可她也不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早上司徒大人的问话她也不敢向她求证,只是安静地帮着汐娩挽头发。

当所有人都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时候,紧紧掩着的门被突然撞了开来。苍珩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口,煞住了所有人的眼。他冷冷笑了笑:“娩娩竟然和秦姑娘相处得这般好了呢。怎么?这是在做什么呢?”

汐娩正准备起身,却见苍珩直直地走向了一边愣住了的不渝:“娩娩啊,你怎么哭了呢?是谁敢把朕的爱妃惹哭?”不渝不答话,两眼只怔怔地盯着面前那张冷笑着的脸,口中直抽着气。

汐娩倒吸了一口气,心脏仿佛被谁狠狠地砸了一下,闷闷地疼。她知道这两日不渝只是扮演了她,可是她无法想象苍珩会如何待这个“娩娩”,她想不出也不敢想。此刻,她只大了胆子上前,拉住了苍珩的衣角,声音淡然:“陛下,您认错人了。那,那是秦姑娘呢。”

苍珩哈哈大笑了几声,他不动声色地将汐娩的手推开,又一把紧捏住了不渝的下巴:“你们当朕是白痴呢!啊?爱妃?你倒是看看朕啊?怎么不敢看了呢!”他的眼睛里泛着冷光,凛冽地仿佛能够一把穿透她的心脏。不渝只得将眼光移下了别处,可眼泪却又无声地滑落了下来。她知道,几个时辰前才有的安稳和感动已经消失了,从此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就仿佛一场梦,醒来什么都不曾有过。她什么都说不得,只是在他的手心里默默地流泪。泪水滴在苍珩的掌心里,溅出小小的水花来。

“陛下!”汐娩又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袖,她的眼眶也沁出了泪来。她看得清清楚楚,苍珩的眼中,是恨,是让人惊惧的恨。而她却又真真切切地懂得,那样的恨说明了什么。

苍珩扭头来看到汐娩闪着泪光的双眼,心剧烈地疼了起来。他松开了钳制着不渝的手,捧起了汐娩的脸,痛苦地喃喃道:“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汐娩的眼泪瞬间流淌了下来,她急急地点了点头,投进了苍珩的怀抱。

而瘫坐在地上的不渝,也早已泣不成声。她终究不是娩妃啊!她终究得不到片刻的温暖和安宁啊!她终究什么都得不到啊!

直到此刻,她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心,仅仅两日就托付给了一个人。只是,那个人从来不知道她是谁。那个人,她根本就爱不得!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过浮生梦一场(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