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22章:不过浮生梦一场(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22章不过浮生梦一场(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良久,苍珩才冷静了下来,他转过身子看着坐在地上的不渝冷冷道:“你可知罪!”

不渝抹了抹泪,跪直了身子:“欺君之罪。不渝不能不死。”她知道再多的悲伤都会终结的,很快,很快。

苍珩吃惊地退了一步,他盯住了她已经没有任何表情,却仍满是泪痕的脸。手,不禁地伸了出去。他以为还可以像先前抚摩她的睡脸一样抚摩着她哭泣的脸,但伸出去的手却那么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他明明知道她不是娩娩,明明知道她是欺骗自己的罪人,可他却仍然忍住了自己的怒火静静地陪了她一个下午,更可恨的是他竟然在看到她朦胧的泪眼和安宁的睡脸时,无法移开自己的眼!他恨这样的自己!他爱的人一直是娩娩才对!对,是娩娩。

汐娩看着不渝倔强的模样,心狠狠地疼了。她走到她身边跪了下来,声音里是掩藏不住的哭腔:“陛下,您就饶了秦姑娘吧。她,她也是不得已的啊!”

苍珩大口吸了一口气,扭过了头看向门外:“是,她是不得已,她是受人指使的!那人现在正跪在殿外呢。”

神思已经几乎涣散的不渝听到这里,突然抬起了头。难道司徒大人也要受到牵连吗?难道因为自己演砸了就要连累了他吗?她跪行着到了苍珩的腿边,紧紧抓住了他的衣角,急急地恳求道:“陛下,陛下,所有的错都是不渝一人的!司徒大人只是担心陛下为了此事分心而已,司徒大人真的是一心为着陛下的啊!要死就让不渝一人死好了,只是求陛下放了司徒大人吧。”

“一口一个司徒大人!”苍珩一手甩开了不渝,眼睛看着自己的前方,“你们谁都逃不了!”

汐娩也跪着上前来求道:“陛下,他们谁都不能死啊!司徒大人是为了陛下着想才会出此下策,而秦姑娘甘愿牺牲自己自然也是为着陛下为了臣妾我。何况,如果没有司徒大人,娩娩还未必能够平安回来见着陛下呢!这些,都是娩娩引起的,都是娩娩的错啊!如果娩娩没有一时兴起,私自出了宫,那么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如果陛下要怪罪,就怪罪到娩娩头上来好了。算娩娩一个!娩娩愿和他们一起死!”

“你……”苍珩急急上前拉起了她,看着她娇小的面庞上纵横的泪痕,咬了咬牙,接着他转身冲门外喊道:“让司徒景修进来!”

依然着着月白长衫的司徒景修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膝盖处的衣衫已经满是灰尘,看来已经跪了不短的时辰了。他低着头,谁都不看一眼,只又直直地跪了下去,开口就道:“微臣该死!微臣担心陛下因娘娘走失而分心,从而影响我云苍攻打南蛮的计划。所以,微臣权衡再三,只好斗胆擅自主张做了此决定。望陛下深思!”

苍珩听得他又说出此话,怒火又烧了起来,大吼出声:“住口!”接着一把拽起地上的不渝,将她狠狠地往前一甩,“你就这样糊弄朕的吗?以为朕是三岁孩童吗?爱卿就是这样做忠臣的吗?”此时,他已怒不可遏了。

“陛下,国事为重……”司徒景修仍然斗着胆子低低地说着,“微臣知道罪不可恕,但凭皇上处置,但秦姑娘是突烈献给圣上的女子,此事关乎我云苍与北羌族的和平友好,还请陛下从轻处置了秦姑娘。”

苍珩愣了一下,接着竟又笑出了声:“秦姑娘面子还真是大得很啊!一个二个都给你求情!”他瞟了瞟跪在地上的汐娩,又看向了司徒景修,“今天就到此为止,但朕绝不会就此罢休,待朕想到两全的法子,再定你们的罪!”

不渝的耳边早已没了声响,眼前也早已没了画面,只是一片茫茫的白,安静地一点声音也没有。司徒景修只是紧紧地扶住了她,也没再说话。

梦,终于醒了。终于破了。终于碎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天阶夜色凉如水(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