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24章:天阶夜色凉如水(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24章天阶夜色凉如水(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秦姑娘?秦姑娘?”耳朵贴到了门上仔细地听着,可房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不至于到现在还没醒啊,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流云想到前天夜里她的神色表情,心下一急慌忙举起拳头捶打着门,“秦姑娘!秦姑娘!你别出什么事啊!”

门,随即自己开了。原来,并没有上锁。流云吸了一口起,跨进屋内。淡淡的花香味,丝丝缕缕地绕在她的鼻间,扭头一看,桌边的金兽熏炉正焚烧着不知道什么花的花瓣。看来,她早就起过了。流云将食盆放在桌子上,转身向内室走去。

刚撩开珠帘,就只见不渝正抱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两个眼睛深深地陷了进去,眼神黯淡没有一丝光采。身上犹自穿着薄薄的内衫,紧紧地缩成一团。

流云急忙上前取下挂在一边的淡黄色罩衫给她披上,靠在近处,才发现她的呼吸时深时浅,颇不平稳,便疾声道:“别是姑娘受了病吧。”

不渝的眼神缓缓移向她的脸上,凄凄一笑:“没病呢,就是这里有些难受罢了。”

流云看着她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的左边胸口处,心里竟也跟着一颤,抬头看着她苍白的笑,只觉得说不清的愁伤。她握过她的指尖,安慰道:“秦姑娘,不管哪儿难受都可以治的。不过,还是先起来喝些清粥好不好?”

不渝摇了摇头,似乎自言自语道:“哪儿都能治好,偏偏这里治不好。”

流云的鼻子一酸,转过了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接道:“这什么香?可好闻得紧呢。”

不渝偏了偏头,然后又看向了窗外:“喏,就是外头的**。开了何必关,关了又何必开。所以我索性把它给烧了。”

流云看着她微微发亮的眼眸,只觉得一阵寒意。明知道她的心事自己勉强不来,也更不知从何下手,却还是坚定地掰过了她的身子,正视道:“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好好地吃饭。司徒大人吩咐过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看着她那张倔强认真的脸,不渝扯开了嘴角:“那是自然,司徒大人怎么会轻易放过我这个罪人呢?何况,他呢?”

浓密的睫毛缓缓地覆下,两行清泪淌下。

潜心殿内,汐娩的勺子抬了好几次,都没送进口中。一边的沁儿倒笑道:“娘娘,您这是做什么呢。难道,是怕这羹汤不好喝吗?”

汐娩低头看着快要凉透了的羹汤,放下了勺子。寻思了好久,才看向沁儿道:“沁儿,司徒大人入宫了吗?”

“听张德伏说,司徒大人一早就去上朝了呢。”看了看娩妃微微松开的眉头,沁儿又继续道,“娘娘,陛下一定是担心如果不让司徒大人进宫的话,朝中的大臣们定会猜忌。就为着这一层,陛下应该不会拿司徒大人说事的。”

“那秦姑娘呢?”汐娩急急问到。

沁儿顿了顿才道:“听说,陛下不允许她踏出司徒府半步。”

汐娩暗暗点了点头。这对于她来说,恐怕也是好的罢了。只是苍珩真正的用意会是怎样,谁都不知道。想到这里,汐娩的脸色就黯了下来,她低下头搅动着碗里的羹汤,过了好久才小声地问道:“昨夜,陛下他……”

“娘娘,”沁儿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故作镇定的面庞,狠下心答道,“陛下昨夜是留在水心殿的。”

手脚一阵冰凉,手中的勺子砸到了碗底,发出刺耳的一声响。

他,终是回去她身边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犹恐相逢是梦中(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