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39章:出得宫外见故交(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39章出得宫外见故交(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上的月已渐渐缺了,不渝踏着微茫的月色绕回了自己偏远的屋内。门还是轻掩着的,里头却漆黑一片。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生怕把沉睡中的人给吵醒了,谁料脚刚踏进屋内,就听云绣压抑不住地惊呼:“秦姐姐,你终于回来啦!”

“嘘!小声点啊!”秦不渝立即上前捂住了她的口,“把她们吵醒了那可就不好了。你,怎么还没睡呢?”

云绣眨了眨眼睛,拿开她的手,小声道:“等着姐姐呢!这么晚了都没见回,绣儿担心得很。怎么?出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事,你还是赶快歇息去吧,明儿一早还得当值呢。”不渝揉了揉鼻子,只觉得痒痒的,接着一个喷嚏就打了出来。

云绣立即抓住了她的手,只觉得冰得吓人,便立即揣到了自己的怀里,口中埋怨道:“看吧!着凉了呢!快些躺床上,别真害了病。”

织锦的床“嘎吱”响了一声,她翻身坐起,瞪着立在地上的两人:“还让不让人睡啦!有事明早起了再说!真真吵得慌!”

云绣噘了噘嘴,拖着不渝进了自己的被窝,一夜都紧紧地拥着她给她取暖。不渝蜷在她小小的怀抱中,只觉得一阵浅浅的香。

极静的一夜。

窗外的晨鸟已经唧唧喳喳地叫开了,不渝睁开眼,屋子已经空了。枕边留了一张字条,是云绣稚嫩的笔迹,让她好好注意着身子云云。不渝摸了摸头,果然有些发热,便起身从柜子里掏出一件稍厚些的半旧短衣加在身上。

没待多久,竟见云绣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雪白的两颊透着淡淡的粉色。见了不渝,立即焦急地喊道:“秦姐姐,陛下召你去文政殿。”

心下不禁一紧,不至前夜里的事传到他的耳中了吧,不过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啊。不渝站起身,看了看云绣,急道:“绣儿,你知道什么事吗?”

“不是很清楚,刚刚司徒大人和那个刘公子来了,陛下和他们说了些什么我也没听见,之后就说要传你去。”云绣依旧轻喘着气,鼻翼因呼吸而微微地颤动着。

心下纵是万般不解,却依旧整理了衣衫,方随了云绣去。

文政殿内,倒不是自己先前猜想的严肃,苍珩正一脸的笑容和刘寰之说着话。不渝突兀地出现在殿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尴尬地杵着。直到苍珩忽觉光线一暗,似有人影,方停了话头抬头看向殿外。

秦不渝立即走进殿内幅身行礼,才毕恭毕敬地站到一边等候下文。那座下的两人,都已将眼神聚到了她的身上。苍珩挥退了其他人,身子朝后靠上了御座方才开口,语调确是平平:“明日随朕出宫,回去准备准备,”他顿了顿,瞥了一眼不渝,“是寰之建议带了你同去。”

人当即就愣在了原地,这样的事竟然亲自唤了自己来?更让人惊诧的是,刘寰之为何会提自己?她心下惶惑,抬眼看了看座下的二人,却见刘寰之正望着自己笑,仿佛浑然无事一般。不渝暗自瞪了他一眼,撇开眼神,竟又和司徒景修撞了个正着,刚刚的一幕全部落入了他的眼中。不渝咬了咬唇,又撇开了眼,盯住了自己的脚尖。

忍着头皮待他们的一番谈笑结束后,她才动了动自己酸麻的腿。前天夜里跪了好些个时辰,膝盖大概受了凉,今日没站多久,便有些支撑不住了。她扶着云绣颤巍巍地往回走着,织锦却从后头赶超上来,依然是百年不改的冷言冷语:“瞧这金贵的身子,哪是当奴婢的命啊!眼下也不知攀上了什么高枝呢!”

“锦儿姐姐,你别这么说秦姐姐。”云绣不满地嘟囔着,“咱们都跟亲姐妹似的,别这么生分了。”

“哟!谁敢和她亲姐妹呀!没那么好的命!”她斜睨了一眼秦不渝,继续不痛不痒地念着,“要和她称姐妹的啊,都是些贵人呢!”

秦不渝的眼冷冷扫过了她那张红艳艳的脸,只道:“有的话当说,有的话不当说,别最后毁在你这张嘴里还不知怎么死的。”

“你!”织锦怒地满脸涨红,却又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只悻悻地闭了嘴,抢先一步走了。不渝看着她的背影,叹出了一口气。也不知她知晓了什么,娩妃和金美人的那席话,自己不过当是她们一时兴起的戏言罢了,哪敢当真。如今在这宫中,随意地信了别人,才最最可笑。就比如那金美人,才说了把自己当亲人,转眼便来害自己。

回了住处,便开始整理随身要带的一些衣物。听说不过七八日,要带的也并不多。坐在床边无心地收拾着,只觉得心里堵得慌。要知道,离伊塔定下的荣归之日也不远了。半个月,说完也就快完了。如今这南蛮的战事,自己根本无法得知。可眼下这紧要关头,陛下怎得会突然出宫呢?难道有什么要紧事不成?可今日看他们那幅神情,却又不像。想到最后,自己都乱了。

忽听得云绣突然冒出来的声音:“秦姐姐,陛下似乎特别看重你呢。”

“恩?”似乎是没听明白一般,回过头怔怔地看着绣儿小巧的脸。

云绣讪讪一笑,摸了摸自己的头,嘴角一咧:“姐姐,昨日你给陛下唱的那曲儿可好听了,能唱给绣儿听听吗?”

一听到这茬,不渝的脸就热了起来,那天的莽撞和不堪,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她咽了咽口水,将绣儿的小脑袋推了开去,尴尬地笑:“唱什么曲儿,可难听地紧呢。以后可别再跟我提这事儿啦!”

只闻西边的织锦“戚”的一声,便又安静了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出得宫外见故交(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