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43章:霍然惊觉身世迷(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43章霍然惊觉身世迷(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或是前天夜里下了一整夜的雨,院落中的簇簇桂花瞬间就已经化作一缕魂魄铺在了潮湿的石板路上。司徒景修手压着胸口,只觉得有些气闷,呼吸时都会觉得不适。一晚上都没怎么阖眼,只是躺在榻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白日里所见的画面总是时不时地抢占了他的大脑,让他不得不去顾及、不得不去在意。那种眼神,陛下看秦不渝的眼神,还有他情不自禁做出的细微反映,无一不表明了什么。只是,他不允许这种可能的发生,云苍国不能允许再让一个身世不明的人入主后宫!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犹有一丝残留的桂花暗香,夹杂着雨水过后的清新气味,分外的沁人心脾。接着,他又重重地将那口气叹了出去,胸中依旧烦乱异常。如果陛下像曾经坚持纳林汐娩为妃一样的态度对待不渝的话,那他的阻挠反对又算得了什么?不过鸡蛋碰石头而已。何况一个没有背景的人,从另一方面来说,对于陛下却是更无他顾的放心。

“大人,该进宫了。”流云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司徒景修的背后,小心翼翼地开口劝道。她清楚地知道他一夜无眠的烦躁与不安,也隐隐约约知道这烦躁与不安源于何处,可她虽知道,他却不自知罢了。

司徒景修缓缓地转过身子,冲流云点了点头,唤了随从,便沉默着走出了司徒府。

跳脱出地平线束缚的朝阳急急地爬上了东方的天空,顷刻间天际一片四射光芒,文政殿的琉璃瓦上闪耀着七彩的斑斓。

殿门外,一个着着湖绿对襟小薄袄,曳着翠青绉纱长裙的女子正冲着另个穿着嫩黄罩衫的小丫头指手画脚地嚷着:“绣儿!快点去将那陶罐子取回来啊!下了一夜的雨,这雨水肯定够用了。”

云绣急忙跑到殿外的屋檐下,弯腰奋力地抱起一坛黑色陶罐来。可因为力气太小,竟憋红了脸也不能将陶罐全部抱起,只得回头冲那女子讪讪地笑:“秦姐姐,我,我抱不动。”

不渝故作埋怨地瞪了她一眼,卷起袖子便帮忙一起搬。两人一边慢慢地向殿中挪去,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等会,我们把这雨水煮沸了,再倒到那广口瓷坛中让它沉淀几个时辰。之后再取那上层的清水,便必定是干净的了。”不渝一边念叨着,却忽视了跨进殿门内时脚下的那道槛儿,身子竟直直地向后仰了过去。只听“咣当”一声,罐破水尽,覆水难收。不渝从地上爬了起来,愣愣地看着那破裂的陶罐,只觉得心里某个角落也是这样“咣当”一声便破裂了,之后有很多很多像水一样温润绵延的东西就一点一点地消逝殆尽。一种莫名的恐慌和无助像恶兽一般偷偷地盘踞在她的心底。

一个上午都清闲得很,也不知道是早朝还没散,还是散了他却没有来。但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让不渝觉得稍稍地放了心。她当然无法忘记前日里那人眼中流露出的赤luo裸的殷殷关切,虽然渴望得到却又害怕得到,那样的目光或许是柔柔的水流,会湮没沉沦所有悸动的心。可在这深得不知底的皇宫之中,那目光便是尖利的箭,冷不防就会突然从背后射入,连凶手是谁都不可能知道。既然如此,那么便不如不曾得到。她根本不懂他,她不知道他为何对她忽冷忽热,既然他都无法肯定,那自己还奢望什么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霍然惊觉身世迷(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