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46章:霍然惊觉身世迷(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46章霍然惊觉身世迷(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一早,汐娩才刚刚服侍着苍珩穿戴好朝服,就听见殿外有人通报贵妃娘娘到。停在苍珩衣带上的手僵了一下,疑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将眼神移向门口处。只见熹微的晨光中,逆光走来一个娉娉婷婷的身影,眼角眉梢都透着笑。却在见到苍珩的时候,突然收住了笑,浮出一丝震惊的模样,颤巍巍地福下身子:“陛下万福,臣妾不知陛下在此,此行唐突了。”

苍珩淡淡地恩了一声,便让她起身,用目光询问着她究竟为何事而来。杨心湄一边扶起请安的汐娩,一边唤着身后跟来的紫清,道:“前天夜里,臣妾念着陛下在宫外,一直担惊受怕的,也没什么睡意,便领着这丫头出去走走。后来,走至文政殿后面的那个淡湖,竟在靠近宫墙的那草从中拾得一件衣裳。”她顿了顿,面上带笑地吩咐紫清上前,接过她手中托着的那叠衣裳,幽幽道,“臣妾见这了这衣裳,总觉得眼熟得很。后来,幸亏这丫头机灵,说见过娩妃娘娘曾经说过,想必就是妹妹的了。娩妹妹,要不要过来看一看?”

本听到“衣裳”二字就已觉得有些不安的汐娩,眼光一触到那抹熟悉的藕色时,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立即一片空白。急忙四处寻着沁儿的身影,只见她也满脸的苍白,嘴唇也在微微哆嗦着。看来她也未曾料想到今日这一幕吧,心下一黯,只得撑起笑上前接过那衣裳,口中谢道:“这衣裳确是妹妹的呢,今早还愁着怎么没找到呢,幸亏有姐姐你。”

杨心湄扬眉一笑,转到苍珩面前,含笑望着他道:“陛下,您看妹妹这心粗的,连衣裳被人偷了都不知道。不过,谁会偷别人的衣裳呢,这人还真真奇怪。”

苍珩收了笑,一双眼凛冽地盯住了杨心湄,迟疑着问出口:“湄儿是在文政殿后的淡湖旁发现的?”

“是啊,想来那里住的都是些在前殿伺候的丫鬟们,想必是哪个手脚不干净的吧。不过,谁能到潜心殿里将这衣裳给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呢?”杨心湄皱起眉头,一副深思的模样。

这下说的便愈加分明了,谁能不知她的所指。文政殿后住着的正是不渝一干人,而常常出入潜心殿的便只她一人了。苍珩的眼半眯了起来,只是紧紧地盯着杨心湄看,可她却依然一幅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模样。可汐娩却不愿在她身上探出什么,只是撇过头狠狠地瞪了身边的沁儿一眼。沁儿触到她如箭一般的眼神,立即畏畏缩缩地垂下了头去。

这丫头没把衣服处理干净倒也罢了,怎么会想到将它藏到离潜心殿这么远的文政殿后的淡湖旁!这不是摆明了要让人把矛头指向秦不渝吗?难道她和她有什么私仇?眼下也不容多想,汐娩只知道自己不能让任何的人伤害到不渝半分,便紧了紧拳,笑盈盈地走上前去:“姐姐,你多想了。妹妹没说这衣服是被偷去的,只是一时忘了这是妹妹自己让沁儿拿出去扔掉的,谁知道竟被她扔到了那么远的地方。”一急之下,只顾着护不渝,倒不小心牵扯到了沁儿身上。说出口才觉得不妥,只盼别被人又瞧出什么端倪来。

杨心湄又是一幅恍然大悟的模样,可突然又蹙起眉来,上前扯过那藕色衣裳,纳闷道:“可这好好的衣裳,妹妹扔了作什么,怪可惜的。”说话间,已将那衣裳给拉了开来,一个鲜明的血红掌印出现在了每个人的面前。她惊呼一声,立即掩上了嘴,惊恐地看向了苍珩,“陛下,这,这……这不是臣妾做的啊,臣妾根本不知道的啊!”

汐娩只觉得背后一凉,浑身的血直往脑中涌去。迎到苍珩冷冷地看着自己的目光,不禁身形一晃,差点稳不住脚步。沁儿一把上前扶住了她,牢牢地看着她许久,才微微点了点头松开了手。汐娩只看到她的脸色苍白,额头冒出点点冷汗来,可刚才她的眼神却异常的坚定。心里晃过一丝恐惧,但也不过一闪而过。可当看到沁儿慢慢地走到苍珩身前跪下时,心又猛地提了起来,只觉得手脚都冰冷了。

“陛下,贵妃娘娘,这血手印是沁儿自己不小心弄上的。”沁儿低下头,声音低低的,“前天夜里,沁儿给娘娘更衣的时候不小心扯烂了衣袖,娘娘一时生气便责怪了沁儿几句,然后让沁儿将那衣裳给扔了。可沁儿心中也存了些气,走出殿门也不急着扔,只抱着四处地乱逛。谁料一不小心竟在淡湖旁给石头绊了一下,手掌全擦破了皮,所以才印到了这衣袖上。心想这宫内出现血毕竟是不好的,便立即甩手给扔到了草从里,”说到这里,她抬起了头瞥了一眼杨心湄,续道,“不想竟被贵妃娘娘发现了,还生了这些疑问。本来不过一件扔了的破衣裳而已,却没想到竟让贵妃娘娘给放在了心上。是沁儿处事不妥,让娘娘多心了。”

杨心湄站在一边,气不打一处来,想破口大骂却又碍于苍珩在场。可这死丫头的意思已经分明在说是她在闹事,是她在无事生非。这口气怎么可能咽得下去,难道真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不成?她大口地吸了一口气,上前指着沁儿斥道:“你这丫头行事如此糊涂,在娩妃娘娘身边不只会误了事吗?”说罢,便转头询问苍珩,“陛下,您看?”

“那就送到织工局吧,这事你们定,朕上朝去了。”说罢,便皱着眉头站起身来。

汐娩立即拦道:“陛下,沁儿在娩娩身边挺细心的,这一时调走,娩娩还有些不习惯。再说,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陛下,不如从轻发落吧。”

已经走到殿门口的苍珩立即顿足,转过头来盯住了汐娩,眼光冷得都能让人浑身打颤。他咬着牙冷冷地笑道:“说大可大是吗?那么——张福胜,这丫头哪只手抹上的血手印,就将哪只手给除了!”说罢,便一脸铁青地跨出了门去。

一旁立着的杨心湄,本来还恨得咬牙切齿,现下立即偷偷掩着笑,急忙地跟着走了出去。

汐娩愣愣地立在原地,他临走前的那句话不断地回响在耳边。他真的是要断沁儿的手吗?他真的是不信自己吗?她多么期盼他可以像那日被发现私自出宫时,对自己只说了一句“朕信你”,但,眼下却……

收回一直停留在门口的视线,汐娩看着跌坐在地上的沁儿,眼睛立即蒙上了一层雾气。张了张口,嗓子却干干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豁然惊觉身世迷(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