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47章:豁然惊觉身世迷(五)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47章豁然惊觉身世迷(五)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一天仿佛格外的漫长。院落中冬日将至的满目萧条,潜心殿内无人敢多喘一口气的死寂,以及汐娩在镜台前从坐枯坐到夜幕降临的孑孑身影。

容卉小心翼翼地守在一旁,两眼只是紧紧地盯着汐娩,生怕一个疏忽就发生了什么不敢想象的事来。沁儿自从早上被强硬地拖出去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想必是留在自己屋里养着了。娘娘也赐了好些上好的药和补品,但也只是向自己比画着吩咐了而已,而她却一直保持着这样僵坐着的姿态,不言不语,不吃不喝。

就在容卉就要筋疲力尽,眼皮直打架的时候,突然听到汐娩轻轻地一句招呼:“让秦不渝来见我。”

秦不渝?又是那个姑娘?似乎从她进宫以后,娘娘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虽然心下这么暗暗寻思着,可却半点不敢懈怠,只急急地唤了张德伏去传。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秦不渝就匆匆地赶来了。脸上尽是苍白之色,就算抹了胭脂也仍然无半点鲜亮。眼睑下是一片黯黯的灰影,眼神也不似从前清透了,只一双眸子在顾盼之间还有些微的神采,但也不过转瞬罢了。

汐娩怎么勉强也无法露出一丝笑来,只得遣退了他人,沉默着将不渝拉到了自己的软塌旁。而不渝也似没有任何精神气力来讲究礼节了,只是乖顺地随着她坐下,怔怔地看着汐娩。一样悲戚的模样,一样无力扬起的嘴角,一样柔若水却坚似松的眼神,只是那么静静地对视着,仿佛看着另一个自己。

良久,汐娩才干咳一声,首先开了口:“不渝,要听一个故事吗?”

不渝有些愕然地抬起头,却也很快释然地点了点头道:“娘娘请说。”

汐娩揉了揉太阳穴,眼睛飘忽地望向了不渝的身后,望向了一个不知道是近是远的地方地方,或许遥远地仿佛是天涯海角,但也或许近得就在眼前罢。她叹了叹气,缓缓叙说着:“陛下见到我的时候,是在一年前。那时,西掖城刚刚被云苍和北羌合力所破,整个西掖城内,家破人亡,民不聊生。城外的大漠上,到处可见森森白骨和不肯离去的冤魂。一到夜晚,被苍茫月光笼罩下的大漠,便愈加地凄凉悲壮。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父母都在战乱中身亡,唯一的妹妹也在战乱中走失,不知是死是活。后来,我不幸被那些将兵掳去,因为不肯妥协,便被他们拳脚相加地捆打鞭抽。再后来,”说到这里,汐娩本是凄凄的脸上竟然透出一丝欣慰的笑意来,她顿了顿,低下了头,“再后来,我就见到了突然闯入的陛下。”

“陛下救了你,带你了云苍?”不渝其实也听说过这些故事,但亲自听她说来,却觉得格外的凄惨悲切。

汐娩笑了笑,道:“是,是他救了我。”

“你为何会跟他回来?就因为他救了你?何况,他应算是你西掖的仇敌才对啊!”不渝似乎已经忘记了彼此的身份,只是肚子里憋着满满的一股气。如今,她见不得战乱,见不得死亡,见不得任何人的消失。

汐娩一愣,看着不渝一脸的坚决,忽的又转笑:“是,他是我的仇敌。可没有他,我又如何见得着我的妹妹?如果我不来这里,我怎么会见到她!”

这下倒是轮到不渝惊讶了,她噌地起身,抓住了汐娩的手激动地喊道:“你,你找到妹妹了?你们失散了整整一年呢!”

“如今,这一年又算得了什么?”汐娩含着辛酸的笑,握紧了不渝的手,“如今她就在我面前,只是我怕,她会不认我。”

“怎么会不认你呢!她,她在哪儿?”不渝如同感同身受一般,只顾着为她高兴,可瞥到汐娩看着自己的目光渐渐得凝重,脑子里的意识也跟着渐渐地抽离了,她不由地松开了她的手,喃喃道,“难,难道,娘娘指的是,是不渝?”

汐娩的心一沉,黯然地垂下了被松开的手,默默地走到一边,用手撑着桌子道:“小的时候,爹爹教我和妹妹练武,那时的妹妹总是特别调皮,就连爹爹也管不住。有一次,我真的是被她气到失去了理智,就用了全力举刀向她挥去。所以,她的手腕处还有一道很明显很明显的疤痕,缝了针后是很丑陋,就像蜈蚣一样。其实,我很谢谢妹妹,她并没有怪过我,甚至后来还和我一起拿它作笑话。”她低垂下去的头,似是无奈地摇了一摇,嘴角浮出淡淡的笑来,“妹妹是个特别倔强的人,不肯受半点委屈,不愿吃半点苦头。所以,和她失散后,我总担心她会受到什么伤害。但我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她会记不住我,真的是天意弄人啊。”

身后的不渝,紧紧地掐着自己的手腕,声音发颤着问道:“父母双亡?你说爹爹和娘亲都不在了?”

汐娩的背一僵,脸上闪过点点的晶莹,她急忙转过身冲着不渝猛点头:“是,是,他们都不在了,只剩你和我了。”

“姐?”不渝迟疑地张了张口,可话一出口,眼泪就啪啦地砸到了手背上,“姐,姐!”

虽然脑海中并没有鲜明的形象和记忆,但对着面前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叫出“姐”这个字的时候,心脏就像是被紧紧攥过后突然松开一样,满满地被一种莫名的情感填充着。虽然不清楚那样的情感是不是骨肉相连血浓于水的亲情,但却很让人释然,仿佛戴了很久的桎梏一下子就被卸下了一般。不渝只是抱紧了汐娩,口中含糊不清地喊着,分秒都不肯停歇。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彻底的失去了一个人后,却又如此突然地得到另一个人,这样的恩赐是她不敢奢求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豁然惊觉身世迷(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