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49章:豁然惊觉身世迷(七)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49章豁然惊觉身世迷(七)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说娩妃娘娘是你姐姐?”云绣瞪圆了眼睛,刚喊出口,就立即捂住了嘴巴四处张望着,见旁人依然在熟睡,才放下心来小声地询问着,“那你准备怎么办?”

不渝掖了掖被角,朝床里边挪了挪,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怎么办?”

“哎呀,”云绣一急,连忙扳正了她的身子,盯着她困惑的眸子直接说道,“我是指,难道你还要做奉茶丫头吗?现在你的身份不同了呢。你说,你会不会和娩妃娘娘一样成为……”

“绣儿!”不渝轻声呵斥道,她明白绣儿所指为何,便急急忙忙地止住她的话头,自己另找了话题,“哦,对了,娘娘让江太医给我诊脉了,他还开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药,说是可以帮助恢复记忆的。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想起来。”她翻了个身,怔怔地望着屋顶。快一年了,自己失忆了已经快一年了,也是作为另外一个人生活了一年。如果真的记起从前,是好的吗?会快乐吗?

绣儿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侧头望着仍然发愣的不渝问道:“那你怎么不吃药啊!我给你煎药。”说完,便手脚并用地往床下爬。

不渝忍不住一笑,拉住她的衣角,促狭着说道:“看你急得那猴样儿,快回来躺着,别吵醒锦儿她们了。而且我在潜心殿里就已经用过了。”

云绣一缩脑袋,龇牙咧嘴地傻傻一笑,又迅速地爬进了被卧,嘴里念叨着:“可冷死我啦,看来真的要入冬了。”

夜里的确是颇有寒意的,不渝翻了身面对着云绣,伸手在她腰身处一箍,紧紧地抱住了她。云绣的呼吸正轻轻地落在她的颈项处,像几根柔软的鸿毛,扫着她的每小块皮肤。不渝心头一颤,笑问道:“绣儿,你呢?你是哪地方的人?父母是做什么的?”

本也是随意地问起,却没料云绣竟然将脑袋又往不渝的怀中蹭了蹭,瓮声瓮气地嘟囔着:“我十一岁进的宫,爹娘早就不在了。”

不渝心一紧,手中也不由地加大了力道,将怀中的云绣搂得更紧了些。而云绣似乎没意识到疼,只是慢幽幽地絮叨着:“那年我才九岁,因为家贫,父母把我卖进青楼当使唤丫头。”她顿了顿,声音似乎又有些轻快起来,“我伺候的是当时苍都的花魁梅姑娘。幸好梅姑娘一直对我很好,也不会对我耍脾气,所以我也没受什么苦。两年后,老妈妈竟提出让我去接客!当时我才十一岁,梅姑娘看不下去,便偷偷放了我回家。”

“那梅姑娘倒是个好人儿呢。”不渝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稍稍心安地接道。

“恩,可是等我回到家才发现家里早就已经空了,听乡里人说爹娘也早已病逝。”云绣微微抬起她的脸来看了看一脸担忧的不渝,缓缓又道,“见自己无处可去,我便又回了青楼。至少对我来说,那就是我的避风港啊。梅姑娘执意不让我步她的后尘,而当时正值新一轮的选秀,她便帮我备了行李和盘缠,送我去选秀女。我又没什么背景,只能当一个小小的宫女罢了。呵呵,还是使唤丫头呢。”她将头完全抬起头来,看向不渝的眸子亮亮的。

不渝心中本是酸涩的,可看绣儿自己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也微微地笑了。是啊,连她都将这些过往看淡看轻,她还计较什么。

“那你再也没见过梅姑娘?”不渝回过神来,低下头望着她亮晶晶的眸子问。

“恩。我又不能出宫如何得见。这进宫也都已三年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云绣扭了扭身子,也伸手将不渝的腰环了起来,幽幽地叹气:“好人总会有好报的。姐姐还是睡吧!”

不知是不是心事太重的缘故,那夜,不渝睡得极浅,却总也醒不来,脑中浮现出许许多多杂乱的画面,交错着一闪而过。先是离她极其遥远的两个小女孩,追着一个风筝跑。很快又变成一个中年男人正呵斥着两个女孩舞剑,再又出现了一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冲她们笑得云淡风清。不过瞬间工夫,那些画面又都混杂了起来,转瞬就是漫天黄沙,铁蹄铮铮,金戈铁马。睡梦中的不渝蹙紧了眉头,想要起来却总也挣脱不开。再之后,便是满颜的红,无其他的颜色。像是已流成河的血,又像是那刺眼的大红嫁衣。

……本章完结,下一章“豁然惊觉身世迷(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