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5章:铁马冰河入梦来(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5章铁马冰河入梦来(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豆的灯光星星点点,偶尔一跳一闪,更映的人影绰绰。忽的来了一阵风,火苗左右摇摆闪烁几下,就瞬间灭了。

不渝的心兀地一跳,一种莫名的恐慌涌入心头。终是入睡不得,披了外衫便也踱出门去。如今已是五月的天了,稍稍走疾了,薄薄的衣衫也会浸出汗来。只为贪那一时的凉,不渝渐渐朝河边走去。

恍恍惚惚的月色勾勒出一个颀长却健硕的身影,独自伫立于河岸旁负手眺望着河的另一边。

看着那熟悉的孤独身影,不渝轻轻巧巧地上前立于一边,随着他的眼神望了过去:“你,在看什么呢?那边,有什么?”

“云苍军,”伊塔不变声色地仍然望着远方,“快来了,他们已经过了黄河,不日就会打过阴山。”

不渝震惊地抬起头,看着他丝毫没有流露半分畏惧和恐慌的眼睛,怯怯地问:“我们会赢吗?”

伊塔缓缓转过的侧脸,被柔和的月光勾勒成流畅的线条。他轻扬起嘴角,低头握住不渝紧紧攥着的手道:“就算我们不会赢,我也要赢,”抬起眼睑直直地望着不渝澄澈的双眼,“我会让你好好的。”

心钝地一痛,慌忙将眼神撇了开去。手,不动声色地从他温暖的掌心抽了出来。不渝眯了眯眼睛,远远地朝河对岸眺望去,小声地喃喃:“不管是输是赢,怕都是没有机会再去寻他了吧。”

凉意袭上身来,不渝下意识地抱紧了胳膊,眼泪生生地被自己吞了回去。不知为何,在这样的关头,还想起当日大汗说的话来。三王妃这个称谓,已经成了她心中的一个桎梏。

谁也没有料到,伊塔口中的那句“不日”竟然来得那么快。

半个月未见的伊塔突然冲进不渝的帐篷,一把扯住正在研墨的不渝。黑色的墨水溅到衣袖上,星星点点的斑迹。

不渝惊恐地抬头睁大了双眼,只看到他异常坚毅的下巴。手腕被拽得生疼,脚下却无法停止跟随的步伐。

“伊塔,发生什么了。”

“你不要说话!听我的,就可以!”话还没说完就回头吼道,“修洛娜罗,你们给我赶快跟上!”

跌跌撞撞地到达马厩门口,伊塔牵出那匹白色的小雪,就将不渝拦腰抱上马背,回头对着自己贴身的侍卫吩咐道:“多带几个人,护送王妃北上。你给我听好了,我要完整无缺的秦不渝!完整无缺的懂不懂!”

那样暴躁不安的伊塔,真的是第一次见到。不渝看着他满是血丝的眼睛,心仿佛有针时不时地刺痛着。张了张口,却也只一句怯怯的:“伊塔——”

“你闭嘴!”伊塔蓦地转过头,紧紧地盯着不渝,牙齿死死地咬住了嘴唇。对峙几秒,最终还是放轻了语气,“你什么都不要说!好好照顾自己,我欠你的早该还清了。”罢了,他狠狠地朝马屁股上抽了一鞭,马儿嘶鸣一声,扬蹄飞奔而出。

连行李都没有准备,就被他强行地送出了军营。虽然不懂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但还是依稀明白,他的交代,仿佛都是在将自己安排妥当。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危机,意味着她这一走,便再也回不来?

努力忍住的泪还是涌出了眼眶,不渝奋力地转过头,朝着离开时的方向放声地大哭起来。再多的话语再多的感慨,都无法用言语表达了。只剩,这飘在风中的纷纷泪雨。

“不渝姑娘,咱们要不要休息一下,都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了呢。”修洛骑了马赶上来,小声的劝道,“这么拼命地赶也不是办法啊。”

“就是啊!王妃,”娜罗也随即跟上,满脸都是不乐,“您这么赶也不一定就能马上出了北羌。留了三王子一个人送死,自己逃跑算什么啊。”

“娜罗!”修洛一声喝下,蹙了蹙眉,扭头担忧地看向了身边的不渝。

前行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不渝本无表情的面上终是微微露了担忧之色。她回头惶惶地望着身后跟随的人马,轻轻地问:“伊塔会有事吗?会没事的,对吧。”像是极力地劝服自己,又像是急切地渴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的紧张一览无余。

修洛一把握住了她冰冷的双手,狠狠地点了点头:“三王子会没事的,不渝姑娘还是放心吧。我们,还等着您做我们的三王妃呢。”

恩,会没事的。不渝低垂着头一遍一遍地说于自己听。却突然隐约听到有马蹄声传来。心,猛地一跳,回头惶恐地问:“你们,有没有听到马蹄声?”

“快走!此地不宜久留。只怕是云苍军的人马已经赶了过来。”一个随身的侍卫紧了紧手中的缰绳,满脸的担忧,“三王妃,我们答应了三王子,必定护你周全。”

可未等行到几里路,就有大量人马从身后赶超,停在了他们的前方。一个面色黝黑的人扬起手中的长鞭,指着他们问道:“给我统统停住!说!你们是谁!”

不渝勒住了马,攥紧了缰绳,手心微微沁出了汗。她昂起额头,直视说话人的眼底:“你们是谁!”

“我们?哈哈,她问我们是谁,”他扭头和周围的同伴齐声笑了起来,“今儿个就告诉你,我们是云苍军!怕了吧!”

耳边响着他们放肆狂妄的大笑声,不渝只干瞪着他们,冷静地答:“我们只是赶路的农家,我夫君还在家中等我。不知何处招惹了几位大爷。”

“哟!你夫君?”对面的人愈发张狂起来,“你夫君不正在你对面嘛!还往哪儿赶呢!”

不渝的心跳开始紊乱,正待开口,却听身后那位紧随伊塔的侍卫架了马上前,只道:“大胆!你怎么跟我们三……”

“咳咳,几位大爷,我们真的是急着赶路,还望几位大爷高抬贵手,放了我们赶路吧。”不渝急忙拦下,生怕他们听出刚才话里的端倪。

可那些人却笑得更加猖狂,一个大鼻头的人在那个面色黝黑的人耳边低低说了几句,就见他满意地笑着点了点头。他将手中的鞭子一挥,施令道:“将这些人都统统带回。这个小娘们,就带回去慰劳慰劳咱们兄弟们!”

话语刚落,几匹人马就上前拖住了不渝的胳膊。拉扯间,那枚随身的玉佩跌落在地。“你们放手!”心惊之下,也无法再冷静自如了,只得回头冲身边的两个小丫鬟喊道,“你们快快逃走啊!”

“不渝姑娘……”修洛的哭声还未落下,就被那个大鼻头的人喝住:“做梦!谁都走不掉!”说完,就将修洛一把扯下了马。

身后的侍卫们像突然得了令,架马上前同那些人马打杀起来。可仅仅五人的力量,如何敌得上他们二十多人!眼睁睁地见自己的人被刀砍出条条的血痕,而自己却在一边无能为力,不渝的心都要滴出血来。

“住手!你们统统住手!”终是鼓足了勇气喊了出来,不渝冷着脸色对带头的那个人说道,“放了他们,我,我跟你们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铁马冰河入梦来(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