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53章:信手弄墨绕心神(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53章信手弄墨绕心神(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飘了四天三夜的雪终于在这日清晨彻底地停住了,一丝一丝暖光从厚厚的云层中泄了出来,柔柔地落在厚重的雪层上。

沁儿推开窗户,立即嗅到了在阳光的照耀下,雪所特有的一种微微的冷沁味。她单手拿着抹布细细地擦拭着窗台和窗边的桌子,眼光突然被桌子旁的一个白瓷瓶吸引了过去。那光滑细腻的瓷瓶口处,正赫然插着几枝梅花,在暖阳下肆意地舒展着小而单薄的身躯,扑鼻只是幽幽的香。

“那是昨夜里摘的。”汐娩悄然地走到她的身后,盯着那梅花若有所思地说了出来。

沁儿一滞,稍带不解地转过脑袋,眼神里满是疑问:“昨夜?”

汐娩面色稍变,掩口咳嗽几声走回了桌子边:“擦好了就过来吧,也该用早膳了。”

“哦,来了。”沁儿也没多想,便收起盛水的木盆和抹布,擦了擦手就急急地走过去准备餐具。刚摆放好碗盏玉箸,就见不渝和容卉走了进来,却是一脸的愠色,而不渝身上的衣衫有着明显湿迹。

“怎么了?”汐娩昂首望向两人的面庞,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地游走。不渝刚想答“没什么”,便已被容卉截住:“娘娘,是贵妃娘娘她那边的人故意惹事的!”

汐娩眉一扬,话轻轻脱口:“紫清?”

“恩,是啊,她……”正题还没说出口,容卉就被不渝拦到了一边,脸涨地通红,立即转身气急败坏地冲她吼道,“你做什么啊!要真是只你自己被欺负就算了,可现在你是咱们娘娘的人!你受了欺负就意味着娘娘她……”说到一半,就咬住了下唇,狠狠地瞪起面前微微尴尬的人来。

汐娩看了看不渝,又看了看容卉满眼含恨的模样,不禁扬起了嘴角,这个嘴硬的家伙,其实还是偏着不渝的。她回头朝沁儿传了个眼神,很快便接过了她递来的鸳鸯白玉羹,睫毛低低地覆下,漫不经心地问道:“容卉,你说说看,紫清那丫头怎么欺负她的。”

仿佛一下子受到了鼓舞,容卉立即从不渝身侧绕到了汐娩的面前,忿忿道:“娘娘,刚才我和不渝正在院里扫雪,然后紫清也来了,她说她来帮忙,说什么毕竟这里大家都会路过。娘娘,你也知道这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地本就滑,她,她还……”她瘪了瘪嘴,闷声道,“她故意和不渝撞在一起,让她滑倒在地上,然后还故意去扶,却又是一个失手。你说这不明摆着欺负人嘛!”

将含在口中的羹汤缓缓地咽下,汐娩的眼眸中一黯,深得仿佛能将一切都吸纳其中。她凝神抬眸,拉着不渝到自己的身边,轻声问:“没伤着吧。”

不渝扯出一丝苦笑:“如果那么容易伤,又如何陪你一起走下去。”

汐娩的心一怔,胸口涌出一阵暗潮,澎湃得似乎立即能够冲出眼睛的闸口。她紧了紧不渝纤弱的手,正待叹气,忽闻门口处似有人来的动静,便立即放开了不渝的手,朝门外望了过去。

是苍珩身边张福胜公公手下的一个小内监,他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怯怯道:“秦不渝秦姑娘在吗?”

“见了娘娘还不请安!”容卉似乎气还未消,指着他就怒声叱责道。

那小内监立即拂了拂袖,畏畏缩缩地叩首嗫嗫道:“小,小安子给娘娘请安。”

“哼!”容卉甩手退到了一边,斜着眼睛看了不渝一眼,又盯住了跪在地上的小安子。

汐娩瞪了她一眼,口中微微有气:“看来待你还是太随意了些,倒这般蛮横无礼起来。”说罢,又面向小安子,好脾气地劝道,“起来罢,陛下找不渝吗?”

“是,陛下在前殿看折子的时候,发脾气说那些丫头泡的茶难喝,便让小的来叫秦姑娘过去。”小安子便说便迅速起身,脸上似乎有些急迫,着急着看向汐娩。

汐娩眸色不禁一深,却立即浮起一抹笑掩饰了自己的失态:“瞧你那猴急样,不渝,你且速速跟了他去吧,省得陛下等急了,让这小子受了牵累。”

刚踏出青蔓殿的门,就迎到同时出了紫霞殿的杨心湄,不渝立即垂首恭敬地唤道:“贵妃娘娘。”

“哟!这么急匆匆的,是往哪儿赶哪!”杨心湄摇摇地走上前来,头上的步摇流动成柔和的弧。

小安子也不知道这两个主子之间的芥蒂已经转移到了身边这个似乎不起眼的丫头身上,只因眼下的确事出紧急,便径自上前答话:“娘娘,是陛下召秦姑娘前去伺候茶水,眼下正候着呢。”

眉梢一挑,杨心湄不动声色地将二人打量了几个来回,才含笑道:“那便去吧,别碍了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信手弄墨绕心神(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