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54章:信手弄墨绕心神(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54章信手弄墨绕心神(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殿内空空如也,连个人的身影都见不着。不渝疑惑地回头用眼神向跟在身后的小安子询问着,小安子也急得直搓手,口中念念有词:“陛下,陛下怕是……”

“没事的,你回去吧。陛下不会因咱们来迟一步就随便牵罪于你的,我在这里候着就是。”不渝拍了拍他紧绷的肩安慰道。

一方宽大的书案上依然摆放着摊开来的史册,着了墨的毛麾还未干,随意地摆放在山状笔搁上。御座后的墙壁上悬着一幅马麟的《暮雪寒禽图》,倒与眼下窗外的景致相称得恰倒好处。殿内燃着浓淡适宜的檀香,袅袅地绕在她的鼻尖。

看来,他也是刚走不久。她叹了口气,缓缓走到内室准备茶水。挑了上好的西山白露,洗茶,浣洗茶盏,再冲水浸泡。一道道工序细致地做完,苍珩还是未归。她放下茶壶,踱步绕回殿中,朝门外抬眼望了望,只见天际的云已薄淡许多,头顶的暖阳正臃懒地散发着温热。该不会径直去用午膳了吧。她揉揉发酸的眼睛,默默地走了回去。

瞥到书案上的笔墨,突然心里微微一动,料想陛下一时半会也回不来,竟斗胆地挪过笔墨和纸走回了殿侧的台子上。那高高在上的龙椅宝座,她再怎么大胆也还是不敢坐上去的。

举了笔的手颤颤巍巍地停在了半空,饱浸了墨汁的笔端硬生生地滴了一滴墨,染晕了一片宣纸。好久没再提起笔了呢,如今这样的身份,哪容得了自己做这般娇贵的事情。还是在北羌的时候吧,闲来无事的时候常常会临摹些帖子,或就照着伊塔的字临摹。他的字,总带着一股劲儿,虽有些潦草,但却粗中有细,显出几分洒脱超然来。

她默默地想着,竟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泪凝于睫,手微微颤抖地落了下去,一行字竟不似女子贯有的清秀笔法,反倒真如有着男子般的气概一般,点、横、折、竖、勾、撇、捺、提之间,收放自如,落笔生辉。正所谓点画如高峰坠石,磕磕然实如崩也;横画如千里阵云,隐隐然其实有形;竖画如万岁枯藤;撇画如陆断犀象;捺画如崩浪雷奔;斜勾如百钧弩发;横折如劲弩筋节。形容她的字虽有些过了,但却也是有几分贴切的。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嫣婉及良时。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参晨皆已没,去去从此辞。行役在战场,相间未有期。握手一长欢,泪别为此生。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她早已蓄势待发的泪,终于沉重地砸在了未干的墨迹上。她才赫然发现自己的脸上早已湿成一片。正待伸手去抹,却突然意识到周围有些异常。猛地抬头,竟迎上司徒景修未来得及收回的目光。漆黑的眸子里深邃地让她无法看清他的心思,但从他眸光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怜惜关切,却被她在那一刹那间捕捉到。

她急忙卷起纸便待离开,却被他轻易地拦下:“墨还未干呢。”

“没关系,不过写来玩玩的。”她站定身子垂眼盯着自己沾了些墨汁的指间。

司徒景修缓缓地靠近她的身后,幽幽地叹:“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你当真舍得?”

不渝的心微微一荡,咬唇不语。当时根本没有多想,便落笔一挥而僦,将伊塔那日留下的诗的全篇写了出来。可这“结发为夫妻”当真是可笑了些,但却……她提了提嘴角,苦涩地笑了笑。再怎么说,她也是曾经一时的“三王妃”呢,也算不得可笑吧。“莫忘欢乐时”,伊塔他,真的陪自己度过了记忆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对他,真的恨不得了。

愁肠百转间,肩膀已被身后的司徒景修扳了过去。他凝着她的雾气升腾的眸子,哑声道:“那日,对不起。”

她怔然出口:“哪日?”

“得知伊塔将军出事的那日,惹你生气了。”他放柔了声音,撞ru了不渝变化了几番的目光中。先是恍然,接着便是释然,再紧接着却又带着一丝不解和——警惕。

不渝敛下眼睑,沉声道:“是那日不渝造次了。”她想起那日对他吼出的那番关于他怎么不上沙场不去送死的话,脸不禁一红,头低得更地了。

司徒景修竟然轻笑出声,松开钳制着她肩膀的手,柔声道:“原谅你了。”

不渝惊愕地猛地抬头,看到他嘴角噙着那丝笑,总觉得有些奇怪。一向严肃冷面的人,怎今日笑得如此释怀?因为心里早已对所有的人设置了那道看不见的防线,她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大人是来见陛下的吧。大概要等到午膳后方能见到呢,不如先行回去吧。”她卷起已经干了一大半的纸,准备悄然地退出。谁料,胳膊又是被他一把掐住,他却是一脸的不乐,“这字写得不错,难得一幅女子的字未显出女儿态来。不如留于我作个纪念吧。”说罢,竟直接从她手中抽出了卷纸,准备放入怀中。

不渝赧然,看着他突然又冷下来的脸,不禁感叹。伸手欲去夺,却不料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一歪一斜,竟直直地落入了司徒景修紧张地伸过来的两臂中。刹那间,耳边便静默了,气氛安静到她似乎都能听到雪融的声音,一丝丝、一分分地侵入骨中。他的脸,竟然离她那么近,只要稍稍一动,便能够触碰得到。她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那张同样有些惊愕的脸,脑子竟然一时转不过弯来。直接到门旁响起一个清冽冰冷的声音——

“爱卿在做什么呢?”苍珩的声音突然撞ru两人的耳膜。

……本章完结,下一章“树欲静而风不止(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