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60章:绝处逢生情难了(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60章绝处逢生情难了(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精神好多了,不渝才重新踏出了青蔓殿。殿外,又积了一层厚厚的雪,踩在上面只听到“咯吱”作响。她提了裙子小心翼翼地绕过湿滑的路面,刚走出西暖阁,就见苍颂冻红了一张小脸,吸着鼻子匆匆地赶来。身后,跟着担惊受怕的老麽麽。

“不渝给殿下请安。”她疾步上前几步福了福身子,寻思了片刻还是就势蹲下,仰头望着他出口问道,“殿下的身子好些了吗?”

“早就好了,我,”苍颂的脸突然变得更红,乌黑的眼珠子转了几圈,最终还是盯在了地下,“我是来向你说声谢谢的。”

稍稍放下心来的不渝乍一听此话,还有些反应不得,只茫然得昂首看着苍颂:“啊?”

苍颂撇开了脸去,嘴巴里嘟囔着:“谢谢你那天跳下来救我。”

闻言后的不渝会心地笑了笑,这个身份高贵的小皇子竟然会开口向她这么一个丫头道谢,对他的好感立即多了几分。她垂首笑道:“那都是不渝应该做的。”

“怎么你也像别的人一样这么说话呀!”苍颂突然扭过脸来,嘟着嘴巴气冲冲地瞪着她。

不渝不解,只得歪了脑袋好言问道:“那该怎么说话?殿下?”

苍颂又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回头瞅了一眼紧紧跟着的老麽麽,然后迅速凑到不渝耳边:“你叫我颂儿吧,等没人的时候。”

看着他一副鬼机灵的模样,不渝轻笑出声:“遵命,殿下。”

突然想起苍颂落水的那日,她凝了眉头望过去:“那日殿下落水前,不渝见到过殿下,仿佛心情很糟糕呢?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是晟哥哥!”苍颂跺了跺脚,忿忿地扭过身子埋怨道,“明明说好要陪我玩雪球的,哪知道他又临时跑掉了!总是说话不算话!他是癞皮狗!”

听到这样孩子气的话,不渝不禁弯起了眉眼,伸手试图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地嘀咕着:“要不,不渝陪你玩成吗?”

苍颂立即转怒为笑,嘴角扯得高高的:“好啊好啊,你真是太好了!那咱们现在就去吧,我知道哪个地方最好玩!”说罢,就上前拉着不渝的手兴冲冲地就准备走。身后的麽麽立即吓白了脸,赶上前来便急道:“我的小祖宗,什么不好玩偏偏要玩雪啊!秦姑娘你也真是的,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让老奴如何交代啊!”

“哎呀!你怎么老是这么罗索啊!烦都要烦死了!”苍颂皱起小鼻头,转过脸来摇着不渝的胳膊,“不渝,你,你说过要陪我的!不许说话不算数!要不,你也是……”说罢,他就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装腔作势一番,继而笑道,“也是癞皮狗!”

无奈之下,不渝只好陪着笑对老麽麽劝道:“麽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伺候殿下的,绝对不会让她出事的。回头我就去跟岚后娘娘请安,你看成吗?”

听到她如此信誓旦旦,又提到会很岚后交代的,老麽麽这才放了心。“好吧好吧,殿下也嫌弃老奴不中用了!”罢了,悻悻地拍了拍手,便由着他们两人去了。

刚刚处理完所有的折子,苍珩揉着酸涩的双眼,问向身后侧的司徒景修:“如今坦蕃的问题愈演愈烈,爱卿怎么看?”

司徒景修随着他的步子,在雪中缓慢地走着。闻言,方才抬起头来:“按景阳王所说,他在回苍都前就已经交代好所有的事情,按照他的说法,坦蕃边境应该不会有什么差池。可坦蕃却乘机进犯,想是还有什么漏洞。如今我云苍国力强盛,完全有能力击退坦蕃,只是这样一来难免百姓受到牵连。臣认为,不如先派使节前往坦蕃,争取和平解决。”见苍珩没有反对,他咳了咳,接着说,“另外,臣私以为,对景阳王仍不可懈怠。”

等了良久还是未见苍珩应声,他疑惑地抬头看向走在前面的人,却见他的视线落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他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路旁的林子里,竟有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在欢快地跑着闹着。他不由凝神看去,却是苍颂和秦不渝!小个子的苍颂弯腰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就气势汹汹地朝不渝跑去,而她见状也立即撒腿跑开,两人在林子里留下一串串的笑声。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落在那抹倩影身上的眼神也在不经意间变得柔和起来。

“咳咳,没想到她竟然连颂儿的心都能拉拢过去。”苍珩突然回首看着司徒景修不动声色地笑谈着,“这个丫头当真不简单啊,爱卿你说是不是。”

司徒景修急忙收回视线,看回苍珩身上的眼神里藏着一丝眷恋不舍。“臣不甚明白陛下的意思,不过臣知道秦姑娘既然能招得殿下信任,那肯定自有她的长处。”

“爱卿说得倒是。”苍珩漫不经心地扫了他一眼,便沉了声音道,“咱们回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积雪逝去应霁色(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