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65章:第三卷 此情可待成追忆 桃花无言映素容(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65章第三卷 此情可待成追忆 桃花无言映素容(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窗外已是阳春三月天,燕子绕梁低回。殿外开得正妖娆的桃花已经将漫天的碧云染成了一片嫣红,还有一支花枝刚好探进了潜心殿的窗棂里,引得殿内阵阵的香。

自佟阳行宫回到苍都,转眼也已有两个多月了,但苍珩的身影却从未在潜心殿内出现过。汐脕抱着膝靠在窗边,朝外放眼望去,繁花似锦,蜂涌蝶舞。她顺手从窗头折下那枝桃花,递给身边立着的沁儿:“今晚就做桃花粥吧,明日就是清明了。”

“是,娘娘,”沁儿接过桃花枝却并未挪步,看着汐脕欲言又止。

“怎么?有话便说就是。”汐脕瞥了她一眼,又望向了窗外。

沁儿闻言移步转到她的面前:“娘娘,明日陛下就要去帝王庙祭祖,要带些什么,娘娘有没有什么吩咐?”

一双蝴蝶恰巧从汐脕的眼底飞了进来,简简单单的乳白色羽翅,却相依相伴,丝毫不肯分离。汐脕饶有兴趣地直起身子,抬手去扑,可明明眼见蝴蝶就在广袖下,却又被她瞬间放开。侧头笑了笑,方反映过来沁儿的一席话,她捶了捶腿便站起身来:“陛下,还会记得我的存在吗?”

“娘娘,这话说的……”沁儿连忙上前扶住汐脕,却被她轻轻地推开。

“让小厨房多做些桃花粥,记得今日要寒食。对了,到时叫上不渝。”想到这里,她却又皱起了眉,“也不知道她在文政殿里到底如何。”

而此时的文政殿内,却不似从前那般沉寂安静。

玉阶上的龙椅宝座中,苍珩手拿奏折指向阶下的一抹来回走动的身影,“尤鸣莨,你务必要让王爷稳定下来,明日便要去帝王庙祭祖,怎可在这个时候出问题!”

“呵!陛下,无论能否稳下来,臣弟都必会拖着这身子骨随去的。”苍琰勾起干裂的唇,眼底是浑浊的灰。

而如今贵为太医院内新晋的太医,尤鸣莨颇为冷静地给景阳王苍琰扎着针,神色从容地仿佛未将面前的事放在心上一般,亦或是早已胸有成竹。

不渝和织锦则手忙脚乱地在一边伺候着,又是奉茶又是烧水又是给王爷换着额上的湿巾。趁着回到内室喘口气的机会,不渝皱起了眉纳闷道:“早上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怎么说犯病就犯病呢,王爷这病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好。”

织锦斜了她一眼,嗤笑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病,是巫术!是中了蛊!你知道些什么啊。”

“这么说你知道?”不渝也斜了她一眼,不以为意地换了一盆新的水。

织锦上前从她手中夺过水盆,满不在乎地辩道:“我当然知道,那日听司徒大人提过的。”

乍一听到别人提到司徒景修,不渝的心神还是飘忽了一下,手下意识地向腰际探去,触到一丝冰凉才猛然惊醒,抽回手就端了一边的茶盏急匆匆地走出了内室。腰间的挂饰随着她的步子摆动了起来,明黄的穗,青白的刻章。自那日收到这枚刻章,不渝就将其串成挂饰携带在身边。而曾经一度不离身的那枚玉佩,因只剩下让人触目惊心的那一半,已被不渝细细地包好压在了箱底。有的东西,真的不忍再睹。

忙活了良久,苍琰粗重的喘息才渐渐地平复了下来,体温也慢慢地降回了正常,眼眸也住逐渐恢复了神采。尤鸣莨松了一口气,抬头作揖道:“陛下,王爷的病情已经稳定。”

“好!”苍珩拊掌而下,赞赏地看了看尤鸣莨,“赏!不过,你若尽快让王爷痊愈,朕必会重重有赏的!”说罢,就走至苍琰身边,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见热度果然消去才放下心来,回头对一直沉默地立在一旁的司徒景修交代到:“明日的事,务必要谨慎安排好。祭祀先皇先帝,乃我朝的大事!”

司徒景修应声而退。

不久,人去殿空。不渝执着笤帚清扫着内室洒落在地上的茶叶,织锦则在一旁收拾着茶具,忽闻殿外一阵轻微的裙摆扫地的碎步声,紧接着就见沁儿笑语嫣然地走了进来:“不渝姑娘,娘娘召你去潜心殿一起晚膳。”

“嗳,等我收拾好了便去。”不渝抬头应道。

沁儿移动莲步走到织锦身边帮忙收拾起茶具来,口中答道:“我在这里等着你好了,咱俩一起回去,娘娘那里有容卉伺候着。”说着,左手已经端起一个茶盏递给了织锦。

织锦接过,口中连连说道:“不劳烦沁儿姐姐了,姐姐也多有不便,锦儿一个人就可以了。”

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听到她这一番话,不渝和沁儿的脸都一时白了几分。沁儿悻悻地收回手,唇边保持住本就勉强的笑容:“那就不给锦儿妹妹添乱了。”话毕,便转身走到一边垂首等候着不渝,低垂的眼睑下,眸光黯淡。

心下终是不忍,不渝扔了笤帚走到织锦身边,压低了嗓子忿忿道:“平日里看不惯我倒罢了,沁儿和你无冤无仇的,说话带那么多刺作什么!”

手中的活丝毫未停,锦儿扬了扬嘴角:“你多心了,我好心让她歇歇的,毕竟只是一只手,怎么说也是很辛苦的。在娩妃娘娘那里歇不着,咱们怎么还能劳烦她呢!”

“你……”看着她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不渝只得甩了手转身拉过沁儿便走,口中冷冷丢下一句,“那就劳烦你多担待些了。”话音刚落,身影已经在殿门处一闪而过。

顿时寂静下来的内室里,只留下咬着唇浅笑的织锦,瓷壶的把手紧紧地握在掌心里。真的是一番真心所说出的话,可怎么就没人信呢。或许她早该明白,在这个地方,不过“真作假时假亦真,有为无时无还有”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桃花无言映素容(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