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69章:百花争艳舞霓裳(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69章百花争艳舞霓裳(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苍珩的生辰是在春末,天气渐渐地热了起来。

汐娩穿上了特地让织造局送来的一袭水蓝色的薄纱裙裳,挽云髻,描黛眉,点绛唇,眉心处一枚桃花钿。回身看着站在不远处微笑的不渝一眼,起身拉过她的手,轻语一声:“走吧。”

迈入苍乾殿内,放眼过去,雕着盘龙的大柱子,鎏金的镂空球型罩灯,大红撒花的软帘,金黄的挽帘细穗,紫檀的木几,泛着光泽的金制餐具。眼睛再朝上座瞄去,高背镶金丝的龙椅,繁盛绚烂的巨型壁画,画两角垂着的金色半透明纱幔。

不渝轻笑了笑,跟着汐娩按着婢女的指引落座。头一抬,竟是杨心湄似笑非笑的脸。

“没想到竟然安排在她的对面。”汐娩笑着摇了摇头,看来真可谓冤家路窄啊。不过今晚可是有一番好戏看了。

不一会,苍珩便已携着岚后从容地走进了殿内。岚后身着朝凤华服,脸上的笑恬静而又庄重,每走几步路都会时不时地偏过头看看苍珩,眼神里是深深的欣慰和安心。而苍珩也不忘回应地冲她一笑,两人望去只觉得伉俪情深。

苍珩坐定后,端起面前的美酒,望着阶下的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和后宫妃嫔,朗笑一声,便宣布晚宴开始!

一阵悠扬的丝竹之声,只见十多位身形姣美的舞女踏着音乐走了进来。草绿的内衬抹胸,杏黄的外衫罩裙,皓腕翻转,曼腰摇曳。一阵急急的琵琶后,便听那领舞女子张口幽幽唱了起来。

汐娩笑了笑,低头端起面前的酒送到不渝身边,笑道:“今夜就好好地乐乐吧。”

不渝接过酒,看着汐娩带着深意的笑,心下也立即一片了然,顿时对这场寿宴有着些许的期待来。

舞姬才下,对面的杨心湄便举杯站了起来,婀娜的身姿摇摆如柳,水样媚眼如丝。她缓缓地走到玉阶下,娇艳地一笑:“陛下,臣妾准备了一支舞给陛下贺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个久久的叩拜,直到听到苍珩击掌笑答:“好好好,湄儿的舞总是最好的!”她低垂的头渐渐地抬了起来,就此同时,轻击编钟的清脆声也伴随着悠扬传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曲子,竟十分动听。曲调简单却又暗藏繁复,节奏缓慢悠长,回响竟有好几波,渐渐扩散然后变弱。只见杨心湄和着乐声,轻轻舞动起来。一袭艳丽的梅红色抹胸内衫,更衬得她肌肤如凝脂。薄薄的浅桃色霞帔,随意套在肩上,隐隐透出她珠圆玉润的胳膊。头发随意地挽起,只插了一只金雀。潺潺清泉般的古筝突然响起,杨心湄也应声来了一个转身,身姿曼妙,翩若惊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金雀在转身之际突然坠落在地。她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下来掩盖住了她桃花般的容颜。

“好!湄儿这一支舞可真是好!”苍珩饮下一杯酒,朗声笑了起来。

杨心湄抿嘴一笑,表情确是一副理所当然。除了她,在这后宫中,的确是没有人敌得过她的舞姿。谢了恩后,她才遥遥地走了回去,一旁的紫清立即重新绾好了她的头发,那掉落在地上的金雀,也无意再回头去拾。

苍珩转过脸盯住了汐娩,温言道:“娩娩,朕记得你答应过朕要给朕一个惊喜的,现在怎么样?”

汐娩小酌一口甜酒,低头浅浅地笑开,似娇羞的莲。她并没有答苍珩的问话,而是将不渝推到了殿中央,自己却隐到了偏门后。不渝稳了稳自己有些慌乱的心,深吸了几口气,才猛地抬头扫视了一周,突然触到司徒景修紧皱着眉看向她的探究目光,便又立即移开了视线。一旁有婢女送上琵琶,不渝接过便坐到了一侧。

突然灯光一个接一个灭了下去,只留了几盏散落在大殿各个角落。大殿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明明灭灭,摇摆不定的烛光。不渝信手拨动了弦,一曲《月儿高》幽幽泻开。

琵琶声低缓而平静,而后缓收的旋律层层递升,犹如明月从海上冉冉升起。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从灰暗的偏门处,缓缓走出一个袅娜的身影来,烛光在她脸上映下班驳的光影。汐娩幽幽一笑,便赤足在冰凉的地板上踩踏起来。她的全身上下罩着拖到脚面的霞帔,白色镂空的网状罩衫,里边衬着那袭水蓝色的薄纱。

不渝看着她的身姿,也跟着会心一笑。这就是她带来的惊喜。诚然,杨心湄的舞姿无人能及,可那是她惯常的把戏,早已不足为奇。但汐娩不同,她不需要及得上她,只需要眼下这一次惊艳即可。不渝左手熟练地用出“吟、揉、推、挽”的指法作润饰,乐声悠扬中又带轻快。汐娩缓移莲步,挥动着宽大的长袖,如朦胧的云雾袅绕。突然,乐曲的节奏加快,旋律跳跃了起来,汐娩快速地旋转起来,舞袖翻滚,飞步环绕,那白网罩着的蓝色薄纱舞成了一团带着氤氲水汽的雾。宽广地上扬旋律,乐音连绵不断,如同浮现玉宇千层,蟾光炯炯,耸入云霄。接着又奏出轻快急促的音调,充满着生气。而曲末回到曲子的首句时,更显低沉缓和,如同玉兔西沉,周围恰是一片幽静。而汐娩也刚好飞快地转过几个圈,顺势坐到了地上,衣纱瘫成一湖蓝色湖泊。

周围似乎连一丝呼吸声都听不到,不渝放下琵琶,凝视着烛光下那抹微微喘息的身影,不禁扬起了嘴角。偷偷地抬眼看向上座,苍珩也和在场所有的人一样惊愕地瞪直了眼,望着汐娩的眼睛里是不可置信,是惊喜,更是欢欣和满意。

良久,伴随着宫灯的逐一亮起,苍珩才慢慢地回过神来。他伸手招了汐娩到身边,握过她微微沁汗的掌心,舒心地笑说:“说!娩娩!你要什么赏赐,朕都允了你!”

汐娩摇了摇头,张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个俏生生的女声在身后响起,清脆如叮咚雨滴。

……本章完结,下一章“百花争艳舞霓裳(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