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7章:铁马冰河入梦来(三)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7章铁马冰河入梦来(三)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灰蓝的苍茫天际,一轮血色的残阳,静静地流淌着火热的血红色。

茫茫的野草在风中轻柔地摇摆,舒展着身躯,仿佛未曾经历一场兵戈铁马,兵荒马乱。不渝拉紧了外衫,抬头看着越来越近的大营。这傍晚的风,竟然有些微的凉意。

伊塔解下身上的战袍仔细地给她披上,冰凉的手指触碰到她的颈项,立即起了一层细小的疙瘩。

不渝看着他一言不发地将自己裹严实,又沉默地驾马走到了前方,口中喃喃些什么,自己却又听得不甚分明。

“站住。”有把守的人上前喝道。

伊塔勒住了缰绳,伸出手朝身后示意停马。

那穿着陌生战服的士兵黑着脸问道:“来者何人!这里已是云苍国的领地,哪容你们随便乱闯。”

伊塔垂在身下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关节处因过于用力而微微地泛起青白。只听他一字铿锵地答:“我是北羌族的三王子伊塔。”声音里有着不容忽视的倔强和执拗。

“好,”那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仍然冷着脸说,“我先向李将军禀报。”

李将军,怕就是那个用计一举攻下北羌大营的人了吧。

刚想着,就听见有粗犷浑厚的声音传来:“北羌的三王子,久仰。”他微微抱拳,眼神里并无猜想的不屑。他一侧身,领着他们往大营里走去。“其实,李某很佩服三王子还能引兵回来。”

伊塔并不答话,只是冷淡地询问:“你们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哈哈,三王子真是干脆,”李将军仰天大笑几声,才答,“先压你们回云苍国,再听苍帝处置。三王子,怕是要委屈你了。”话音刚落,他的眼神扫到伊塔身后的不渝,笑着眯起了眼睛,“那怕是王妃了吧,怕也苦了她。”

伊塔的眼神飘忽了一下,他看了一眼不渝,又扭头淡淡地说:“她不是王妃,不过一个路边出手相救的姑娘。所以,恳请李将军不要牵连他人。”

没等李将军开口,不渝就已匆匆上前,一把扯住了伊塔的衣袖,颤声嚷道:“伊塔!你说话不算话!你明明答应带我一起的!现在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几滴眼泪猝不及防地跌落下来。

伊塔的手死死地握紧了腰间的短刀,另只手一扬挥掉她拽着自己的手:“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要这样死死缠着我!”

“伊塔!”不渝僵住了身形,牙齿咬破了下唇。明明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可为何自己就是无法承受呢!这个自自己失忆以来最最亲密的人,竟然说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这一句话,生生地扯断了她的念想。如果他和她都没了关系,那么谁还和她有关系?这天地之间,又有何处是和她有关系的?

见两人都僵住不语,李将军好心地走到不渝面前准备劝慰,谁料口刚张开,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仿佛生生被鱼刺鲠住了喉咙。

“李将军?”不渝抹了抹眼泪,抬起头坚定地说,“你一定也要带我走。我,我就是三王妃!”

李将军眼神呆滞地摇了摇头,口中喃喃:“不,不,你不是,”声音先是听得不清晰,渐渐又激动了起来,“你,你,娩妃娘娘,恕末将来迟。”面前的人竟然扑通跪下了地,不渝惊地直后退。

“李,李将军,你这是做什么?”不知所措的不渝环顾四周,众人皆是惊惶的表情看着自己,包括伊塔。

那李将军也并不理会不渝的惊慌,只是闷着声音哑哑地说:“苍帝并未告诉末将,娩妃娘娘竟被——所,所以——末将失职,全凭娘娘处置。”

不渝急地上前拽他起来,但他那沉重的身躯却纹丝不动。他抬起头来道:“娘娘若不处置末将,那么末将也无法原谅自己。”

急地跳脚的不渝只好闭着眼睛大叫:“好啦好啦,那等回到云苍国再说。你先起来。”

“谢娘娘。娘娘请放心,末将必会护娘娘周全,将娘娘毫发无缺地送回云苍。”

不渝的头皮一麻,根本来不及思考其他。只知道,她可以跟着伊塔去云苍了。

“你不是。”伊塔清冷的声音随着夜风飘散远去。

头顶上,一轮圆月柔和地撒着光辉。有被风吹来的云雾,袅绕地遮掩了面。夜色突然稍稍暗了下来。

不渝揉了揉发酸的脖子,看向伊塔直挺的背影:“或许我是。我的过去本就无人知晓,所以有可能我就真的是也说不定……”

“我说不是就不是!”伊塔恼怒地回身抓住了不渝的肩膀,“你不要做这样的美梦!”

不渝怔在了原地,她的肩膀在他用力的抓捏下火辣辣地疼起来。可他那样的神色,自己从未见过,似忿忿似愤怒又似沉痛。看着他泛白的脸,不渝伸手抚上,小声地解释道:“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做梦,我也并不想当什么娘娘,我,我只是好奇我的过去。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知道。”

伊塔的手无力地松了下去,他无奈地扯起了嘴角:“我该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了,”看了看不渝不解的眼神,他只得按捺住自己心中的不安,“你的过去,以后你总会想起来的,放心吧。”

说罢,他拉起她的手,将一个冰凉的物体塞入她的掌心:“那个人,你也会记起的,”他抚开她额前被风吹乱的发丝,看着她突然柔软起来的眼神,笑起来,“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别着凉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不渝才忽地想起手中的物什。摊开掌心,正是那枚再熟悉不过的玉佩。通透的色泽在月色下显得更加温润。

那是她在被云苍军追捕下,不小心失落的。

不渝伸出手去,细细地抚摩着它光滑的表面,直到看到那四个字,才露出了她小朵的微笑来。

她是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那个人,就可以了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铁马冰河入梦来(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