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72章:阴差阳错鸳鸯误(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72章阴差阳错鸳鸯误(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徒景修收回看着她背影的目光,扭头向不渝看去,却刚好迎上她来不及收起的笑。他没有开口,只是扬眉盯住了她,嘴角也微微地扬了起来。

“你骗她?”不渝首先开口,歪着脑袋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一直都很不苟言笑的男人。

司徒景修不答话,只是坐到她的身边,开口说道:“她说的那番话,你别放在心上。”

“嗯?”不渝惶然回首,尚且没能反应过来。

“怎么提前出来了?”司徒景修没有理会她的不解,兀自整着衣袖随口问道。

不渝蹙起了一双秀眉,手肘搁置在双膝上,两手托着腮,幽幽地叹道:“里头太闷了,人闷,酒也闷。眼下倒是怀念起司徒府的酒来了。”

景修微微抬眼瞥了她一眼,嘴角轻扬:“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想起我的酒来。”

不渝撇了撇嘴,嗔道:“想到你的酒来就算是看得起你啦!”刚刚说出口,就猛地拍了拍脑袋,难不成酒真的喝多了?说话怎么突然没有礼数起来。正暗自懊恼着,猛拍脑袋的那只手突然被人拽起,不渝下意识地一挣,却见司徒景修握得更紧了些。

“带你去个好地方喝酒。”司徒景修并不愿去理会她的拒绝,径自抓过她的手腕便大步朝外走去。

月色清凉似幻梦,树影斑驳如鬼魅,司徒景修仍旧抓着不渝的手腕,匆匆地走在前方。而不渝却眼观四方,四处张望着。风声过际,引得树叶哗啦作响,犹如树精吟唱的歌声。她捂着胸口,跌跌撞撞地紧跟上身前的人。

直到眼前出现一排微弱的灯光时,司徒景修的脚步才停了下来。松开不渝的手,他指着前方一处不甚显眼的小凉亭说道:“你先去那里等着,我去取酒来。”

就着路旁那几盏宫灯,不渝摸索着朝司徒景修先前指的方向走去。耳边是簌簌的风扫树叶声,和凉亭附近的流水波荡声。正见就要到凉亭时,不渝还来不及松口气,路旁的那寥寥的几盏宫灯竟然突然全部熄灭,四周立即陷入一片黑暗。此时,风声水声更显清晰。

不渝立即顿住了足,仓惶地朝着四周望了一圈,虽然心下奇怪,但未见异常便又提了胆子朝前走去。正在此时,她仿佛看见自凉亭中飞出一道白影,身形之快,让不渝根本反应不过来。可那白影却迎面向她飞来,衣袖一挥,不渝不由眯住了眼。脑子立时清明起来,睁眼便吼:“站,站住!你是什么人!”

话音刚落,就感觉到脖颈被人从身后掐住,血直往头顶涌去。她奋力地用手肘朝后捅去,脚也努力地朝后踢去,可不管她如何地努力挣脱,身后的人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胸口越来越闷,她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仿佛就快要被活活掐断一般,意识也渐渐地开始抽离。

可是就在她要绝望地放弃时,脖子上的手一松,她浑身一软瘫倒在地。捂住胸口咳了几声,回头去看,却见那白衣人正和一个人打了起来。她揉了揉眼睛仔细去辨,却立即被自己所看到的给惊住了。来人竟是司徒景修!

几招之后,那白衣人似不愿再多做逗留,立即抽身飞上了屋顶。司徒景修一心记挂着不渝,也没有再去追,收手之后速速赶回到依旧坐在地上的不渝身边。

“怎么样?没事吧?”他的神色看起来很是焦急不安,两道剑眉紧紧地皱在一起,伸手想要拉她起身,却又怕伤着了她。

不渝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才调整了呼吸说道:“你会武功?”

司徒景修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仔细地检查了个遍,才随口应道:“练来防身的。”

不渝点了点头,顺着他的手臂传来的力站了起来,看到他先前放在一边的酒壶,便笑道:“还去喝吗?”

“当然。”司徒景修走过去拾起酒壶,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衫,便领着不渝走了过去。

虽说是他先提出带她来此喝酒的,但真进了凉亭之后,他倒是坚决不允许她再喝第二杯。不渝闷闷不乐地看着他一杯一杯地品着这等上好美酒,抹了抹鼻子走到另一边,坐在凉亭的围栏上,抱起膝头看那弯被云遮掩住了的月。

“你说那个白衣人是谁呢?”她抬着头自己嘀咕着。

司徒景修停杯走向了她,低头冥想着,眉头紧蹙。突然不渝尖叫着从围栏上跳了下来,指着方才坐过的地方喊道:“这里有水!”

被打断思路的司徒景修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那滩水,便指了指另一处:“换个地坐就是。”

“不是啊!”不渝见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不满地偷偷瞪了他一眼,“那水还是热的!好像是有人不小心刚刚泼上去的一样。啊,对了!刚才那个白衣人就是从这里飞出来的!他一个人大半夜地跑到这里喝水?你有没有看到他长什么样子?”

司徒景修摇了摇头,眼神渐渐地冷凝了起来:“他带了面具。这事你就别再多想了,最好把今夜的事忘了。”

不渝指了指远处苍乾殿的方向,小声地问道:“今夜是陛下的寿宴也忘了?”说完又指了指自己和他,“我们在这里喝酒也忘了?又不是说忘就能忘啊。”

“还,还记着陛下?”司徒景修凝视起她那张微微埋怨的脸来,问出口的话却带着明显的不确信,生怕她的回答会让自己失望。

而不渝却丝毫没有听出他口气中谨小慎微的试探,只是因为突然听到他提到这件事立即觉得心里有些堵,敛了笑容便沉默了。司徒景修见她的模样似乎是心中有事不愿开口,便也沉了脸色,端起石桌上的酒杯就一饮而尽。

……本章完结,下一章“五月无雨旱风起(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