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75章:夏夜如烟风舞裳(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75章夏夜如烟风舞裳(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下了值回到自己的住处,不渝就从柜子里翻出一瓶烫伤膏随意地处理了一下手背上的烫伤,一抬头就见娩妃身边的张德伏从门外走了进来。

“张,张德伏?”不渝急忙放下小瓶罐,起身迎了上去。

那张德伏也笑嘻嘻地走了进来,亲热地唤了声:“秦姑娘,咱给你送药来了。”说着,眼神就停在她才涂了药膏的手背上,便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放到她的手心笑道,“这就是那冷香玉肌膏,往你手背上一涂一抹,很快就会不红了,可管用了!”

“娘娘让你送来的吗?”不渝接过握在掌心,疑惑地开口问到。只是这事汐娩又怎会得知呢?才在文政殿里发生的事没理由传的真么快啊。那么就是陛下?不渝心里一动,急忙转向站在一边略微尴尬的张德伏,放低了声音询问着,“是,是陛下告诉娘娘的?”

张德伏憋红了一张脸,伸手急忙摆着:“姑娘就别管是谁送的了,好好用就是了。我,这就该回去了。”说完,便冲不渝微微打了个千儿,便急忙退了出去。

怎么这么急匆匆的呢,连出了门外还不小心绊了一脚。不渝不禁轻笑了一声,低下头来看到手中的白玉瓶,慢慢地敛起了笑容,原来他是看在眼里的啊。转身挑了个精致的小铜盒子,将白玉瓶仔细地放了进去。自己终不是汐娩,并没有用那种好东西的命。

晚膳后,不渝取了一柄绸扇去了门外的淡湖边纳凉,她们住的那间屋子又小又窄,空气更是无法流通,恰逢今年大旱,更是闷热难耐。湖边的草木都没有了从前的鲜绿和生机,反而全部像耷拉了脑袋一般萎靡不振。不渝看着心里更是燥得慌,执着扇子就拼命地扇,可额头上的汗还是顺了脸颊滑落至尖尖的下巴上,凝成一滴,再像断线的珠子一般砸在了枯黄的草皮上。身上薄薄的淡黄绸衣也被汗水浸湿了,一小块一小块地粘腻在皮肤上。偶尔才有微微的风拂过,带动一阵欣喜和欢快,可转瞬就又停滞了下来。

“秦姐姐,要不要尝尝绣儿做的冰镇酸梅汤?”不远处走来了提着小竹篮的云绣,小脸上满是汗珠子,但笑容却依旧那么甜美无暇,看着就已沁人心脾。

不渝笑眯眯地接过竹篮,打开一看,正是一小瓷罐的酸梅汤,荡着幽幽的紫红色。心里一阵沁凉,取出汤匙就舀了满满的一碗仰头一口饮尽,酸甜可口,回味甘甜,更关键的是浑身凉爽舒畅。放回碗就不由得开口夸赞道:“绣儿的厨艺就是好,连个酸梅汤都做的那么好喝,不知道以后谁有福气能天天喝着你煮的酸梅汤呢。”

云绣的脸一红,伸手推了她一把,嘴里喃喃地嗔骂着:“姐姐就会拿绣儿取消!绣儿,绣儿会一辈子给姐姐你做酸梅汤喝的。”

不渝揉着泛酸的脸颊笑道:“那万万不可啊!你想啊,到那个时候,就是一个老婆子做这什么酸梅汤给另一个老婆子喝啦,那像话嘛!”

云绣握了拳正准备去打,却见面前走来一个湖绿色的身影,看上去倒是眼熟,但却也想不出究竟是哪儿见过。见云绣突然止住了步子,不渝也随即停下跨出去的脚,扭头一看,便迎上了那湖绿衫的女子。

“不渝妹妹,你还记得我吗?”待反应过来时,那女子已近在面前了。

不渝拧住了眉头,苦着一张脸看了她半天,突然间眉头一松,便兴奋地开口唤道:“羽翠!在陛下身边伺候的那个羽翠是吧!我记得你,我记得!”

羽翠脸上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又转笑道:“妹妹好记性,亏得还能记得我这个丫头。”说着,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瓶罐递上前来,“陛下说你手上被茶水烫了,让我拿这个药膏过来,看管不管用?”

下意识伸出手准备去接的手僵在了半空中,本来微笑的脸也凝住了:“不,不是给过了吗?”

羽翠一时也没听明白,只是将瓶罐塞到她手里,拍了拍她僵硬的肩膀说:“陛下的好意,千万别辜负了。”

“咳……”不渝手一收紧,就将瓶罐塞到了怀里,回头端过刚盛的一碗的酸梅汤问道,“姐姐要不要尝尝云绣这丫头做的酸梅汤?味道不错呢。”

羽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陛下那里事还多着呢,眼下我就得回去了,下回来一定要尝尝云绣妹妹的手艺。”

送走了羽翠,不渝身子一软就跌坐在草地上,手里揪着干枯的草,心里一片惶然。张德伏带来的膏药,不是他送的,那么是谁?冥冥中,似乎脑子中有模糊的印象,但任凭敲破了头,也无法挖掘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夏夜如烟风舞裳(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