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77章:夏夜如烟风舞裳(三)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77章夏夜如烟风舞裳(三)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位于潜心殿最里边的浴室中,一架绨素屏风后,白蒙蒙的一片,热气蒸腾,烟雾袅绕。硕大的白玉浴池的四角,各有一只打造精美的金凤,口中缓缓流出热水来。池中的水面上浮满了各式各样的干花瓣,被热气一熏,散发出沉沉的香。

水雾朦胧中,汐娩撩起一串水花,朝一旁的捧着水正往她身上浇淋的容卉身上洒去。容卉一声尖叫,急忙跳着脚逃开,白色的亵裤上已经近乎透明。沁儿只是但笑不语,起身从池边的衣架上取下宽松凉快的薄衫,递给忙着抹脸上水的容卉:“快些伺候娘娘更衣吧。”

容卉撅着嘴哼哼着接过衣裳,站到一边等沁儿将娘娘身上的水擦干。汐娩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低头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忽的从水中站起,水珠从她的身上哗啦哗啦地顺着她的曲线坠落回到池子中。白瓷一般吹弹可破的肌肤因为热气蒸腾而微微地泛着红,尚未擦拭掉的水珠也衬得更加晶莹剔透。

“娘娘好美啊……”容卉不禁啧啧嘴巴,举着薄衫却愣在那里忘了上前。

汐娩嗔了她一眼,哭笑不得地开口笑骂道:“死丫头,看我待会怎么处置你!快些过来!”

容卉讪笑着挪着小碎步走上前去,抖开衣裳迅速地给她披了上去,口中却还念叨着:“容卉再也不敢了啊,娘娘一定要饶了容卉的命啊!”

系好腰间的绸带,汐娩转过身抬头看着她,伸手扭了扭她的鼻子便径直走了出去:“殿里头热得慌,不如出去走走。沁儿跟着我一起去,容卉,你就留在这里收拾!”

“啊?娘娘啊……”容卉抓了抓脑袋,急得直跳脚,口中却只能小声地埋怨着,“娘娘就知道欺负容卉!收拾就收拾,我才不稀罕呢!”可说完,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们二人朝着殿外走去了。

沿着路漫不经心地随意走着,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御花园内。平日里蜿蜒清澈的环宫的内河已经没了什么生气,只是没精打采地缓慢流动着。汐娩找着一处较为阴凉也很是隐蔽的小凉亭,让沁儿守在亭外唯一的通道处,一个人独自走了进来。

偶有微弱的风一闪而过,叶片稍稍抖动了一下就立即又沉默了下来。汐娩摘下一片枯叶,指尖轻轻划过清晰可见的脉络,心里不由一阵叹息。为着这旱情,陛下已经好几个夜里没有睡好了,她都看在了眼里,心疼却也无可奈何。

仿佛就是从那次寿宴开始,自己精心策划的一场舞,就让他惊煞了眼。此后几乎日日都会来潜心殿一坐,或是握卷默读,或是秉烛夜谈,或是执手相看。虽然因为不便于日日留宿于潜心殿,但也常常翻她的牌子,召她侍寝。这算是恢复了恩宠吗?汐娩自己也无法肯定。反而渐渐地对他的感情不确定起来。从来帝王的感情都是薄如纸,顷刻就会烟消云散。而对于她这样一个无背景无身世的人来说,一旦没有了宠爱,便没有理由再倾心厚待。如果自己稍一不小心,那么就什么都没有了。对于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自己,最最害怕的不就正是失去吗?可他,是爱着她的吗?

想到那日,苍珩在睡意朦胧中跟她提起过的一个女子,心里就是一痛。那个女子,听他唤作青奴,是他还在作皇子时的一个贴身婢女。关于她,他并未谈及太多,只是汐娩清清楚楚地听出,他唤她时,口气是那么得轻柔那么得温和,仿佛能够溢出水来。这么多年过去,他都未曾忘记过她。那么她,林汐娩,又算是什么呢?是他为了暗中保护自己所爱的人,找来掩饰的幌子?如果是那样的话,也太可悲了。

心里一恸,手不禁扯住了胸前的衣料紧紧地揉在一起。额头也沁出虚汗来,密密的一层。刚取下罗帕准备去擦,头顶上忽然一阵风,树叶哗啦作响。尚未来得及看清,一个身影已经安然地落在了她的面前,一张好奇的脸凑了过来。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来人眯着眼睛细细地打量起她来。

汐娩一惊,顿时怒从心生,霍然站起身来叱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偷偷藏在树上!”狠狠地冲面前的人瞪了一眼,便急忙朝亭外喊道,“沁儿!沁……”

可话音还未落,就已经哽在了喉咙里。那人竟然出其不意地以手捂住了她的口,担忧地念道:“你别叫啊,我就是有话想跟你说说。过两天,我就要回坦蕃了,难道你都不愿意见我吗?”

汐娩心里一软,安静了下来。吃力地片侧过头看着他的眼睛,用眼神告诉他自己不会再叫了之后,苍晟才迟疑地放下了手。

“世子,你这样做也太失体统了!”汐娩调整了呼吸,抬头看了看高大的树木,后又低下头来瞪住了面前一脸委屈的苍晟。

苍晟也不管体统不体统,竟然直接拉过汐娩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身边,沮丧地垂下了脑袋瓮声瓮气道:“你,真的一点都没想过我吗?”

沉默了半晌,汐娩也无法开口回答,只能不理解地盯住面前的少年。对她来说,他似乎并不是众人面前那个痴傻儿的模样,可为何有的时候却也当真痴傻得很呢?对她从无礼数可言,只是“你你你”地乱嚷,说起话来更是没有轻重。

见她只是看着自己却不说话,苍晟的嘴巴一撇,心里更是闷得慌。抬起头来,忽闪着亮晶晶的眸子,握了握拳,开口便直接问道:“那,那你喜不喜欢我?”

“咳咳咳……”汐娩立即被口水呛到,惶然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勉强地堆起笑脸,好脾气地在心里念着:“小孩子嘛小孩子,他就是一个小孩子。”这样想着,口中便也这样说了:“喜欢啊,跟喜欢颂儿一样喜欢晟儿,只要更听话一些就好了。”

苍晟的眼睛渐渐地黯了下去,一点点的希望也随即灰飞烟灭了。依旧握着的拳头却攥得越来越紧,脸部的线条绷得很是僵硬。汐娩紧张地看着他,低声小心翼翼地探道:“苍晟?”

“我不是小孩子!”苍晟猛地站起身来,直直地盯着汐娩的眼睛,极其严肃郑重地说道,“你不要敷衍我,不要糊弄我!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总之我会回来的!辉煌地回到你身边!像陛下一样!你一定要等我!”他紧咬下唇,一脸的执着和坚定。那样的执念,并非是儿戏的,而是他给她下的一个陈诺,一份沉甸甸的陈诺。

仿佛因这个陈诺过于沉重,汐娩的心突然被压得很闷,连呼吸都觉得有些不适。直到苍晟的身影闪进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密密叶层中,她才晃过神来急忙唤了沁儿到身边,准备打道回府。这一趟,又惊出了一身的薄汗。

……本章完结,下一章“夏夜如烟风舞裳(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