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79章:身置险境人已累(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79章身置险境人已累(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司徒府回宫的时候,也是异常的顺利,只是将令牌给守门的侍卫看看即可。不渝盯着那个检查她令牌的侍卫,忽见他突然一笑,走到她身边凑近一步低声道:“姑娘好走,大人都提前吩咐过小的了。”

大人?不渝戒备地急退几步,取回令牌塞入腰带中,便头也未回速速地朝宫内走去。

难道又是司徒景修?脑海里一冒出这个名字来,不渝就觉得脑袋发懵,心里也是一片混乱,像是藤蔓纠缠,理不清道不明,却也不忍一刀挥断。

眼看也该到去文政殿当值的时辰了,不渝急忙理了理乱成一团的思绪,加快了步子朝潜心殿走去。这令牌得尽快物归原主才行。正低着头赶着路,突然眼前现出一抹青黛色,恰恰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心里本就乱糟糟的,不渝也没多想,抬起头就面带愠色道:“麻烦让个路,我有急事在身。”可待到看清面前的人时,整个身子都僵在了原地。

“让路?急事?”杨心湄的凤眼一扬,笑得花枝乱颤,“说给我听听?”

“娘娘恕罪,不渝不知道是娘娘的。”不渝急忙跪下身子埋头请罪,心里却已经将自己骂了千万遍,惹上谁不好偏偏惹得是她!

杨心湄本还想再发作的,但眸光一闪,她又笑了起来,和和气气地拉了不渝起身,口中轻轻说道:“不知者不罪,你又何罪之有呢?走,咱们去那个亭子里坐坐,咱们也好久没见了吧。”

“娘娘……”不渝刚站稳身子,乍听她这一言,脚下一虚,差点又要跪下去。面前的人笑里藏刀,也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被杨心湄紧紧地抓着手拖去了不远处的凉亭,不渝想要拒绝都已经晚了。亭子是建在荷塘中央的,曲折逶迤的石子路将这个湖心亭与外面的大道连接在了一起。荷塘上漂浮着大片大片圆状的荷叶,可荷叶中刚刚擎起的杆上却一朵荷花都没有。整个荷塘像是浸泡在一片死水中,只有偶尔荷叶残留的淡淡清香才提醒着人们这里的存在。

杨心湄坐定后,指了指局促地站在自己对面的不渝,随口唤道:“倒杯茶来。”

倒杯茶?不渝回头四下看了看,那一直在杨心湄身边伺候的紫清却不见了身影。实在没什么理由推脱,她只得按捺住满心的不乐意,走到石桌旁倒了大半杯的清茶。一直与茶水打交道的她,如今也没什么心思来研究这茶是什么品种了,只觉得清香扑鼻。转身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双手端盏毕恭毕敬地奉上,看她倾了身子接过之后,便急忙收回手想要退到一边。可随即耳边就是一阵惊呼,杨心湄霍然站起身来拼命地甩着手,眼睛里满是怒气:“秦不渝!你故意的不成!以为有个姐姐给你撑腰,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正说着,竟伸手从头上拔出一支金钗,气冲冲地奔到怔在原地的不渝面前,抓过她的手就狠命地扎了下去。一边扎还一边怒骂道:“让你这个作死的小蹄子撒泼!让你骑到我头上!让你去勾引陛下!”

被手背上的痛惊醒过来的不渝急着想抽回手,身子拼命地往外逃去,可谁想杨心湄却抓得正劳,怎么挣脱都躲不开她如雨滴一般落下的金钗。心里的委屈也随着怒火冲了上来,不渝用尽了全力,朝着面前的人扬手一挥,刚好挥开了她拿着金钗的手。杨心湄一惊,没想到她竟然会反抗,顿时也更觉得一口气难以下咽,抽出手就朝她的脸上甩了过去。不渝咬着牙狠狠地瞪着面前气急败坏的杨贵妃,突然嘴角一扬,轻轻地笑了出来。

“笑什么!”杨心湄见她笑得一脸诡异,心里也有些后怕,可眼下却也是骑虎难下,更是丝毫不愿收手,便再次举起金钗朝不渝的身上扎了过去,“让你笑!让你笑!”

不渝躲闪不过,眼泪都已经疼得涌出了眼眶,可口中却也不愿意认输,咬着牙闭着眼就大骂:“你,你嫉妒我姐姐比你得宠,所以你就把气撒在我头上!有,有本事,你去跟我姐姐抢啊!啊,你,你,停手啊!”身上一阵阵刺痛,不渝脑袋一昏,拼命地将那个缠在自己身边的人推了出去。

“你,你简直是活腻了,你,”杨心湄急退了几步,声音却突然一滞,身子直直地向后倒去,栽在了地上,“奴才欺负到主子头上了,这还有什么天理啊!”说罢,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竟然显得楚楚可人。

不渝揉着胳膊站起身来,浑身酸痛不已,眼前也是一片黑。等待渐渐地看清了杨心湄低声啜泣的模样,顿时也反应过来自己做得太出格了,心下一悔,便欲上前拉起她。

“住手!”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怒吼,“你还想再做出什么来!”紧接着一个身影急风一般绕过了不渝,将杨心湄拉了起来,关切地询问不停。确信身边的人的确没什么大碍后,苍珩眼睛一转,怒视着不渝,口里全是怒其不争的恨意:“谁给你的胆子!难不成真是你那姐姐给惯坏了不成!”

纵是心里百般委屈,可见因为自己的事又无端地牵连姐姐,不渝只得咬紧了牙低头不语。杨心湄心里窃笑不已,面上却仍旧雨打梨花一般抽抽噎噎地指着不渝道:“陛下,陛下要为臣妾做主啊,把这个死丫头处以仗责!”

苍珩淡淡地瞄了一眼杨心湄,口中却松下气来:“罢罢罢,你的处罚已经足够了,看她一身上的伤,也够疼上好些日子里。”说着,视线又淡淡地扫过不渝,轻描淡写地说道:“这几日你便不必来文政殿了,找个太医看看。”说着,就携着哭哭啼啼的杨心湄走开了。

站在原地的不渝突然很想笑,很想很想,浑身的痛都根本无法跟心里的比较。艰难地移着步子走出凉亭,迎面却是一阵极为短暂的风,吹下一片早已凋敝的枯叶,旋转着落在了她无力的肩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身置险境人已累(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