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8章:铁马冰河入梦来(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8章铁马冰河入梦来(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渝姑……”突然停住口的修洛眨了眨眼睛,看向了那个有着谜样身世的女子,终于是改了口,“娩妃娘娘,大汗要见您。”

不渝施施然走至她面前,浅浅笑道:“什么娩妃娘娘,都没影的事儿,别那么叫了。”看着她困惑难为的表情,不渝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掀开了门帏。

刚到大汗所在大帐外,就听到里面很大的声响。不渝犹豫了一下,还是顿住了足。

是伊塔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字字铿锵,掷地有声:“她不是!她不是娩妃娘娘!”

“是啊,李将军,”是突烈紧接着跟上的声音,“她真的不是什么娩妃娘娘啊,她其实早就跟伊塔……”声音弱了下去,已经很难分辨出他接下来说的是什么了。

不渝不自禁地又上前一步。侧了耳朵小心翼翼地努力听着。

突烈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其实,这不渝姑娘是罪臣的侄女,原本是准备献给苍帝的,只是没想到……”

“父汗!”是伊塔突然吼出来的声音,“你怎么……你明明知道不渝,我……”他的声音终究还是淡了下去。

不渝的心猛地被提到了嗓子眼。她的太阳穴又开始嗡嗡地响起来。风,是静止的。时间,是静止的。就连心跳,仿佛也是静止的。

安静了很久,李将军才开了口:“既然如此,那么带她回苍都再说。”

心,仿佛碎裂了一地。再怎么样拾起都无法粘合起来。像倒影在水中的月,稍微一个涟漪,就碎了月色。

原来,自己还是什么都不是。再怎么把北羌当成自己的家,再怎么把他们当作是自己的亲人,可到最后,说送掉就送掉。可笑的是,自己竟然成为他们的一个筹码,一个换来和平安宁的筹码!

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不渝整了整笑容,咳了几声后道:“不渝来见。”

满脸堆砌着最温婉恬静的笑,足下稳稳地迈出莲步,每一步都似乎能够开出花来。她就那么淡然地掠过伊塔的身边,停在李将军的面前,站立成一幅画来。她微微地低下头来,轻启朱唇:“李将军,”她的视线轻轻地扫过三张表情各异的脸,淡淡地继续,“不渝都知道了。”

“那你……”似乎因着她那酷似娩妃娘娘的脸,总是不忍心违了她的意,李将军还是担忧地开了口。

不渝一曲腿直直跪了下去:“不渝不敢有异议。虽然大汗是我伯伯,但却一直把他当父亲,而伊塔又是,是”怔了几秒还是接了下去,“是我兄长。所以,父兄的决定,不渝自当遵守。其实不渝很荣幸。”

她努力地保持着嘴角上扬的弧度,微微地抬眼,已看到了伊塔苍白的脸。

心里再明白他对她有多好,也知道这样的决定他根本无法阻止。整个北羌族和她来说,孰重孰轻,她再明白不过。

夜,已经如墨般浓黑。朗朗的月,已然不见了踪迹。怕是云雾大了吧。

不渝仰头望着天,故意忽略掉身后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

背上突然一暖,一件毛披风已在自己的肩上。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没怪你,”不等他开口,不渝就抢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们待我那么好,我已经知足。在李将军面前说的那番话,的确是真的。你不必自责。”

伊塔握着她肩膀的手终于滑落了下来,他的声音哑哑的:“如果,如果那样你可以过得更好,那我不会阻拦。所以,你一定要更好。”

如这凉凉的夜,不渝的心一冷,生生地打了一个颤。她望着幽黑的前方,冷笑道:“不是说我在做梦吗?原来并不是呢。当初以为自己就是娩妃,还以为自己的好日子来了,可你们非都说不是。现在,”她装做无意般瞥了一眼伊塔,见他的脸已经苍白得没了血色,才狠了心继续,“现在竟然有了这样的机会,看来美梦要成真了。伊塔,我一定会更好的。请你放心。”

身边的人病不接话,不渝只觉得胸口一窒,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她慌忙转身,不顾伊塔那抹深邃忧伤的眼神,决绝地离开。

回到住处,就软了双腿趴倒在床上。说出那样的话,装成那样的表情,真的费了好大好大的力气,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不渝干涸着双眼,呆呆地看着帐顶。

过去,无从知晓。未来,又会是一番什么模样?

不渝紧闭上双眼,努力地屏气凝神想让自己睡着。

这个夏夜,安静得连虫鸣都没有。耳边,只有偶尔噼啪的烛火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似曾相识燕归来(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