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81章:身置险境人已累(三)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81章身置险境人已累(三)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整个天地都仿佛在打着转,紧闭的眼前却是一片凄艳的红,如自己口中吐出的血。不渝紧紧地抱着薄毯,浑身却依旧抽搐不已,眼下如此燥热的天气,她却浑身如掉进了冰窖一般寒冷。

“不渝?不渝?快醒醒,你不能睡啊,快点给我醒来!张太医马上就会来了。”耳边有织锦急切的呼唤声,不渝皱了皱眉,不愿意转醒。

一旁的织锦急得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突然担忧起不渝的生死来,本受了云绣的委托,可却是百般不情愿的。当看到浑身是伤的她那么无力地躺在床上时,她还是止住了离开的脚步。抬头望望天色,眼看就要到午时了,那张太医却依然久久未至。难不成真的是他受了什么人的命,在方子里添了毒药前来谋害不渝?可那张太医一向都是给他们这些下人们治病的,早就和他们站成了一线,远不应如此才是啊!

心下一急,忽然想起娩妃娘娘来,急忙撒腿朝潜心殿跑了去。汗沾湿了薄衫,粘糯地裹在她干瘦的身上。

“等下,你,你是……”拦住她的人正是伺候娩妃的张德伏,他看着这个面生的女子,疑惑地瞪住她。

织锦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气喘而断断续续地答道:“我,我要见娘娘。不渝,不渝她快要死了!”

一听到不渝的名字,张德伏也煞白了脸色,转身急忙跑进了殿内。织锦站在殿外不停地来回走着,时不时地朝殿内张望一番。正着急的时候,一阵清脆的环佩叮咚声传了过来,她闻声回头立即跪伏在地:“娘娘,不渝她……”

汐娩也不等她说完话,只是面色焦急地一指张德伏,口中厉声道:“立即去请江太医,丝毫不得怠慢!”说着,就撩起长长的丝织裙角,从织锦身边绕了过去。跟在其后的沁儿冲跪在地上的她笑了笑,弯腰单手扶起了她,便急急地跟了上去。

偏僻的角屋里,不渝正双手掐着喉咙在床上翻滚不停,口中“咳!咳!”声不停,脸也被憋得通红。汐娩的表情一滞,跨进门内的脚步踉跄了一下,便立刻冲到了床边抱住了不渝,潮湿着眼眶朝着门外怒吼道:“太医呢!江太医怎么还没到!”

听到汐娩的声音后,不渝才渐渐松开了掐着喉咙的手,艰难地抚上她哭泣的面庞,扯出惨淡的一笑。嘴角的血渍似狰狞的恶兽,张牙舞爪地盯着汐娩。汐娩心里一痛,抽出帕子轻轻地替她拭去了那刺眼的血红。

随后匆匆赶到的江太医也明显一震,他先前因为帮不渝恢复记忆,跟她也算是较为熟悉。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也不禁有些惊诧,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模样。他搭上细线侧耳凝神诊着脉,只见她的脉象不稳,时急时缓,显然是中毒的迹象。他又开口望着满眼绝望的不渝,轻声地问了一句:“能说话吗?说说看?”

不渝伸手抚上脖子,试图张了张口:“我,我,咳咳咳咳……”眼泪被呛出了眼眶,残酷的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她根本无法开口说话!

江太医又仔细得检查了好久,才蹙眉叹出一口气来:“姑娘的确是中了毒,怕以后都难说话了。”他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到桌边结果织锦递过的纸笔写起了药方。

“不能治好吗?”汐娩抱着希望走到他身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江太医回过头来,一脸无奈的苦涩:“娘娘,姑娘的毒不是一日造就的,而是被人下了慢性的毒药,日积月累而成,毒性早已根深蒂固,恕老臣无力为之。”看着娩妃黯淡下去的眸光,他又缓缓开口道,“幸而这毒药不为致命,仿佛只想为了致哑,所以姑娘的生命是没什么威胁的.”

“罢了,沁儿,你随着江太医去取药吧,不渝真的需要好好调养调养。”她揉了揉眉心,坐到了床边望着呆愣住的不渝出神,两人的心思却一模一样。究竟是何人下的毒,听江太医所言,这个下毒的人应该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才是,并对她的膳食十分的了解。不渝的眼神有意无意地瞥到站在一旁的织锦,只见她早已恢复了常态,面无表情地盯着不渝,可眼眶依旧是红红的。

注意到她的视线,汐娩也不禁抬头看了一眼紧抿着唇的织锦,看着她冷冷道:“不渝我要接到潜心殿里修养,先前劳烦你照顾了。”便不顾织锦微变的脸色,将浑身软弱无力的不渝扶上了张德伏的背,便急急地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身置险境人已累(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