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82章:身置险境人已累(四)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82章身置险境人已累(四)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潜心殿还未躺到几个时辰,苍珩就已经匆匆赶了过来。也不知是恰好来看汐娩的,还是因为知道了不渝的事。见到床上不盈一握的不渝时,苍珩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立即下了口谕要彻查此次中毒事件,定要挖出这谋害之人。随后又召见了江太医询问了一番,那江太医只能抹着额头的冷汗,弓着身子不停地答着话。

在随后又召了许多太医院的太医之后,苍珩再也隐忍不得,终于动怒:“一群废物!不就是让她重新说话嘛!有这么难吗!朕养你们何用!”一排太医唯唯诺诺地跪了下去,浑身颤抖不已。

汐娩抬眼瞥了一眼震怒的苍珩,心里也有什么在翻滚不已。虽然知道躺在床上的是自己的亲妹妹,自己也是担忧着记挂着的。只是当看到他也这样地怒发冲冠时,心里却是一沉,说不出的酸涩。她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太医们,努力地声音放得平静一些:“陛下息怒,太医们如若有办法定不敢瞒着陛下的,妹妹身上这毒,我怕……”

“陛下,有一人或许可以让秦姑娘再开口说话的。”说话的是太医院之首华津谭,号称再世华佗。

“哦?”苍珩的眉头一扬,声音却依旧冷冷的,“还不速速道来。”

华太医跪行几步,出了原先的行列凑到苍珩面前:“那新来的尤鸣莨,尤太医可算是年轻有为,治病手法也是新颖独到。他能减缓王爷身上的巫术,或许也可使秦姑娘再次开口。”

汐娩一惊,正待开口阻挠,却已听苍珩下令将如今远在江浙,随在景阳王身边的尤鸣莨招回来。

为了一个小小的丫头,陛下竟然如此劳心动众。在苍珩走出潜心殿之后不久,这则传闻在整个皇城立即就传开了。

趁着沁儿将守在不渝身边的娩妃劝回歇息时,那张德伏竟悄悄地走到了不渝的床边,轻轻地咳了一会儿。方才才喝了药的不渝本就没有睡熟,闻声后也慢慢地张开了眼睛。张德伏一喜,立即轻声开口问道:“姑娘的身子现在还好吗?”

见到唤醒她的人竟然是张德伏,不渝本就已是万分的惊讶,如今听他这一问更是诧异。虽说自己常常出入潜心殿,与那两个丫头也关系不错,但和这张德伏也算不上熟识,可他竟然会开口询问自己的病情!瞥到他期待的目光,不渝微微点了点头,努力地扯了扯嘴角。

张德伏笑了笑,低头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满满的疑惑都堵在胸口,脑子里突然回忆起那瓶药膏来,不渝伸手比划出那个小瓶子的形状来,试图问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半天也未看明白的张德伏立即从桌子上取过纸笔递给了她,开口讪讪道:“我不识几个字的,认识的那几个还是娘娘教的,姑娘若说就用画的吧。”

不渝低头想了想,伸手在纸上画出一个瓶子来,又画出一个瘦小的小人形,然后就用笔杆子指了指张德伏。张德伏仔细地看了一眼,连忙点头道:“我知道,这个是我。姑娘是问那个药膏瓶子吗?”

不渝抬头看着他的脸缓缓地点头作答,却见张德伏的脸微微变了色。她眉头一皱,又迅速在纸上画出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形来,故意在那人的嘴角加了两笔使得它往下拉了拉,仿佛正是一脸严肃的模样。张德伏不明所以的摇摇头,眼睛里是完全不得要领的茫然。不渝盯着自己的画纳闷了一阵,虽说作画的工夫并不算好,但这人的神态应该也很明显才是啊。无可奈何之下,她只得写出司徒二字,希望张德伏恰好能够认得就好。谁料张德伏猛地点着头,兴奋得低喊道:“我认得我认得,是司徒大人,是司徒大……姑娘,你画司徒大人作什么?”

他一脸的无辜模样,倒真的看不出真假来。难道那个药膏不是司徒景修给张德伏的吗?可流云不是明确说了那冷香玉肌膏是司徒静修送的吗?她抬起眼直直地盯住了张德伏,竭力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出来。就在这时,胸口又是一闷,她不禁张口又吐了出来,这次倒是没有血,却将才喝下肚的药又全部吐了出来。

张德伏一急再不敢隐瞒,便轻抚着不渝的背,匆匆说道:“我说给姑娘就是了,姑娘别气坏了身子。那药膏,是一个守门的侍卫递给我的。他原是我乡下兄长的朋友,一年前才到宫内当差,我们俩也算互相有个照应。那天我刚好碰到他,他就将那药膏递给了我,说是一个大人招呼的,我便也不敢怠慢。可那个大人究竟是谁,我是千真万确不知道的。”

见他一脸的焦急,怕也说不出谎话出来。不渝抚着胸口躺了回去,冲他点了点头便挥手让他出去了。那个大人,她既然知道是谁,这事便也罢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物是人非心自伤(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