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87章:乱点鸳鸯人茫茫(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87章乱点鸳鸯人茫茫(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因为云绣的原因,如今文政殿里便缺了一个人手,而苍珩似乎也无意再加,此事便就拖了下来。不渝见身子好了一些,便匆匆地赶去帮织锦的忙了。

听到司徒景修说早已知道她的身世后,她便时常心惊胆战,一看到陛下,就开始心虚,生怕他也已经知道了她与娩妃的身份,不知道哪一天心情一个不好,就拉了她们二人上死刑架。在文政殿的日子,反而更加战战兢兢起来。

“王爷此番之行没有辜负朕的希望啊!如今浙宁的街头,百姓谈起这景阳王来都是纷纷夸赞不已。朕将苍都城内的那一座府邸赐给你,如何?”外殿的苍珩朗声笑道。不渝偷偷一伸脖子,看来陛下心情不错,景阳王的确立了大功。仅浙宁的一个小县城的收成就已经恢复了六成,远远出乎了所有人先前的预料。而那次及时的降雨,更是缓解了整个云苍境内的旱情。

景阳王苍琰闻言淡淡笑道:“谢陛下赏赐。其实这次是浙宁太守钱文忠的功劳,他甚至将自己家里的粮食都拿了出来分给百姓们……”

钱文忠?这名字听起来倒很是耳熟呢。不渝漫不经心地洗着茶盅,口中一边念叨着。一旁的织锦瞥了她一眼,便继续手中的活,像往常一样没有搭理她。不渝的手突然一滞,盯着水盆里的水轻喊了一声:“呀!不就是上次陛下提到的那个特意送了惠明翠片来的人吗?”念到此处,便不禁想起那日的自己,还傻傻地在陛下面前唱了个曲子。然后,云绣还……

看到身旁的人脸色一会惊一会喜,一会又僵了下来,织锦擦了擦手走到她的近旁,伸出胳膊捅了捅她:“想什么呢!前面在叫人上茶呢!”

不渝急忙回过神来,瞪了织锦一眼便抽出手在身旁擦了擦,端过沏好的茶走了出去。刚踏出门外,就见正殿门口走进来一道水绿色的身影,她不由顿住了足,端着茶盘愣在了原地。

“陛下……”来人疾走几步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下,一双眼早已泪水盈眶。

苍珩的脸色一凛,冷言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臣妾,臣妾不过是想要个公道。”几日不见的杨心湄明显消瘦了许多,两边脸颊已经深深得陷了进去,一双眼睛显得更大了些,“陛下这么久都不入水心殿半步,也不愿意见臣妾一面,臣妾纵有百般的冤屈也无处去说,陛下,我……”

苍珩不满地皱了皱眉,让景阳王先行退下后,便沉默不语了。身后的张公公朝着跪在地上的杨心湄谦卑地一笑,接着就捏着细细的嗓子朝内室喊道:“来个人给贵妃娘娘上茶。”

本就站在门处的不渝浑身一颤,嘴巴里嘀咕几句就匆匆地走到杨心湄身边,小心翼翼地躲开她犀利的眼神,放了茶就准备逃开。

“你留下来!”闭着眼睛养身的苍珩突然开口,声音清冷得令人浑身不禁一阵战栗。不渝硬着头皮挪着小步走了回来,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站在一旁低头不语。

苍珩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坐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看着一旁局促不安的不渝,又扭头看了看跪在地上隐忍着怒气的杨心湄:“湄儿,既然有冤屈就说来给朕听听,这不渝也在这儿了,让她给你证明证明。”

杨心湄的眉一拧,她提起裙子就径自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走近苍珩的御座:“臣妾不知错在哪里?拿金钗扎她,是因为她做事不当烫伤了臣妾的手。臣妾不过是教训个办事不利的丫鬟,又何罪之有?”

“那,云绣的事呢?下毒的事情呢?朕没有追究,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了?”苍珩十指交叉到一起,悠然地靠到了椅背上,看着脸色突然苍白起来的杨心湄。

“臣妾,臣妾不过……”杨心湄的嘴唇微微地哆嗦起来,眼神也闪烁不定,良久才镇定下来,口气竟也生硬了,“既然陛下已经全都知道了,那臣妾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对,是我把绣儿放在她身边监视她的,是我让绣儿给她下毒让她变哑巴的,可我有哪里不对?”她突然冷哼一声,一步一步地走近满脸惊讶的不渝,扬起嘴角笑道:“我还记得看到不渝姑娘的第一眼,当时就觉得很是眼熟很是眼熟,虽然我知道你和娩妃娘娘长得一模一样,但那种熟悉的感觉却并非相貌相似而已。”她转过身子,又朝着苍珩走了过去,“后来,臣妾又发现陛下待不渝姑娘非同一般,而那是她不过才进宫数日。后来臣妾回去细细一想,突然发现了一件令人惊讶的事情!原来这不渝姑娘,臣妾是见过的。”她依旧扬着嘴角幽幽地笑着,一双眼却直直地盯着苍珩,眼神里有忿恨有不甘更有绵延的眷恋。

苍珩的脸色一变,下意识向一旁的不渝看去,却见她早已浑身颤抖了起来,正无助茫然地看着自己。苍珩猛地一拍桌案怒道:“休得胡说八道!朕念你对朕一心无二,已经饶了你这条命,你竟然还跑到这文政殿里惹是生非!”

“饶了我这条命?”杨心湄的心里一阵抽痛,可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我不过就教训个丫头就要我的命?她不过一个身份地位的奉茶丫头,竟敢媚惑陛下,无视后宫!臣妾不过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收拾一个不知礼数的丫头,这样就该要了我的命?陛下的心,什么时候就在她身上了?我还真该是同情娩妹妹啊,和我一样是个苦命人!”

“闭嘴!”苍珩霍然站起身,瞪着殿中央冷笑不止的杨心湄,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她说的那一番话,的确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没有理由去谴责她。何况,她先前所说的那句见过不渝的话究竟所指为何,他还是担忧的。

杨心湄的脸色依旧苍白得无一丝血色,满脸都是纵横的泪痕,可她却依旧在努力地让自己笑出来,笑给这早就变了心的良人看,笑给这没有眼的上天看!她抬眼朝着苍珩嫣然一笑:“其实你早就不爱我了,让我做个贵妃也是因为我帮你得到了这个皇位而已。我知道你嫌我不清白,我也知道我根本不如那个娩妃,甚至连这个秦不渝也比不上!”她的神色突然一变,已是一脸的绝望,“我在这只能给你抹黑,不如一死了之!”正说着,身子就朝一旁的墙壁冲了过去。

“娘娘!”不渝急忙喊出声,跟着扑过了身子,栽倒在墙壁边。而杨心湄刚好被她的身子拦住,毫发未损地坐在地上愣住了。不渝揉了揉擦痛了的背,试图扶起杨心湄来。可她却丝毫不领情,狠狠地挥开她的手臂,自己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她再也没有看苍珩第二眼,便一脸凄惶地蹒跚着脚步走了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乱点鸳鸯人茫茫(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