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95章:暗潮涌动月黄昏(一)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95章暗潮涌动月黄昏(一)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支起的窗户被风吹的吱呀作响,潜心殿后不远处的竹林也瑟瑟地鸣着。汐娩歪坐在软塌上,手里握着的书卷被风吹得哗啦翻着页。良久,她将书卷放到了枕边,直起身子看着珠帘外跪着的身影,冷冷道:“有什么事就直说吧,人都已经遣走了。”

话音刚落,那道身影已经倏地移到了她的面前,连汐娩自己也并未看清他是如何起身,如何掀开珠帘,如何到了她的面前。压下了片刻的惊诧,汐娩抬起雪白的皓腕,在一旁的小矮几上挑拣了一颗果子塞入口中,偏着头斜睨着尤鸣莨。

尤鸣莨口也未开,只是从袖中掏出一个素净的白玉瓶放到了矮几上,慢慢地抬起眼睑定定地看着她。

汐娩咬着果子的贝齿,一个慌张下就咬着了下唇。她紧紧地抿住嘴巴,伸手取过那白玉瓶,犹豫地开口:“什么东西?”

“该是动手的时候了。”尤鸣莨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将她表情上细微的变化都收入了眼底,嘴角慢慢地浮现出一丝残酷玩味的笑来。

手慢慢地收紧,汐娩一翻腕,已将瓶子拢入了自己的袖中。她眼睛依旧盯着果盘中色泽鲜亮的果子,不动声色地开口淡淡道:“毒性如何?”

“无色无味,一触即死,且无任何征兆。”尤鸣莨依旧勾着那抹邪异的笑,望着汐娩努力地镇定神色的脸庞,才又慢慢地接道,“如今你有孕在身,他定不会对你多加防备,这是你最好的时机。不要再心慈手软了,师傅对你抱着厚望呢。”

“是,帮我回师傅,我不会让他失望的。”捏在指尖的那枚水润的果子突然碎裂开来,水绿的汁液顺着手指滑入了掌心,潮湿黏腻,令人心烦意燥。汐娩扔了果子,站起身朝珠帘外喊道:“沁儿,送尤太医。”

尤鸣莨瞥了她一眼,敛起笑容,微弯着身子告辞道:“这安胎药娘娘要记得吃。”说完,就取过一个药包递给了走进来的沁儿。

汐娩擦了擦手,捧起一旁放着的书卷,看了半天一个字也没能入眼。心里烦躁,待反应过来时,已经伸手将书卷扔得远远的了。

孩子才一个半月,就要让自己的娘亲去谋害他的亲生父亲?天下有这么可笑的事吗?她低头轻轻地抚摸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紧蹙的眉头再也没有松开过。

而刚刚被汐娩给赶了出去的不渝,现在正走在回永砚殿的路上,掰着手指头不满地念着:“还没怎么说上话就被赶出来了,尤太医怎么每次都这么神神秘秘啊。”当初她中毒时,尤鸣莨给她运气逼毒时就不让旁人在场,如今也是一样。她摇了摇头,继续心不在焉朝前地走着。

“秦不渝!”一个稚嫩的声音从天而降。

不渝急忙刹住了步子,扭头四处看了看,才突然见到颂儿小小的身子从一旁跳到了她的面前:“你在干嘛?”

不渝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叹了一口气弯下腰对着他的眸子:“颂儿殿下,不渝正往永砚殿赶呢。颂儿殿下在干什么?下学了?”

“嗯。”颂儿连连点头,又突然眸光一闪,举起右手凑到不渝的面前,“我在抓蛐蛐儿。”

视线落到他肉乎乎的手上,一只翠绿的蛐蛐儿正奋力地挣扎着。不渝咧了咧嘴巴,纳纳地开口:“颂儿殿下,您都已经快九岁了,还玩蛐蛐儿呢?”

“晟哥哥他都那么大了,不也玩嘛!”颂儿不乐意地嘟起了嘴巴,但还是依依不舍地扔了手中的蛐蛐儿,挠着脑袋嘀咕着,“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陪我玩。”

乍听到他提及苍晟,不渝还一时没有想起来是谁,半天才拍了拍脑袋笑道:“晟哥哥跟你刘寰远哥哥一起去坦蕃玩了,玩够了自然就回来了。”也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偏偏让苍晟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去镇守边界,让堂堂的景阳王爷留在苍都无所事事。

突然听到苍颂疑惑地开口:“是不是娩妃有了小宝宝?是不是要有个小弟弟陪颂儿玩啦?”

“是呢,颂儿殿下。”不渝捶了捶一直弯着的药,微微地挺直了些。抬眼看天色也不早了,一个下午就这么折腾完了,便拉起颂儿的手道,“颂儿殿下,现在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颂儿干脆地握紧了她的手,蹦蹦跳跳地朝前走了去。而那一直在旁边守着的老麽麽也默默地跟在后头。不渝微微回头看了她满是皱纹的脸,心里苦涩不堪,这劳身又劳心的活,什么时候就由她做了呢!

傍晚的风吹过她的面颊,头顶上密密地叠在一起的树叶哗啦地翻涌着。苍颂突然开口叫嚷道:“啊!那是谁啊!好像是司徒大人呢!”

不渝的手一紧,急忙踮起脚慌张地四处查看着,人影还没见着,就听见颂儿低低的窃笑声。慢慢地放下了脚后跟,不渝低下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苍颂,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常拿她开玩笑!仿佛是自从那次在佟阳行宫中,自己救了落水的他,而司徒景修也恰好跟在身后救了自己,苍颂一看到他们俩就喜欢露出贼贼的笑来。才多大的孩子呢!不渝撇了撇嘴巴,抽了手就将颂儿丢在了一旁,料他也不会去和岚后告状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潮涌动月黄昏(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