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目录] > 第98章:一朝人事皆尽变(二)

《空悲切——红颜惹人怜》

第98章一朝人事皆尽变(二)

惟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永砚殿旁的角屋,随手就将那莹玉瓶放在书案上,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王禄喜公公给急急地召了过去。刚刚踏入永砚殿,就听见岚后剧烈的咳嗽声,虽然刻意地隐忍着,但却依旧让人觉得骇人。不渝急匆匆地赶到内殿岚后的寝屋,只见窗户被紧紧地掩着,透入点点的光斑在砖地上闪烁着。床榻旁,橘然端着铜盆站在一旁焦躁地张望着,而喜珍正拿着浸了水的绸帕给岚后轻轻地擦拭着额头和脸颊。半卧在榻上的岚后好不容易止住了咳,轻抚着剧烈起伏的胸口,缓缓地靠在软枕上望着喜珍轻轻地呵气道:“没事儿,歇歇就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毛病,别皱着眉头了。”

“娘娘,您就别再说话了……”喜珍低低地答着,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丝丝的哽咽。

不渝的脸色一惧,慌忙奔到床榻旁跪在冰凉的地上望着岚后微肿的双眼:“娘娘,我回来了,娘娘,您,您这是怎么了?”

喜珍轻轻地将她拉到一旁,轻声轻语道:“别让娘娘多说话了,让娘娘休息吧。”说着,便径自将丝被盖在了岚后的身上,掖好了被子才示意着不渝和橘然走了出去。

刚走出去,不渝便慌忙开口:“娘娘,她……”

“没事的,喝了止咳露应该好些了。”喜珍勉强地扬了扬嘴角,伸手擦了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内殿里很快就传出岚后轻轻的呼吸声,平稳又均匀。那一夜,不渝和橘然都一直守在外头,幸而没再听到岚后的咳嗽声。

翌日一大清早,不渝便被喜珍好说歹说地劝回了自己的角屋内休息半天。揉着惺忪的眼,正准备换下身上的衣裳,却刚好看到书案上那个光滑的莹玉瓶。无心再仔细打量,随手便将胭脂蜜放到了妆台前,转身换了件干净的素净裙衫。半天的时间却根本无法安定下一颗心,不渝在屋内走来走去,抹了桌子擦了窗棂,直到整个屋内纤尘不染,她才悻悻地扔了抹布。还是决定出去透透气,一转身,就见门口站着个小小的身影正看着她:“秦不渝……”

不渝叹了口气,走到他面前蹲下了身子:“看过娘娘了?今天不渝不能陪你玩,要照顾娘娘的。”

颂儿一张小小的脸皱成了一团,他瘪着嘴巴看着不渝眨着湿漉漉的眼睛,半天才开口喃喃道:“母后她会不会有事?”

“不会,当然不会,”不渝牵着他的手,将他迎到了屋内坐下,“娘娘还想等着看颂儿殿下长大呢。”说着说着,自己的鼻子都开始微微地泛着酸。

随即门外传来橘然急切的呼喊声:“不渝,喜珍姐姐让你打盆水去,我得去叫太医。”

不渝应了一声,便开了开手,摸着颂儿的头交代道:“我先去打水,你要在这玩就自己玩一会儿啊。”也来不及再细细嘱咐,便匆匆地出了门。

珠帘后弥漫着浓浓的药味,和着镂空铜炉中萦绕而出的**香,轻柔地撩拨着人的鼻尖。岚后的身影单薄又纤弱,靠在床边仿佛一片随风而起的纸。不渝静静地走上前放下了铜盆,看着岚后没再说话。喜珍回头看了她一眼,也沉默地将绸巾浸泡在水中摆了摆,随即给岚后抹了抹没有丝毫血色的脸颊。岚后抬眼朝殿内环顾了一圈,低低地开口吐出两个字来:“颂儿……”

不渝立即顿悟,冲岚后拼命点头道:“我知道了,娘娘,我这就去请殿下。”正说着,橘然已经将身为太医院之首的华太医请了过来。不渝也来不及听太医下的诊断了,只能匆匆地往回赶,但愿颂儿还在角屋里,没有跑太远。

“颂儿殿下!颂儿殿下……”还没到屋子前,不渝就急切地开口唤道。走近了些,却听到屋内传出低低的呻吟声,夹杂着轻不可闻的哭腔。一把推开门奔了进去,却只见颂儿一脸冷汗地躺在地上,捂着胸口痛苦地翻滚着身子。身旁,是打碎了的胭脂蜜的莹玉瓶。

不渝只觉得身上一冷,脑袋也顿时空了。她克制住手指的颤抖,走上前抱住颂儿的上身,颤声问道:“颂,颂儿?你,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了啊?”

“疼,”感觉到身边的温暖,颂儿艰难地睁开了双眼,迷蒙着眼睛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咬着牙关挤出声音来,“我疼……”

“我,我去请太医,我马上去请太医啊,你等等我啊。”不渝手忙脚乱地放下颂儿,拔腿就准备朝外奔去。脑袋里不停回想着颂儿痛苦的呻吟声和哭泣声,根本理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片混沌。

“殿下呢?喜珍姐姐让我来看看你怎么还没找到殿下,娘娘她都……”寻过来的橘然随即便看到不渝脸上的慌张和茫然无措,不禁纳闷道,“你怎么了?”

不渝定住了身子,站在门口处恍惚地看着皱着眉头的橘然,刚想开口就听见颂儿哼了一声,又迅速转过身跑回颂儿旁,紧紧地抓着他冰凉的小手,泪眼婆娑:“怎,怎么了?不渝在这里陪着你,不疼不疼啊!”她回过身,泪凝于睫地朝着橘然吼道:“去找太医过来,去,去找尤太医,他一定有办法的!”

一走进屋内就看到眼前一幕的橘然的神色僵在了脸上,她怔怔地看着躺在不渝怀中的颂儿正紧紧地攥着不渝腰际旁的衣裳,一双漆黑的眸子渐渐地失了焦距。直到听到不渝又吼了一声,才回头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不,不哭,”颂儿疼痛难耐地咬着嘴唇,仰着发青的小脸艰难地开口,“秦,秦姐姐,不哭,颂儿没事的。”

第一次从他的口中听到“秦姐姐”三个字的不渝,心中像是被巨石压住了一般悲恫,眼前仿佛又出现那个有着最甜的笑容的小姑娘,正扬着嘴角朝她嫣然一笑。她搂紧了颂儿小小的身躯,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的颈间:“颂儿没事的,颂儿最勇敢了,颂儿不怕疼,颂儿要好好的……”

那也是自己第一次喊出“颂儿”来吧,因为从他紧闭双眼的脸上,她看到了他嘴角那抹安慰满足的笑。

【某惟:放假啦!可以勤快地更新啦!一天两到三更,保证!亲们也给点评论撒,发点声音撒。】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朝人事皆尽变(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