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24章: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孤单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24章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孤单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时间就在忙碌和快乐中飞速而逝,一个星期眨眼就过。这一天,已是大年三十。邝云修和宁绒都从这一天开始休息,进入一连七天的春节长假。

早几日邝云修曾提议到国外度假,但宁绒考虑到爷爷的意愿,便没有答应。但她还是无法接受除夕夜回宁宅团聚吃年饭,只答应会到姑姑家陪爷爷过大年初一。

而邝云修孤身一人,往年的除夕都是在田穗家过的,今年既有了宁绒,自然不可能再与别人团聚。

于是这除夕便成他们的二人世界。两人倒是对这第一年的团圆很是憧憬,吃完早餐后,便到附近的超市购物,准备除夕大餐的食材,顺便也为今后几天的假期储一些食粮。

那天的超市简直人满为患,是宁绒平时最怵的人山人海,可那一日,挽着邝云修的手臂在超市挑挑拣拣,于那闹轰轰的喜庆之中、于那盐米油茶的俗世烟火前,她的心,竟是无可言喻的和乐安宁,唯愿岁月如许,日日安好。

傍晚时分,两人围坐在电磁炉边,美美吃了一餐丰盛的火锅,到得两人饭饱酒足,收拾停当后,央视春晚也拉开序幕。只是两人都对春晚无感,索性关了电视,开了音响,邝云修动手沏了一壶普洱。

室内灯火通明,乐声绕梁,茶香沁人;屋外华光璀璨,鞭炮偶响,气氛热烈。宁绒心间的幸福就像夜色那般愈来愈浓稠。

时间滴滴答答的向零点逼近。

“在想什么?”邝云修注意到一直笑语盈盈的宁绒不知怎地忽然垂眸盯了手中茶杯很久都没有出声,秀致的眉间隐隐有一抹凄黯。

宁绒缓缓抬睫,水汪汪的眸底凄凉分明。

“我妈妈。”

邝云修微微一怔,静静凝向她。

“其实这些年,我一直很怕过除夕,我妈走了后,我就更不愿意过年了!”宁绒的声音沉重,说到此处,好像一下接不下话,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和我妈到美国的第一个除夕,我妈就割脉了。那样应该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她想起我们一家以前过年时的情形,心里受不了。”宁绒的眸底渐渐湿润。“她被救回来后,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从那以后,我一直很怕过年,怕那样的日子会刺激她。后来几年,她又自杀过几次,我十五岁那年,她第五次自杀,再……再也没有救回来了!”话落,两行泪水如断线落下。

邝云修拿过宁绒手中茶杯,将它放在茶几上,然后伸出长臂将她揽进怀里,轻轻抚着她的秀发,却不发一声,任她在怀里轻轻啜泣,尽情宣泄着自己的悲伤。

能够说得出口的悲伤,就像能够被卸下的负重,人就不致被它压垮。

直过了好久,怀中的人儿似乎平静了许多,他才以下颚抵着她的发旋,低沉开口:“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有些事,总是要学着放下,否则一辈子都无法走出过去的阴影!也许,离开这个人世,对你妈妈而言,真是种解脱,就愿她安息吧!而你,她在天之灵一定不希望你一直都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你总要学着解脱自己才行!”

宁绒慢慢抬头,眼中有泪婆娑,一片模糊中,依然看到邝云修眼里的疼惜与期许。

这些年,母亲的死一直是她心里最大的痛,可如今父母都已离世,死者已矣,也许,真的是该放下了!她噙泪呆思半晌,轻轻的点了点头。

邝云修宽慰一笑,伸手轻拭宁绒面上的泪渍。

宁绒圈着邝云修紧窄的腰,头枕着他的胸,吸了吸鼻子,微哑着嗓问:“你过年的时候,是不是也特别难过?”

她已知他是个一出生就被遗弃的孤儿,对于一个孤零零的人,也许节日反而是种折磨。

邝云修眼色略略一暗,然后转头看了看落地窗外的夜色,片刻之后子夜般的眸又回到宁绒俏脸上,唇角微微一倾:“小的时候会难过,渐渐大了,就没什么感觉了。而且以前在福利院有个阿姨一直对我非常好,每年春节都接我到她家一起过年,给我做好吃的,给我买新衣服,所以也没觉得特别委屈!”

宁绒微抬首,美眸在那张俊帅的面孔移转两下,轻轻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你怨你的亲生父母吗?”到底是什么样的父母,才狠得下心扔下这样出色的儿子。

邝云修垂眸,静默良久,才开口:“说从来不怨是骗人的!只是,很久以前我就习惯了,不再需要他们了!”

宁绒听得心中一疼,稍稍挣脱他的怀抱,仰着头红着眼,伸出双手无限爱怜的轻轻摩挲邝云修的面颊,脸色郑重,语声温柔地道:“我以后会陪着你,不会再让你孤单了!”

邝云修心中微微一震,幽黑的眸在眼前的俏容定住,眸底有喜悦的光色跃动,他猛一伸手,将宁绒用力一揽,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中。

他那与生俱来无处安放的孤独从此有了可托付之人!

今后的日子,他也不会再让她一味背着坚强的硬壳!

大年初一,两人醒后,又交缠缱绻了好久才下床。

邝云修这次搬过来后,坚持多年晨运的习惯果断丢了。他每天依然是到钟到点就会醒来,然后就性致勃勃地闹着身边的女人,将运动挪到了床上,弥补前一夜不足的欲求。毕竟宁绒白天公务繁重,他哪怕有再多的渴求,也只好克制行事,不敢在夜里太过累着她,就怕她身子吃不消。可纵使这样,宁绒还是每每给这个男人折腾的像要散架似的,每次都只能可怜兮兮地求饶,只可惜下了床还算通情达理的邝云修,一上了床就只讲欲求不讲道理了。

这样磨磨蹭蹭了半日,待到邝云修把宁绒送到宁缓如的家门口时,已经十一点了。

“要走时提前给我电话,我再过来接你。”宁绒解开安全带时,听邝云修交待了一句。

“好!”宁绒甜笑着凑过来在邝云修的唇上轻啄了一口,然后推开了车门。

目送宁绒进了别墅,邝云修一踩油门,向田穗家的方向驶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田母的心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