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31章:不再孤单一人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31章不再孤单一人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连七天的假期很快便过。

这一天,宁绒和邝云修回他的公寓过夜。两人都不介意两处换着住住。

邝云修洗好澡后进书房处理一些公事,宁绒洗完澡便靠在床头上拿着一本《ELLE》翻看,十点半后,邝云修回了卧房。

“怎么还不睡?”邝云修看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在看杂志的人儿,边向床靠近,边伸手解开黑色的睡袍。

宁绒抬首,温柔一笑:“还不困。”

邝云修将睡袍往床尾凳上一放,绕到床的另一边,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宁绒将手中杂志往床头柜一搁,倚进了靠坐在床头的邝云修的怀中。

“这两天会不会累?”邝云修低声问,手指卷着宁绒发端的卷发把玩。

男人熟悉好闻的气息夹着芦荟的清香让宁绒沉醉,他关怀的语调又让她觉得心甜,她在他胸前弯着唇,轻轻摇了摇头,说:“没事。”

这两天假期结束刚回公司上班,大事尚无锁事不少,她又恰好来了月假,她知道他是怕她会觉得一下适应不来。不过她如今有他相伴精神愉快,平时他又好汤好菜的养着她,如今她虽然还是会比读书时略瘦些,可面色却是相当的健康粉润。

“对了,刚才那私家侦探和我联系了一下。”

宁绒眸中一凛,慢慢仰头:“有什么线索吗?”

邝云修摇头:“还是没什么有用的线索。”

宁绒不禁失望。父亲的死至今警方仍是毫无头绪,她寄望私家侦探能有所突破,若是找到了凶手,说不定自己身上的危险也可解除。可惜私家侦探也一直没有斩获。

邝云修低头看看宁绒,稍稍迟疑了一下,问:“你父亲生前有立过遗嘱吗?”

宁绒一怔,随后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应该没有!我从未听爷爷提过这事,我们是法定继承。”顿了顿,忽然有所警觉,于是问:“为什么突然问这事?”

邝云修沉吟了一下,才说:“私家侦探将所有可能伤害你父亲的人选都排查了一遍,却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从公来说,你父亲向来商誉不错,在市里也是极有社会地位的一个人,一般人恐怕不敢随便招惹,而且他似乎也没有什么死对头,因此这条线好像揪不出什么人来。从私来说,表面上看也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要杀你父女的人真是同一个人的话,从受益者的角度来说,你们一消失……”

“阮紫朱!”不等邝云修说完,宁绒忽然低声叫了起来。她骤然明白了邝云修问她遗嘱一事的真义,若是她父女从这世上消失,最大的受益人便是阮紫朱母子。

邝云修看一眼整个人瞬间抽离了他的怀抱,眉眼微微激动的人儿,脸色有些无奈。

他伸手轻抚她鬓边的长发几下,似要抚平她已然起伏的情绪,然后捧着她的脸,冷静开口:“你先别激动!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指控阮紫朱!现在的确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与这些事有关!这只是因为查案需要而提出的合理怀疑。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前,怀疑别人杀人是极其严重的一件事,我希望你千万要冷静客观对待这件事,不要胡思乱想,静待调查结果!”宁绒本来就对阮紫朱有很大的敌意,若是再怀疑上她是杀人凶手,宁绒势必只会更加厌恨针对阮紫朱,那么不管这件事的真相如何,这种情形的出现不管是对宁绒还是阮紫朱来说,都不是一件幸事。

邝云修的话就像一阵清凉的雨洒到宁绒骤然升温的大脑上,她愣了好一会儿,理智才渐渐回笼,自己似乎过于敏感了,潜意识对阮紫朱尚未开审就已定罪。

她蹙着眉,一时想想阮紫朱的为人,一时想想她除夕夜才下的决心。那一夜,邝云修要她解脱自己,她是真的考虑尝试放下对阮紫朱的敌意。那敌意这么些年已是冰冻三尺,当然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能融化,但她愿意努力,想要放下,这样,对爷爷和宁游,对宁家、对阮紫朱,对她自己,都是一件好事。她不知道,她要多久才能彻底放下这个心结,但却是下了决心不会再喂养心中的恨意,就让时间将所有的恩怨慢慢带走吧!可是,现在……阮紫朱真的是清白的吗?

邝云修感觉宁绒渐渐稳定下来的情绪,欣慰地倾了倾唇:“别再多想了!你只要好好照顾自己,经营好万屏,其他的事就交给我,相信我!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也会尽快找到杀你父亲的凶手!”

宁绒望着眼前坚毅睿智的俊容,他眼中的疼惜和宠爱明晃晃地映入她的眼底,直让她心头一阵发热。也许她真不该自寻烦恼!轻点了点头后,她重新倚进了邝云修的怀里。

她双手揽着邝云修劲健的腰,忽然明白自己如今不再是孤单一人,不需要像以往那样一力承担起所有的风风雨雨,她的心里,一时间就忘了刚才的震动,只留一片暖融融的软意。

“谢谢你!”谢谢你把我从无边凄冷的孤单中拉了出来,谢谢你能这样宠爱我。

胸前低低的昵喃清晰地传入耳膜,邝云修表情微微一怔,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为何突然谢他,嘴边不禁弯起了一道浅浅的弧度。

爱情之所以奇妙,恐怕就在于对自己的孤单无能为力的两个人,却成为了彼此孤单的拯救者吧!

邝云修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低柔说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该睡了!”

“嗯。”宁绒轻轻应了一声。

邝云修微微倾身,伸出长臂关了床头灯,温存的揽着宁绒躺下,在她额头轻轻印了一下。

屋内,只余一片温柔的黑暗。

在邝云修令人安心的怀抱中,宁绒果然没有受到之前情绪起伏的困扰,如常般很快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宁绒意识悠悠转醒,她闭着眼,弯着唇翻转过身,将手往旁边一伸,谁知却摸了个空。她下意识失望的皱眉,缓缓睁眼,眨了几下惺忪的睡眼后,才看清屋内光线算不上太亮,估计应该天亮了还不久。

床上只得她一人,她又将头转到另一边上,看床头灯显示时间七点五分。

她伸了伸懒腰,知道邝云修是下楼晨运去了。这两天她不方便,他只得又一个人将运动挪到地上去做了。一想到这里,她吃吃的低笑起来,有些面热又有些庆幸。

每次他欲望高涨时,她都畏他如狼。

宁绒睁着眼盯着顶上的天花板发了一下呆,脑中念头忽地一闪,眼珠倏地一定,一骨碌从被窝坐了起来,下床。

梳洗过后,她便换上一身家居服直奔厨房。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化了,盐没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