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34章: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34章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宁游又忖了忖,脸上起了不愤之色,盯着面前的碟子气呼呼地道:“要不是我妈硬是不让我学跆拳道,我才不会吃他的亏呢!”然后抬眸注目宁绒,有些烦躁地开口:“姐,你快帮我想个办法说服我妈让我学武吧,免得下次我再路见不平时,没刀可拔!”

宁绒头更疼了,自小出生富贵的宁游能有如此血性,三观如此正确,当然难能可贵,可是,一味地这样以暴易暴,这世界岂不是乱套了?

“你自己不是说看事情不能简单粗暴吗?用拳头服人,你觉得很光荣?”

宁游“当”的一声放下刀叉,清澄的眼睛看实宁绒,一脸认真地开口:“当然不能只用武力解决问题!可很多时候,有武力保障却是问题最终得以解决的关键!你看美国一天到晚让联合国制裁这个制裁那个,制裁了老半天,人家爱干嘛还干嘛,最后他们还不是得发兵,才把那些祸害给灭了!”

面对宁游的口若悬河,宁绒再次无言以对,她不得不承认,宁游的话的确有道理。

可通行的教育往往不是这样吗?教给孩子的是真空般的美好,然后眼睁睁看着他们长大后在残酷的现实中一步步面目全非。

“云修哥哥,你说我说得对吗?”宁游的话打断了宁绒的沉思。

一直静静旁听的邝云修微是一笑,轻轻放下手中刀叉,黑眸烔烔:“不错,单纯的武力确实不应提倡,但面对强权时,利用武力自保或助人,却是非常必要的!”

找到同盟,宁游很是得意的一扬下巴,对着宁绒笑着说:“看吧,云修哥哥也是这样说!”然后他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所以说,姐,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宁绒正端起水杯往嘴边送,听到最后一句,哭笑不得。这小子连声音都还没发育,就敢大言不惭地自称男人?

那边宁游已是大眼一转,看向转邝云修,笑得很是狗腿:“云修哥哥,还是男人比较懂得男人,下次再有这样的家长会,要不你帮我去开好不好?我就说你是我的……姐夫!哈哈!”

邝云修还没回应,耳边已是一叠声的“咳咳咳”,宁绒给口里的水给呛了。

邝云修急忙伸手到她后背给她顺气。

宁游看着满脸通红、很是狼狈的宁绒,没甚么同情心地大摇其头:“女人怎么这么不经吓?”

邝云修微凝眉,一眼看过去,“还贫?赶紧吃你的东西!”

宁游吐了吐舌,耸了耸肩,拿起刀叉又左右开弓起来。

他吃了两口,忽然觉得对面情况有些不对。眼见邝云修正拿着一杯水喂咳声已渐渐止住的宁绒,另一只手还在轻拍她的后背,那模样简直……温柔了。

宁游心中陡地升起一团疑云,两眼骨碌碌地从左至右,再从右至左地扫来扫去,脑海里像是云计算似地精密运行起来。以前看云修哥哥好像对姐姐也挺不错,但现在这样的好,唔,有、情、况!

一个念头忽然从天而降,宁游双眼立时放光,小嘴一张,却又马上警觉地闭下抿了抿,心里乐坏了,看来以后不用找个冒牌姐夫去开家长会了,因为眼前就有个货真价实的姐夫!

吃完饭后,已经快八点了,宁绒和邝云修赶紧将宁游送回家去,明天他还要上课,今晚又有作业和检讨要写,再不动手,他今晚还想有觉好睡吗?

黑色的路虎停在宁宅门口,静等宁游下车。谁知,好一阵子,宁游都不见动静。

宁绒奇怪地转回头望向后座,提醒了一声:“到了!”

别墅大门口的灯光从车窗斜落进车内,宁游的眼光在隐晦的光线中闪了闪,却很快嘻嘻一笑:“姐,你不和我进去看看爷爷吗?”

“天晚了,改天我再约爷爷见面吧!”宁绒还是不太愿意见到阮紫朱。

“哦!”宁游的语气失望。接着还是不动。

宁绒心中一动,恍然间又转了回头,促狭问:“你是怕一个人进屋?”

宁游的脸热了热,“唔唔唔”了好一会儿,才把话说利索了:“老师平时挺喜欢我的,可我一打架,明明不是我的错,还要罚我写检讨呢!我妈,我妈那么讨厌人动手,她,她哪里肯放过我?”

宁绒听罢和侧过脸来的邝云修相视一笑。哼,这小子刚才那么豪气干云,现在知道怕了?

邝云修嘴边笑容莞尔:“你还是陪他进去一趟吧!”

宁游一听大喜,立时头如捣蒜:“嗯嗯嗯!”

宁绒盯着他们家那位小英雄,心中终究无奈,没好气地说:“看你以后还敢乱逞英雄!下车吧!我陪你进去!”

宁游嘿嘿一笑,这才麻利的下车。

宁游抱着宁绒的一条手臂一起进了客厅,阮紫朱正陪着宁穆生在客厅里看电视。

宁绒两姐弟一进入视线,阮紫朱与宁穆生就不免喜出望外,他们已经知道宁游今天是找姐姐吃饭去了,但没想到宁绒会亲自把弟弟送回来。

“爷爷!”宁绒笑着招呼。

“哎!绒绒来了啊!快过来坐!小游这孩子突然跑去找你,有没有打扰你工作?”宁穆生欣笑着看向孙女。

宁游已把手上的校服脱下搭在手臂上,他紧紧贴着宁绒的手臂,又刻意地一直侧着脸,就是不想被人注意到他脸上的抓痕。这时他知道在客厅多待一分钟便多一分危险,只想先仗着姐姐的掩护,先脱身了再说。

因此,宁绒还没出声,宁游倒插了一口:“爷爷,妈,时间不早了,我今天有不少作业,我先上楼做作业了啊!”说完不等人回应,他放开宁绒的手臂就想开溜。

谁知他刚往楼梯口匆匆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耳边一声惊呼:“少爷,你脸上怎么了?”竟是有个刚从厨房出来的女佣正巧看到了他那张花脸。

宁游头一下大了,一呆之下就想装聋作哑地往楼上冲,只是,警觉起来的阮紫朱已出声喝止:“小游,你站住!”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爸生前有没有立过遗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