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35章:我爸生前有没有立过遗嘱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35章我爸生前有没有立过遗嘱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宁游脚步一僵,站在楼梯口走也不是停也不是。

宁绒也想不到最后会横生支节,哀其不幸地向宁游的背影投了一眼。然后缓缓向爷爷身边走去。

“你过来我面前!”阮紫朱再度开口。

万般无奈的宁游垂头丧气地踱到了阮紫朱面前,他脸上的三条抓痕毫无遮掩地进入了她的眼中。

看到儿子受伤的脸,阮紫朱不是心疼,而是笑脸一下收了,一向软暖的声音随之严肃起来:“你这脸怎么回事?怎么弄的?”

宁游抬眼求救地看一眼宁绒,宁绒只能回他一个“你自求多福吧”的眼神。

“你今天是不是在学校惹祸了,找你姐姐去给你收拾残局?”阮紫朱察其动作,面孔已变严厉,哪里还有平素的半分静雅秀婉。

宁游头皮都麻了,眼光瑟缩的望向母亲。

虽然母亲疼爱自己,可是她对他从小就比父亲严格。她特别痛恨他在外撩事斗非,在任何情况下都严禁他和其他人动手,他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因为在幼园打架而受罚。尤其是十岁那年他有次和同学打架,结果愣是被母亲罚跪了一个晚上,连晚饭都不让吃,就连父亲都没能阻止母亲罚他。那次之后,他便再不敢和人动手。今天,实在是那只猪太过恶心,他激愤不过,才会出手的。

“妈,不是我惹事……”

“你别叫我!你还敢狡辩,我平时是怎么和你说的!”阮紫朱瞪着儿子,气得胸前微微起伏,仿佛宁游真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

唉!一个孩子再正确的理由碰上不讲理的父母权威,注定只能投诉无门。

宁游又委屈又焦急地将眼光投向了爷爷。宁穆生这时也明白过来了,他有些怒其不争地盯了一眼孙子,但心底到底还是偏着孙儿的,于是微笑着转向儿媳,意欲打个圆场:“紫朱啊!小游和人打架是不对,但……”

可没等他说完,一向对老人很尊重的阮紫朱就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头:“爸,您不用为他说好话,他现在是越大越没谱了!那么小就和人动手,以后大了怎么得了!”她的声音虽然听着平静,但态度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宁穆生老脸讪讪,大概也知道阮紫朱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所以虽然被驳了面子,却也不便发作。

宁绒在一旁看得暗暗称奇。她这才知道为何宁游那么忌惮被母亲知道打架的事。她实在意外,阮紫朱对爱子的教养竟是如此严格。本来小孩子打个小架再平常不过了,她怎么会为了这样的事大发肝火?

“去!到你爸的遗像前跪两个小时!”阮紫朱转向儿子,疾言厉色的又说了句。

“妈!”宁游不满地叫了起来,一下都有些想哭了。跪完他还用做作业和写检讨吗?

宁绒吸了口凉气,心下一惊,这罚也太重了吧?

本来她没打算开口,可这时再不出声,好像真是对不住那位见义勇为却把自己搭进去的小英雄了!

她清咳了一声,身子稍微从沙发探出来些,第一次正眼看向阮紫朱,淡声说:“今天这事真不能怪宁游!打架这种行为也不能一概而论就是错误的!我已详细向他老师了解过了,是别班的一个同男同学欺负女同学,他看不过眼和人论理,是对方蛮不讲理,率先动的手,他才反击的!并且老师也狠狠地批评过他了,他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认了错,明天还要在班里公开检讨。他得到的教训应该是足够了!你这样不分清红皂白的罚他,未免对他不公平!”为免这小子多吃苦头,难免要说两句谎话,替他掩盖些真相了。

仿若见到一根救命稻草的宁游瞠大一双眼,简直是感激涕零地看向姐姐;宁穆生也是目光闪动,惊喜不已,实想不到她会这样维护弟弟。

阮紫朱面上也有些无措,她也没想到宁绒竟会为了宁游和她破天荒地说了那么一大番话,一时间,心头倒是不知该不该重罚儿子了。

“还不赶紧和你妈认错!说以后都不敢了!”宁穆生看阮紫朱在沉吟,知道有机可乘,赶紧示意孙子。

“妈,我错了!我以后再不会那么冲动了!”宁游回神,立时很识时务的大声说了一句。

宁绒一下都不知是笑好还是气好,这小祖宗还真够能屈能伸的!她忍下意欲涌起的笑意,假装板起个脸对宁游说:“还不赶紧上楼去写你的检讨,明天交不出来,难道让我去给你老师作检讨啊?”

“哦!哦!我就写就写!”已然在绝望中活泛过来的宁绒脸上隐隐起了些笑意,唯唯诺诺地应下。然后他微向前伸着个小脑袋,试探着问母亲:“妈,那我先上楼了啊?”

老的少的都这样明着暗着的向着宁游,阮紫朱就算再大的火,也很难再固执己见,她的脸色终于稍稍缓了下来,点了点头。

宁游如获大赦,忍不住得意地朝宁绒悄悄使了个眼色,然后一溜烟跑了,就怕再多待一秒,他还会受无那无妄之灾。

客厅里又重新回复宁静,这时,有佣人给宁绒送上了一杯茶。

“绒绒,你以后啊,多看着些你弟弟!这孩子其实算是听话了,但他这个年纪有很多想法未必愿意和我们说,你年轻,能和他聊一块,平时多关心关心他,我看他也愿意听你的话!”宁穆生执起孙女儿的手,目光殷切、语气欣悦地说了一番。

宁绒边听边腹诽,那小鬼主意大得很,她都要败给他了!

可面上却是微微笑着,待宁穆生话落,她才回道:“我会的,爷爷!”

“宁绒,今天小游给你找麻烦了,谢谢你!”阮紫朱带着一脸的歉意和谢意看向宁绒,轻轻说了句。她的情绪已然平复,看着又是那个和气优雅的富贵人家太太了。

宁绒淡然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阮紫朱还是能清楚地感受到宁绒的疏冷,但心里却并不难受。毕竟,刚才已经是一个重大突破,再加上她也看得出来,宁绒其实和自己的儿子挺投缘的,能走到这一步,已是极不容易,其他的,急不得。

宁绒的眼光透过大门瞧了瞧屋外的夜色,想起还在门外车上等着她的邝云修,本想起身告辞,可忽然就想起一件事来。

转念间她伸手拿过面前的茶杯,凑到嘴边微抿了一口,放回茶杯时,宁绒看似漫不经心地开了口:“爷爷,我想问您件事,我爸生前有没有立过遗嘱?”

宁穆生一愕,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宁绒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探向阮紫朱,阮紫朱面上似是轻轻一震,然后,涌出一丝异色,像是,慌乱。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宁穆生奇怪。

“没有!就是突然想起了问问。”宁绒收回暗中打量的眼光,脸上淡写轻描。

……本章完结,下一章“突然的会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