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49章:满意的大礼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49章满意的大礼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修哥,宁小姐,怎么才来?都等你们老半天了!”被众星捧月的张蓦一见两人进来,笑着嚷起来,人也立即从座位上站起。

“修哥!”“邝总!”……

接着又有几人分别向邝云修恭敬的打了招呼,对宁绒则是和善的点了点头。其余的人面带微笑打量着这一对姗姗来迟、外形出众的璧人,男的女的都掩不住眼有惊艳。

坐在路樵身边的田穗微垂着头,不声也不响,表情也瞧不真切。

“快过来这里坐!”张蓦热络地向两人招呼。坐在他身边的人自觉地向两边挪开些,在沙发上腾出了两个空位。

邝云修刚进来时眼光在全场旋了一周,见到田穗,眼光也只是在她身上一掠而过,没有任何异色。张蓦话完,他侧眼望了宁绒一眼,携着她走了过去,在众人的簇拥中坐下。

坐下后,宁绒便伸手进手袋里掏出一张白色的信封,向她右手边的张蓦递了过去,“张蓦,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张蓦俊朗的脸上好比日出东方,灿烂无比,礼貌的用双手接了过去。

手上的触感很薄,也很软,张蓦垂目打量着信封,有些奇怪,心想宁绒该不是给自己签了张支票吧?

“我现在能拆礼物吗?”张蓦翻转了一下信封,那信封口只粗粗封了一下,他的好奇心全被钓了起来。

“当然!看看喜不喜欢?”宁绒嫣然道。

张蓦拆开信封,手往里一伸,两指夹出了两张船票,他略一看,两眼陡地一亮,一脸兴奋。

“哇塞!太棒了!”张蓦声音激动的都有些大了。这一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了过来。

宁绒笑咪咪地望向身旁的邝云修,邝云修与她对视的黑眸中也生了淡淡的笑意。看来他对张蓦真是非常了解,张蓦真的很喜欢这份礼物。

“看把你给激动的!”坐在邝云修身边路樵微一挑眉,打趣道,“宁小姐究竟送你什么好东西了?看你这么不淡定!”

一向和路樵打惯口仗的张蓦心情大好,也懒得在这时逞口舌之利,得意地向路樵挥了挥手中的船票,扬着大大的笑脸:“7天7夜豪华邮轮亚马逊河探险游!”

“哇!……”现场立时一片羡慕的惊叹。这份礼送得真是礼不轻心思也重。

路樵也有些意外,不由笑道:“果然是非一般的好礼!难怪你小子笑得都跟个包子似的!”

张蓦立时斜了一眼过去,然后顺手在面前的水果盘里抄起个橙子袭了过去。这才乐呵呵地将礼券塞回信封,笑呵呵的说:“这是我今年收到的最称心如意的礼物了!”这份礼物真是太投他所好了!

张蓦性格外向活泼,喜欢四处游历,对一切未知领域充满好奇和征服欲,探险什么的最合他口味了。

果然是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宁绒也被张蓦的开心深深感染:“你喜欢那就最好!”这份礼物她挑得很用心,说起来,张蓦和路樵可都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想借此聊表一下谢意。

张蓦将信封放入西装口袋,拿起面前的七喜啤酒,开瓶,然后给宁绒倒满一杯,又分别给邝云修和自己的酒杯满上酒。

举起杯,他满面含笑地对宁绒说:“宁小姐,这杯我先敬你!谢谢你的好礼!”

宁绒忙双手举起面前的酒杯,与他碰了一下杯,微笑着真诚道:“应该我敬你这个寿星才对!借这杯酒,一来祝你生日快乐!二来也要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尽心尽力的保护!”

张蓦豪爽地将酒往嘴边一送,可不知突然想到什么,笑容忽然有些蔫了,酒杯也僵在唇边,然后慢慢的垂下手,面色竟是怅然:“诶!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给我送了这么一份好礼,可是恐怕我走不开呀!这下可怎么办?”这可真是个问题!

看着张蓦瞬间愁了的眉,宁绒莞尔。一旁的邝云修也是微一倾唇,启口代为回答:“这问题早替你想好了!这两张船票一年有效,但如果今年你实在抽不出身,只要知会邮轮公司一声还可以自动展期两年,这样前后就有三年时间,只要宁家的事一了,我马上放你的假!你那亚马逊的七天七夜不会跑的!”

一番话把张蓦说得一张俊脸枯木逢春似的,喜不自禁地连连点头:“这样好!这样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来来来!喝酒!喝酒!”既然煮熟的鸭子不会飞,张蓦就安心了,然后非常愉悦地将酒一气灌入了肚里。

宁绒也将酒杯送到嘴边,正想饮下时,一只大手却突然将她的手和杯子一起按住。

宁绒微诧,酒杯已被邝云修夺了过去,她的眸光顺着那手臂看过去,邝云修的声音已温和的响了起来。

“刚才吃饭时你已喝过红酒,你不会喝酒,别喝太多,更加不要混酒来喝!”邝云修将那杯酒放到茶几上。

宁绒觉出他话里的关心,心一甜,可一想这是寿星敬的酒,自己却之不恭。

于是娇笑着揽了邝云修的一边手臂,微仰着俏脸温软着说:“这一杯我还是喝了吧,应该没事的!”

“听话!”邝云修想也不想就吐了两个字,仿似在拒绝一个孩子的过分要求。

“……”

那边眼巴巴等着宁绒喝酒的张蓦不禁侧目,没想到邝云修会将宁绒这样高度保护起来,他忍不住微微倾过身,嘻笑着来打个商量:“修哥,就喝这一杯不会有事的!最多,待会不再让她喝就是了!”

邝云修不紧不慢的一眼睨过来,“你别闹她!这酒我替她喝!你给她叫杯橙汁,让她以果汁代酒和你喝!”

说完,伸手拿过那杯酒,咕咕噜噜倾入口中。

“啊?”张蓦睁大双眼。

果然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疼!

宁绒弯着嘴角,蕴着爱意的双眸晶亮地看帮她顶酒的男人,对张蓦的歉意很快就被受人爱护的馨甜所掩盖。

而她的余光所及,竟瞥见田穗正仰着头,将一小瓶啤酒猛地灌向自己。

……本章完结,下一章“爱情使人转基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