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52章:只要我在你心里,哪怕情敌三百也不怕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52章只要我在你心里,哪怕情敌三百也不怕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田穗一双泪眼倏地瞠大,面上的酒红更深上几分,那是怒出的颜色,她的声音也是怒气勃发:“你……你,现在连你也向着她!”

路樵有些烦躁的一扭头,然后身子又扳正回来直对田穗,一个醒着的人果然是用再大的分贝也喊不醒吗?他眸底闪过一丝无奈和怒气,克制的绷了绷颊,开口时声音仍竭力平稳:“我只是说出了事实!一个大家都有眼见到,而你也许心知肚明却从来不肯面对的事实!你以为过去的十八年让你在修哥的心里与众不同,可如果说他的心是一片夜空,你其实不过是一颗星星,再闪再亮也只是星星,满天都有的星星!可宁绒是明月,是这人世间唯一一轮、又大又亮的月亮!”

田穗面色大变,头大力的摇,像是要把路樵的那番话从她自己的耳朵里摇落,整个人隐隐颤动,像被夜风吹过的薄叶,她无力地尖叫起来:“你胡说!你胡就!你胡说!”

路樵只觉一股怒气越发止不住的往上窜,他稍稍移开两步,烦乱地伸手拔了拔一头短发,低吼道:“你究竟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田穗呆住,印象中路樵性格沉稳,张蓦外向活泼,两人都很机敏,于幽默嬉笑间已是见招拆招,所以轻易很难看到两人失控发怒,她就从未见过他如此躁怒,更别说是对自己发脾气,一时竟被震住。

她的眼睫垂了下去,眼底的泪却汩汩滚了出来。

路樵含着怒意的双眼略略环伺了四周一下,路边已有人驻足,眼光好奇地瞄向他们这边,显然,两人的动静已引来不少路人的侧目。

再看垂睫静静落泪的田穗,哀凄狼狈,哪里还有平日半分的英姿神采?路樵心里倏地一疼,有些后悔刚才的失控,面色不由缓下,口气也软了下来:“放手吧!田穗!这世上很多的幸福,是在放手而不在执着,也许放手真的很痛,可你不试一下,这一辈子恐怕就再与幸福无缘了!”

田穗全身一震,慢慢抬睫。

放手,让过去的十八年如烟散去,这岂不等于否决了自己差不多四分之三的人生?幸福,没有邝云修的幸福还叫幸福吗?可若不放手,自己又能握住什么?

路樵见田穗面上瞬息万变,眸底即便隔着一层泪雾也看得清其中的波涛汹涌,想是她心中现在正挣扎得厉害。作为一个外人,一个同样为情所困的人,他知道自己只能点到即止,最后的决定还需得她一个人来做。

眼光一瞬不瞬地凝在田穗面上,路樵心里只觉一腹的苦水在翻搅,情为何物,竟叫人这样无奈?

他在暗处看她已有三年,可她从来对他是视而不见。如果她肯将眼睛从她痴恋的男人身上转开,正视自己,他虽然不如她心上的人那样出色,可那男人不愿给她的他都能给,保证是一点也不逊色他人的幸福!

可是,这世上就是这样无奈,不见得你想给,人家就愿意要!

走近田穗身边,路樵站定,手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去,轻柔替她拭去面上的泪,然后将左手的手袋递了过去,柔声说:“好了,别哭了!我先送你回家吧!”

田穗可怜兮兮的抬了抬睫,吸了吸鼻子,不知是累了还是其他原因,她没有再说话,只是顺从地接过手袋,朝停车场的方向慢慢走去。

她的身后,路樵轻呼了口气,迈开长腿跟了上去。

——————

十一点半,从夜霓返回江南小筑的路上,黑色的路虎在明亮而宽敞的路面上稳健疾驰。

车内竹笛悠扬,除此之外再无人声。副驾上的宁绒侧脸望着车窗外,从邝云修的角度看去,她的面色不清,她自上车后就没怎么开口。

“怎么一直不说话?还在想着今晚的事?”邝云修突然问。

宁绒收回看向车窗外的眼光,将脸调向正前方,美眸有些沉郁,幽幽叹息一声。刚才被田穗那样一闹,气氛难免受了影响,大家渐是意兴阑珊,所以很有默契地提早散了。

她的声音夹着几分窒闷响了起来:“张蓦最无辜了,好好一个生日也过不安生!”

“张蓦倒是不必担心!”

宁绒苦笑一下,略是疲倦地伸手捏了捏秀挺的鼻梁,有些苦恼道:“那田穗呢?她到底要怎样才消停?”

这些纠缠不休的情敌就像莫名其妙惹到的皮肤恶疾,没完没了的反复发作,虽不致催命,却恶心你、烦死你,让人要多不自在就有多不自在!

邝云修静了一下,半晌才微沉了声回道:“再给她些时间吧!她总不能永远都逃避现实的!”

事实上他心里已做了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容忍田穗这样的纠缠,只要再有一次,他绝不会再顾忌往日的情分,就算欧亚娴更加不满自己,他也绝不许田穗再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一丝半点的困扰。

宁绒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

不过一会儿,她突然偏过头,灼灼逼人地直盯着邝云修。

这样给她盯了一会儿,邝云修不禁纳闷,抽空去看一眼她怪异的表情,奇道:“干嘛这样盯着我?”

宁绒美眸一眯:“你索性一次性告诉我,你还有多少的青梅竹马和红颜知己要我应付吧?别时不时来上一个,让我防不胜防!”

邝云修听得双眉一挑,嘴角却是莞然一勾,“你这是要查我户口?”

宁绒双眼一瞪,理直气壮地回道:“我才不管你有多少个好妹妹!反正只要我在你心里,哪怕是情敌三百我也不怕!我想主动掌握情况,是不想哪天被人仇被人恨,还不知是怎么得罪的人!”否则哪天人家又莫名其妙的向她泼茶,或是又有谁想找她拼酒了。这样还算好了,如果碰上哪个更狠的,会不会要她的小命?

邝云修喉间滑过一声愉快的低笑,又是一眼看了过来,他喜欢她说“只要我在你心里,哪怕情敌三百也不怕”的那种自信,懒洋洋的问:“你什么时候见我和其他女人过从甚密,你哪来那么多的假想敌?”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们不合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