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54章:傲慢与偏见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54章傲慢与偏见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宁缓如只迟疑了一秒就将想法宣之于口:“很有这个可能!”

宁绒秀丽的眉一皱,心头已有几分不悦:“他有房有车,有物业有公司,如今起步并不低,今后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他还图我什么?”

邝云修最近正着手办一家安保培训学校,照这样的发展趋势,以他的能力和国内刚刚起步的安保行业所拥有的巨大空间,假以时日,他完全可能将天影打造成这个行业里的巨无霸。

宁缓如略略鄙夷地一撇嘴,“就他那点身家算什么!和咱们家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和你在一起,染指万屏,他起码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宁绒面色沉下几分:“姑姑,您这样说实在不公平!您并不了解邝云修,怎能随随便便想当然的怀疑他?”这世间还真是满地的傲慢与偏见,以貌取人的,以财取人的,真是想怎么取就怎么取!

宁缓如面上已是一副阅尽人间百态似的世故,她叹了口气:“绒绒啊!你还年轻,经历的人事还不多,有些人表面看着锦绣亮丽,可实际上就是一肚子的坏草。有时真得多长几个心眼,特别是像你现在这样的身份,不知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的惦记着呢!”

宁绒心里的不悦更加重了几分,小嘴紧抿了起来。因为母亲深受情绪困扰,她自十岁起就习惯了事无大小自己拿主意,即便是十五岁后和聂红柳母女住在一块时,有时心里实在难以委决的事情也会向聂妈妈征询一下意见,但从来没有哪个人依仗着长辈的身份,打着关爱的旗号,直接干涉她的生活,因此现在这样的情形让她真心不习惯!更何况自己的姑姑还一再贬低自己喜欢的男人,她更是难以接受!

那头宁缓如没有注意到宁绒面上细微的变化,依然是自以为真理在握的苦口婆心:“所以说,以你的条件,要找另一半,要么是身家清白,知根知底,像莫檀那样的;要么就是和宁家旗鼓相当的,商场上的官场上的都好,以后在事业上也能帮衬着些!莫檀那孩子你若是不喜欢,可以慢慢再物色其他对象嘛!你姑父这些年跟着你爸在商场上官场上都认识不少人,到时让他推荐些合适的青年才俊,你可以慢慢的挑,挑到满意为止!至于邝云修,他是真的不合适!”

宁绒听她提到萧良行,一下想起他做过的那些好事,更是气不打一处,出口的声音已是微冷:“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都见钱眼开的!”宁绒冲动之下差点提到萧良行,却还是及时管住了自己的舌,把“姑父”两个字生生吞回了肚子里。“总之,和邝云修在一起的人是我,我相信自己的感觉!也相信他的人品和感情!”

宁缓如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侄女的不悦,她掏心掏脑肺地说了一大通,结果宁绒却半点不领情,心里立马也生了几分气恼,不由轻嗔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

“绒绒,你姑姑完全是为你着想,有些话可能不太中听,但她的心却全是为了你好!”宁缓如未完的话突然被一直沉默不语的宁穆生打断,宁缓如稍稍一愣,那头宁穆生已看过来,混沌的老眼给了她一个清晰制止的眼色。

宁绒面无表情的说:“你们当初既然相信我有将万屏管好的能力,现在就不要怀疑我有挑选好男人的眼力!”

宁缓如面上一窒,宁穆生却像是怔了一怔。屋里一下沉默下去。

一会之后,宁穆生苍老的声音才重新响起:“你真的没办法和莫檀那孩子在一起吗?”

宁绒面上缓了缓,认真的看向爷爷:“莫檀很好,但我们只能做朋友,我已经和他说清楚了,他也能接受!”

宁穆生沉吟。

谁的人生都不可能完全是一步一步事先计划出来的,当计划遇上变化,说不得只能向变化臣服,这个道理,活了八十年的老人不会不懂。但懂是一回事,懂了之后会怎么做却又是另一回事。

宁穆生不置可否的眼光在孙女莹白如玉的面宠上流转几下,开口:“你尽快找个时间约邝云修出来,我想和他见一面!”

——————

晚上,七点半,邝云修公寓,餐桌上。

“数清楚了吗?你那碗饭里到底有多少粒饭?”

正在心不在焉的用筷子扒拉手中那碗饭的宁绒面上一愣,抬眸望向突然开口的邝云修。他黑眸有幽光点点,俊容上有几分戏谑,也有几分寻究。

“你一晚上用筷子在饭碗里划来划去,不是想数一碗饭里有多少粒饭?”

“……”

宁绒将眼光伸向对面邝云修的饭碗,那里面的饭已去了三分之二,再看看自己那碗,一碗饭真没少几粒。

邝云修夹了几根清炒菠菜,放进宁绒的碗里,“再不吃,菜都要凉了!”

宁绒赶紧低头,调整一下握筷的手势,将那几根菠菜和着两口饭匆匆送进口里。

邝云修也没再说什么,依然优雅的吃饭吃菜。

“修,我爷爷想和你见一面!”宁绒待口中的饭食全部下肚,轻轻说了一句。

邝云修一眼望过来,面色没起半点变化,似是不以为奇。

“他们今天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宁绒垂睫不语。筷子却不经心地伸向蘑茹鸡块。

“是不是你爷爷和你姑姑不喜欢咱们在一起?”

宁绒欲动的筷子一滞,慢慢将将碗放到桌上,有些郁闷的“嗯”了一声。

邝云修也将碗筷放到桌上,深幽的黑眸在宁绒的俏脸上旋了两圈,问:“你就为了这事所以烦得没心思吃饭?”

宁绒慢慢摇了摇头,姑姑的话虽然多少会影响些心情,但令她纠结的好像还不止这些。

“在通俗的眼光里,咱们俩好像是不太合适,我高樊了!”邝云修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情绪,仿佛在陈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宁绒猛地一眼望过来:“我才不管别人怎么想,即使是爷爷和姑姑不能理解我也不在乎!和你在一起的人是我,我的感觉才是最需要被尊重的!”

邝云修唇角微一弯,“既然这样想,为什么还不好好吃饭?”

宁绒面上一滞,一下回不出话来。

“你放心,我会用时间向你家人证明,你的选择是对的!”邝云修语气仍是平静,却十分笃定。

宁绒面上一下涌起笑意,她就知道,自己的感觉不会骗自己!

不过……

“你好像和覃北堂父女很熟?”宁绒终于将一晚上在肚里翻搅得不安生的问题问了出来。愿意相信他是一回事,心里有疑问迫切想要知道答案又是另外一回事。

也许这就是女人,总是自相矛盾。

……本章完结,下一章“与首富父女不得不说的往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