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55章:与首富父女不得不说的往事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55章与首富父女不得不说的往事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邝云修面上终是有了些变化,他微一愕,问:“你又听到什么了?”怎么会扯到那两父女头上?

宁绒美眸中黠光一掠而过:“我听到的很少,所以好奇心才很大!”

邝云修莞尔。女人的好奇心真是种不明生物,你若不用真相来喂养它,它就自己四出去找那些无边无际的谣言来壮大自己,一天天歪头歪脑的长,长成之后破坏力堪比异形,说有多恐怖就有恐怖。

一向拥有和有形敌人、无形敌意对抗经验丰富的邝云修,在一秒之内便睿智地做出了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应对策略:知而不言,言而不尽。

“我曾救过覃北堂一命,做过他一年的贴身保镖,还在覃家住过一年,所以要说我和他们父女相熟,也是实情!”

这一开场白毫无意外地让宁绒瞠目。这样的渊源,实在比她本来想到的要深得多。她眼里的那点好奇立即演变成一脸欲知后事如何的迫切。

邝云修看得不由又是轻轻一笑。

“三年前我刚到这座城市,本来打算一来就开家保镖公司,在筹备公司的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同行,他们的公司就受聘于覃氏集团。恰在那时,覃北堂被一伙人给绑架了,对方开出的赎金是一亿两千万,一亿的珠宝,两千万的纸币,而且警告覃家不许报警。当时心神大乱的覃宝菱本来想不管警告就去报警,结果绑匪觉察后,竟把覃北堂左脚的小脚趾给斩了下来,还通过视频直接播给他女儿看。吓到六神五主的覃宝菱再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依靠那个同行的力量。事关覃北堂的生死,那个同行的压力可想而知,他来求我帮忙,我答应了。去交赎金时,就是我陪着覃宝菱去和绑匪见的面。绑匪承诺拿到钱后,会在另一个地点把人放了,可当时我看出绑匪无意放人,于是在交完赎金之后,一离开那个接头地点,我就让覃宝菱赶紧离开,马上又折回了交接地点。果然覃北堂就被他们藏在那里,当时正被拖出来,准备解决了他,我后来毙了三名绑匪,重伤了其中两人,把覃北堂带了出来。”

明明邝云修的声音云淡风轻,宁绒却听得光洁的额头都微微发热,全身不自觉地一阵紧张。

“后来呢?后来呢?”宁绒的声音有些急促起来。

“后来就是覃北堂安全了,赎金也没丢,受了伤的两名绑匪,还有到另外一个地方故布疑阵的一名绑匪都入了大牢,一年之后,这三个人在狱里与人斗狠,一次过全被人打死了!”

“啊?”宁绒张大口,又是一阵的心惊肉跳。

“后来覃北堂就三番四次地请我做他的贴身保镖,我考虑到当时自己初来乍到,各方面的资源其实还很匮乏,若是马上创业,可能只会事倍而功半,再加上覃北堂开出的条件确实优厚,最重要是很有诚意,我就搁置原来的计划,答应了他。为了方便工作,同时也住进了覃家。”

听到这里,宁绒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那次覃宝菱会让邝云修去她家见她父亲,原来邝云修本来就在覃家自出自入过。

“哦!那你就开始了与覃宝菱同在一个屋檐下的生活了!”宁绒调了调气息,紧张过后,话说得不急不慢,语调也似漫不经心。

邝云修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这才是她最关心的戏肉吧!

宁绒被那一眼看得面上微微一热,却假装若无其事回望过去。

“覃北堂很看重我,而且我们的性情也恰好很投缘,他对我就像对后辈子侄那样的信任和亲切。因为这样,我又住在覃家,所以五花八门的传言就很快批量产出,一传十十传百,都传得有鼻子有眼!”

宁绒了然地点了点头,那样的情况下怪不得要被人传出他与覃宝菱“不清不楚”了!

她在喉咙里嘟哝:“这些传言恐怕也不见得都假吧!比如像覃宝菱对你有意、覃北堂想招你做上门女婿之类的!”

耳尖的邝云修却全听入了耳,他睨了一眼过去,眼里的笑意若有若无。

“覃宝菱自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任性惯了,当时她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不久,更是我行我素。从一开始,她对我确是频频示好,我却一直都和她保持距离。可她偏偏不死心,有一天晚上,居然装醉把我骗到玉流山公园,我一怒之下把她扔在山上,自己开车走了。她后来自己在山上吓个半死,最后还是覃北堂派人到公园里去把她接了回来。”

宁绒咋舌,想不到邝云修竟然做得那么绝。将那样一个千金小姐独自留在山上,若是有哪个起了坏心的正好碰上,覃宝菱可就毁了。想想自己与他,虽然一开始他也是拒绝自己,可却从来没真正对自己狠下过心肠。说到底,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是留了情分的。

看来一个男人若对一个女人无意,管你是装柔还是装傻,装弱还是装疯,他都无动于衷,你若再痴缠下去,自讨苦吃而已。

“在对待我和他女儿这件事上,覃北堂一直保持着难得的开明,那次我那样做,他居然也没责怪我,反倒是怪女儿太任性。倒是覃宝菱学乖了,不但不敢再明目张胆的来纠缠,对着我就连性子都变了,而我干脆从敬而远之直接将她视若无物。”

宁绒这才明白,为什么邝云修对着覃定菱会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三个月后,我离开了覃家。其实我一开始就没打算要长留在覃北堂身边,覃宝菱的事加速了我的离去。之所以坚持够一年,是因为我当时不仅亲自保护覃北堂,还为他物色和培养了几名保镖,以便在我离开后能继续为他父女所用,不要再出现上次绑架的悲剧。后来我说要走时,覃北堂看我去意已决,也不便再留。但我和覃北堂的关系一直都不错,这两年多一有时间我还是会和他聚一聚,陪他吃吃饭,喝喝茶,下下棋之类的。”

听邝云修一气讲了那么多,宁绒长呼一口气,心头的一点不安随着那口呼出的浊气全然散逸。

不过一会儿,她的脸色却忽地一变,声音也有些异样:“修,你当时真是……杀了那三个绑匪吗?”她看过他伤人,看过他开枪,可杀人这事……她还是忍不住轻抖了抖。

邝云修面上一滞,然后神情忽然莫测,眸色也幽暗难明,微沉了声音的不答反问道:“你怕?”

……本章完结,下一章“是狐狸,还是恶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