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56章:是狐狸,还是恶狼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56章是狐狸,还是恶狼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宁绒俏容一僵,却立即吞了吞口水,摇了摇头,声音柔和却坚决:“我不怕!你杀的都是那些罪有应得之徒!如果当年你当上警察,我想会有更多的该死之人领受他们应有的报应的!”

邝云修定定看着宁绒,不语。宁绒恍惚觉得,那平静如镜的眸底下,像是藏了一片深海,那里,或许有她永远猜不透的惊涛骇浪。

半晌,邝云修突然立起身子,伸手向装着只吃了一半的菜碟。

“你干嘛?”宁绒回神诧问,他们好像还没完成晚餐呢!她的耳朵是饱了,但肚子却是开始饿了。

“菜都凉了,我去热一热!你今晚已经消化不少东西了,再吃冷菜,我怕你会消化不良!”邝云修说着,已两手不空的离开了餐桌。

“……”

………………

这天星期三,宁绒刚到办公室坐下不久,萧良行就进了她的办公室。

“小绒,最近那批螺纹钢原来不是定了向明建要货的吗?为什么突然改向利万家下单?”萧良行在椅子坐下后,开门见山,声音虽然听不出什么异常,可眸中却隐有不悦。

这样的一单价值过千万,不是一笔小数目。

宁绒眉心一跳,心里一沉。被动了利益的硕鼠果然是藏不住地冒出了头!

她忙掩下睫,盖住眸心中立即窜出的一小簇火苗,暗吸了口气,自忖面上不会露什么端倪,才克制的出了声:“哦!是这样,清明前有一次在外面吃饭,正好碰到利万家的老总,他向我抱怨,说我们万屏一碗水端不平,同是供应商,但大部分的订单却是落到了明建头上。我当时就答应他以后尽量要兼顾好三家的利益,所以回来后就和芳姐说,咱们现要的那批货改去找利万家订!”

萧良行的不悦已清楚彰显在面上,“这样真是毫无道理!市场经济嘛,当然是择优而取,明建做得好,我们当然会多帮衬着,利万家怎能那样要求搞平衡?”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记起姑父常常提醒我,在国内做生意,就要注意搞好平衡,所以我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下来了!”宁绒声音无辜。

萧良行脸上别扭一僵,没想到宁绒会拿自己之矛来攻自己之盾,一时被堵的开不了口,只扯了扯嘴角讪讪地笑。

“反正这么多年明建也赚了咱们万屏不少钱了,这次就高姿态一点,让新供应商一个机会,有钱大家一起赚嘛!也能促进他们三家之间的良性竞争!”宁绒觑着萧良行的脸色,有意无意地补了一句。

“也是!也是!”萧良清咳了一声后有些局促。

宁绒心内不由一声冷笑,真恨不得扒了他道貌岸然的皮,让他贪婪的真面目大曝于人前。但是,此时还不到摊牌的时候,她还要在他身上寻找更事关重大的线索,这个时候万不能打草惊蛇。

“对了,姑父,您为什么会亲自过问这样的事,供应商那块不是由杨副总在管吗?”宁绒故作不解的问了一句。

萧良行虚笑一下,像是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是这样,我和你一样,也被明建的老总找上门了!我们合作那么长时间了,他非要讨个说法,我也不好太驳他的面子,所以只好来问个清楚,到时也能给他给交代。”

这样的说辞也是无懈可击,宁绒瞅着萧良行那毫无破绽的面孔,暗地里一番咬牙,面上却假装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佯叹了口气:“姑父,看来咱们的耳根子都软!这些事以后您也好,我也好,最好还是不要再插手了,坏了咱们自己定的规矩不说,要让杨副总知道,也怕他会有其他想法,以为咱们对他不够信任!”

萧良行立即神色一凛,毫不迟疑地点头,“你说得对!说得对!以后我会注意的!”

“哦!对了,下星期一我要飞成都两三天,公司的事要姑父您多关照了!”宁绒似是漫不经心提了一句。

“成都?你是要去参加那个财富论坛?你之前不是说不去了吗?”萧良面上有些诧异。

宁绒点了点头,然后回道:“我原本确实没打算去。可后来仔细想想,这样难得的机会,全国各地各行各业那么多的商业大亨出席,搞不好去交流一下,都能找到好的商机。哪怕只是去脑力激荡一下,对我也是很有益处,就算没有时间实在也应该挤出时间去见识见识,所以,我决定下星期还是让芳姐陪我过去一趟。只可惜我报名时间晚了,没办法在主办方指定的酒店入住,只能另外找地方住下了。现在小何正在帮我找个合适的酒店,基本上是没什么问题了!”

萧良行没再多问什么,只简短的说:“那好!你安心去吧!公司有我不用担心!”说完,他从椅子上起身,转身,朝门口走去。

目光沉沉的看着萧良行的背影,宁绒的太阳穴狠跳了两下,胸口一阵窒闷。她仿佛看到一张铺天盖地的灰网,正无声无息的撒下,慢慢收紧。

这个糊弄完父亲又继续糊弄自己的长辈,究竟只是一条老狐狸,还是一条披着人皮的恶狼?他真的不仅要钱,还要他们的命吗?如果他们父女身上发生的一切都证实是萧良行的丧心病狂,姑姑怎么办?

宁绒只觉心里说不出的悲哀,面上一片暗淡。

人性果然那么容易受到诱惑和摧毁吗?为了利益,居然可以毫不犹豫地向自己亲近的人举起屠刀?

所幸这一切,很快便会有答案。

宁绒重重叹了口气,支起手肘,食指用力揉了揉发痛的额角。她一时都不清楚,自己希不希望知道这个答案。理智上,她很想知道,但感情上,她怕。

……………………

星期六晚,宁绒带着邝云修到一家酒店,去见爷爷。

两人到时,宁穆生还未到。直到邝云修点完了菜,宁穆生才姗姗来迟。

“爷爷!”门一开,宁绒立即便展着笑颜,立起身,迎到门口,双手伸出去亲昵地搀着老人家的胳膊。宁穆生拍拍孙女儿的手背,慈爱地应了一声。

宁绒边将爷爷引到给他留好的主位上,边说:“我们把菜都点好了,就等着您了!”

宁穆生意味难明的“嗯”了一声。

邝云修也已在位置上立起了身,向着宁穆生礼貌而不卑不亢地微微颌首,招呼一声:“宁老先生!”

宁穆生清瘦的老脸慈爱退去,他双眼像是眯了一下,淡淡的看向邝云修,然后再淡淡的点了点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郑重承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