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58章:惊魂消防钟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58章惊魂消防钟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邝云修的设想正确,那么,这一次,就是一次明明白白的赴险。想到之前几次的死里逃生,虽然知道邝云修他们已明防暗戒,她心里不可避免得还是会紧张。而更让她心烦的,是如何应对这件事的结局。若是这个计划成功,最终一切的罪证明确指向萧良行,那这祸害一除,她以后就安全了,可宁家,恐怕却再无宁日!

从一开始就被怀疑的阮紫朱,到后来意外暴露出来的萧良行,其实在宁绒心底,都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个人与她父女二人的案件有关!哪怕自己再不喜欢阮紫朱,她总是宁游的母亲;哪怕萧良行再贪婪,他总是姑姑的丈夫,他们若是真起了歹心,宁游和姑姑必定会跟着一起遭殃,他们是她的家人,她百分一百二十的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

到了成都,直到晚上回酒店休息,董芳意才发觉此行的不同寻常。也是那时,宁绒才告诉她此行的真正意图。董芳意毫无意外的大吃一惊,却二话不说的顶替宁绒作饵住进了原来为她预定的豪华商务套间里,当然,陪她一同住进那间房的还有张蓦和路樵,而宁绒则和悄悄辗转而至的邝云修住到了酒店的某一间房里。

第一夜,在大家惴惴的等待中,风平浪静。

第二天一整天,宁绒在大会预先安排的紧凑日程里忙碌了一天。等结束所有活动,回到酒店已过十点了。

宁绒洗完澡出来,见房间里只有昏黄的落地灯伴着电视荧幕散发出的彩色荧光,静谧幽昧。邝云修穿着一套浅色的休闲服斜靠在床头上,正在看凤凰卫视,看她出来,示意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床铺,宁绒微一倾唇,解了鞋爬上他那张床,然后舒舒服服服的仰面躺下,头枕着他的大腿。

邝云修随手抄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这是邝云修平时最喜欢的放松姿势,他喜欢枕着宁绒的大腿,惬意地闭着眼,然后她会用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怜爱地一下一下抚着他的头顶,让他像浮在一团云雾之上,每个细胞都说不出的舒畅。

而她最喜欢的姿势却是像小猫一般窝在他宽阔的怀抱里。

邝云修微带茧意的大手抚在她嫩白滑腻的脸蛋,另一手把玩着撒落在他腿上的黑亮卷发,随口问道:“今天的活动怎么样?”

宁绒勾了勾嘴角,眸心中像在黑暗中突然打开了一盏灯,声音里掩不住的兴奋:“真心不错!今天有几场论坛,我见到几个超级大亨,他们真人比那些报导有意思哦,而且个个思维独到,眼光精准,人也很友善,和咱们市里常见的那一批人真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我今天算是胜读十年书了!”她说完满足一叹,像极那些见到了心仪偶像而激动不已的小女生。

邝云修莞尔。他还没开口,突然又听宁绒换了一副郁闷的语气开声:“不过今天也闹了笑话,有好几个人一开始都以为我是和家里长辈一起过成都来凑热闹的富二代,纳闷我是不是来错地方玩了!”

说到这里,宁绒不满的鼓鼓腮,长长的眼睫眨动,可爱的像真人版的芭比娃娃。

“你说,我看起来就那么不专业,那么小和幼稚吗?”宁绒嘟哝一句。

邝云修英眉微一挑,喉间滚过几声愉悦的低笑。

宁绒人前虽刻意用一身职业正装武装自己,她身上的确也有大气知性的一面,但她毕竟从小在国外长大,修得又是艺术,骨子里那种随意而文艺的特性难以消弭,再加上她气色红润,皮肤细腻,五官精致,整个人水灵灵的,看上去真是会比较偏小。

“那不能怪人家眼神不好!你本来就还是个小女孩,嗯,我的小女孩!”邝云修居高临下的眸煞有介事似地在那张无可挑剔的俏容上流转,含笑说着这话时,手也同时伸出,去捏她嫩得像是能滴出水的面颊。

宁绒眼一瞠,假装生气的瞪他一眼,随后伸手抓住他逗留在自己面上的那只大手,拿向嘴边,作势张口就要咬,到了唇,却是迅速用力的“啵”了一下。然后一双大眼如月弯起,颊上的酒窝甜俏一陷,娇态可掬,因他说的那句“我的小女孩”,心里像瞬间被灌了满满一壶的蜜糖水。

邝云修又笑,大拇指在宁绒粉红柔嫩的唇瓣上轻轻摩挲,眸底一片温柔。他哪里说错了呢?就算她在外面怎样精明强势都好,在他跟前,她就是他的小女孩,他想一生都珍之重之的小女孩!

“唉!如果咱们这次是单纯来这里参加大会就好了!那样明天干脆就多留一天,川菜很好吃,成都这个城市也很舒服,我还想去看大熊猫呢!”宁绒语声幽幽,眼里有怅然,也有神往。

邝云修低眸凝着她失落的俏容,微感心疼,温和道:“你再忍耐一下,等抓到凶手,你就自由了!你喜欢成都,改日有空,咱们再过来玩!”

宁绒眼神暗了暗,却很快努力地扬起嘴角:“我没事,你别担心!只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咱们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了!”

邝云修微眯眸,眼里有一丝精芒闪过。是啊!最后一晚,该有动静了!

“你说,会不会是咱们猜错了,其实我姑父并不是想要害我的人?”宁绒的声音很轻。

邝云修正想回答,耳边骤然响起一阵沉闷的蜂鸣,他转眸看向床头柜,拿起自己的手机一看,是张蓦来电。他立即摁下接听键。

电话一接通,钻入耳中的竟是一片乱哄哄的人声,邝云修微一愕,面上却立时起了警觉。

“怎么回事?”

在一片嘈杂声中,张蓦有别与常,微显沉着的声音传了过来,“修哥,刚才我们那层的消防钟突然响了,酒店马上将我们疏散下大堂,现在顶上三层的宾客全部已经疏散下来了。”

邝云修背脊一下离开床头,上半身挺直,脸色机警,快声问道:“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宁绒的心一紧,一骨碌从邝云修的腿上爬了起来,睁着两只紧张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人物。”

“保持警惕!照顾好董芳意!我现在马上去问问怎么回事!”

“怎么了?”宁绒看邝云修飞快的摁掉电话,然后又飞快地翻看电话薄,心里一时着慌,忐忑的问出了一句。

“待会儿再告诉你!”屏幕泛亮的荧光照着邝云修专心而严肃的俊容,眼皮都没抬一下。

宁绒只觉全身血流加快,心脏已“砰砰、砰砰”的大力跳动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虚惊一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