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61章:谁是泄密者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61章谁是泄密者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邝云修有些凝重地点头:“对!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他们还交代,之前汽车被炸毁的那次袭击,还有送到你办公室的那枚炸弹,都是他们干的。而雇佣他们的人,就是明建的那个台面上的老总。两人已收了三十万的上期,就等事成之后再收三十万。明建的那个傀儡老总昨天中午就落了网,他供出一切事情都是由萧良行指使的。为了怕萧良行收到风声后会逃,警方决定马上对他实行拘留,今天手续一齐备就马上过来了!”

宁绒心头翻腾,面上失神,嗓眼之间像是塞了一团棉花,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邝云修看她一眼,沉吟了一下继续说:“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这三人都声称与你父亲被杀的事无关。第二,那两个杀手之所以在成都突然中止行动,是来自萧良行的指示。照理说,萧良行几次三番的想要你的命,绝不会在最后关头才突然良心发现想放过你,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向他泄了密,让他知道了你去成都就是引他上钩的一个局!”

宁绒一惊,失声道:“泄密?”

邝云修点头:“这是我的推断!”

宁绒皱眉,然后凝神去想,面上只是茫然:“可是谁会这么做呢?之前只有我和你还有张蓦他们俩知道那是一个局,芳姐也是到了那边才知道的,张蓦他们当然不可能泄密,可芳姐也是忠心耿耿的一个人,我们这五个人,都不可能这么做呀!”

邝云修一手抚着下巴,浓密的眼睫微微下掩,面上也是困惑:“这也正是让我奇怪的地方!这个泄密的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萧良行的友,泄密是为了让萧良行逃脱;要么就是你的敌,想借萧良行的手除掉你!奇就奇在他是怎样知道要杀你的人就是萧良行,而且居然还知道我们在成都的计划?”

宁绒悚然而惧,瞳孔微微放大,这才刚刚除了一个祸害,难道还有人对她居心不良?

邝云修见她眼中有一丝受惊的神色,不禁有些自责不该在这时候再给她添堵,忙微微一笑,执了她的手,温声道:“好了,这些暂时只是猜测,先不管它!等萧良行的供词出来了再说。”

稍是一顿,又说:“你眼下还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面对,像万屏所受的冲击,还有你爷爷和你姑姑,这些,恐怕你都得要花一番心力!”

邝云修这一说,就把宁绒的满腹愁绪勾了出来,她一张小脸苦恼的皱成了一团:“公事方面还好,就是爷爷和姑姑……唉!我真是搞不懂,他怎么会那么糊涂?”就算萧良行对她这个无血缘相连的侄女无情,那对相濡以沫的妻子,这何尝不是一种伤害?

邝云修眉间便有些冷然:“既是要动手消除毒瘤,肯定会有些伤筋动骨的牵连,但这些疼痛都是不可避免的。你也别想太多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萧良行就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宁绒呆呆地望着地面一阵,忍不住惆怅地又是一声长叹,两手伸向自己的太阳穴,没有再出声。

这世上真是有一种人叫自作孽而不可活,但最倒霉的,是受他们牵连的亲人。

————————

宁绒的担心在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变成了现实。阮紫朱给她打来电|话,说宁穆生因为听说萧良行的事而大受刺激,血压飚高而晕了过去。宁绒急忙赶去医院。

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宁绒才一进病房门口,就对上了宁缓如发红的眼圈。

“绒绒!”宁缓如几步冲上前,一把抓住宁绒的小手臂,面容和声音一样的着急发慌:“你姑父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是警方搞错了!你姑父怎么可能干那样的事?”宁缓如越说越快,声音都隐隐发颤,发红的眼眶里又是泪光点点。

宁绒心沉了沉,黯然垂睫,不出声。事实上她都不知道该怎样说才好。

宁缓如更急,大力摇了摇她的手臂,“你说话呀!”

宁绒抬眸看向姑姑灰白的脸,她一头的发明显已乱,六神无主的像在等着侄女给定心丸,直看得宁绒心里更堵了几分,低声道:“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

宁缓如面上一震,紧紧拽着宁绒的手一僵,眼里涌上大片的惊惧:“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一旁的阮紫朱面有忧色,走过来无奈的看了宁绒一眼,然后扶着宁缓如,意图让她安静下来,缓着声说:“缓如,你先别激动!人现在在公安局,你问宁绒她也不知道啊!爸现在还没醒,别那么大声把他吵醒了,他是再受不住刺激了!”

宁缓如听而不闻,只觉一颗心越来越冷,她死死盯着侄女的俏容,头慢慢的摇:“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你姑父有那么坏心!”

自己那个好好先生的丈夫,怎么可能是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他要毁了自己的侄女,不等于是毁了他们那个家吗?

宁绒犹豫地望了一眼姑姑已濒临崩溃的表情,在说与不说之间挣扎。最后她深吸一口气,还是觉得由自己将真相说出来比较好。“他在外头用假身份开公司,做万屏的供应商,赚万屏的钱,从我爸那时候起就偷偷这么干。我接手后,就对这一块进行改革,堵了他赚大钱的门路,或许他就是因为这个恨我。向我动手的那两个杀手已经抓到,他们的雇主就是姑父在外面开的公司的表面负责人,他已经招供,这一切都是由姑父主使的。”

仿似五雷轰顶,宁绒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黑,身体已猛地晃了晃,阮紫朱赶紧用力搀住了她,宁绒也忙伸出一只手臂。一会儿之后,宁缓如两眼涣散地看着宁绒,口中喃喃道:“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阮紫朱一时也惊得呆了。

一片静寂中,一阵压抑而绝望的呜咽声陡地爆发出来。“呜呜……呜呜……”

“你还哭什么!为了那样的白眼狼!你哥在世时对你们夫妇有多照顾,萧良行的良心是给狗吃了!居然谋他公司的钱,还要谋他女儿的命!我们宁家以后没有这样丧心病狂的女婿!”

三人的耳朵被一阵苍老发抖的声音惊了一下。

宁绒转眸,病床上,宁穆生不知什么时候已醒了过来,她那番话显然被他听了进去,他半坐起的身子肩膀抖动,灰败的脸上额头青筋清晰绽了出来,说完话后已是微微的喘,显是气得非同小可。

……本章完结,下一章“献爱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