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强权保镖女少主 [目录] > 第167章:势在必得

《强权保镖女少主》

第167章势在必得

冬迟一春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时间踏入五月中旬。

这其间,萧良行的案子判了,故意杀人未遂,有期徒刑五年。宁缓如深受打击,对丈夫既怨恨又心痛,对宁家一家老小却是有种抬不起头的愧疚。

————

这天早上,邝云修刚踏入办公室,手机就响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看,烁亮的屏幕闪着“娴姨”两个字,他定定看着屏幕,在手机响到第三声时,才摁下通话键。

“娴姨!”如常般唤了一声。

手机那头立即传来一阵冷冰冰的声音:“我已经说过我们没有关系了,你还送什么生日礼物?你的大礼我受不起!”

邝云修好看的眉头不禁微是一皱,“娴姨,我们非要弄到这种地步吗?”昨天是欧亚娴的生日,往年邝云修都会亲自陪她吃饭,只是前些时候欧亚娴因为邝云修钟情宁绒的事大发雷霆,所以昨天邝云修只能买了些礼物,让田穗带回家。不管欧亚娴说得怎样绝情都好,邝云修仍然记得过去十八年她对自己的好。

这话似是对欧亚娴有所触动,她一张冷脸缓了缓,但出口的语气仍然不满:“若不是你不念旧情,我们又怎么会闹成这样?”都说儿子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他这个被她视若儿子的人,却是一次性地不要她们娘俩。一想到这点,欧亚娴就禁不住的满心愤恨。

邝云修已行至自己的办公椅边,坐下,无声叹息。对于一双不讲理的耳朵,想要去和它讲道理简直就是自找没趣。于是他只是放柔和了些声音说:“不管您怎么生我的气都好,那些东西也不过就是一点心意而已,您又何必和那些东西过不去?”

欧亚娴似乎更加伤怀,她叹了口气,声音更是软了几分:“云修,你若是真心关心我,该知道我最大的心愿是什么,你要还念一点旧情,你就不要让我失望!”

邝云修有些烦躁的抬起长指触抚一下额头,声音沉了些:“娴姨,我从来没有忘记你对我的好!可是那与我个人的感情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

欧亚娴一听,火一下又冒了出来,声音陡地拔高:“说来说去,你就是不肯离开那个女人!我就不明白了,你那么有本事,现在事业也很成功,自己就能让自己过得很好,为什么还要惦记她那份身家?”

邝云修绷了绷双颊,声音仍然克制:“您从小看着我长大,在您眼中我就是这样一个贪图富贵的人吗?”

欧亚娴冷笑一声,不屑道:“哼!若不是为了这个原因,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她除了有钱之外,有哪一点比小穗强?”

邝云修黑眸掠过一丝怒色,沉声道:“这个话题我们真是没有什么必要再讨论下去了!”

欧亚娴也是怒意勃发,尖声说:“我就知道我是浪费表情,你那些东西统统都收回去,我一件也不要!”

“您如果确实嫌弃那些东西,就直接把他们扔垃圾桶好了!”邝云修说完,直接把手机掐了。

他将手机扔到桌面上,眸中沉郁。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可以很厚,厚到可以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不相干的人,十八年如一日的好;可是也可能很薄,薄到十八年的感情能像一张纸一样,轻轻一撕,就烂。

邝云修抚着额看着墙大约一分钟,就敛了心神,专心投入到工作中去。

这世上没有哪份恩义,能够理直气壮要求别人用一生幸福来祭奠。

————

同一时间,宁绒的办公室,随着“答答答”一阵鞋跟着地的声音,她抬眸,就见董芳意捧着厚厚一叠资料走了进来。

“宁总,这是新会展中心的最后修订方案,您过目一下。”董芳意便说,便将资料递了过去。

宁绒满意地接过,然后抬眸对董芳意说:“下星期就要投标了。芳姐,照你看,咱们这次的赢面如何?

董芳意信心满满的一笑,“这个工程,早在老董事长在位时,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他一直想在咱们这城市完成一件地标似的建筑,所以很用心。这一年多来,这个方案在你们父女手中改了又改,应该说已经是无可挑剔了!咱们在所有投标人中,准备是最充分、也是最有实力的,不是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吗?我相信,这个机会舍我其谁!”

宁绒面上笑容欣慰,握着资料的手不禁紧了紧,像是握着父亲的手。这是父亲生前最大的梦想,她要在自己的手中,尽全力让父亲的梦想照进现实。

“噢!对了,泰海建筑的刘一海想约您明天中午吃顿饭。”

宁绒面上微愕,“刘一海?万屏与他们没什么交道呀!这个见面是为什么?”

董芳意凝了凝眸:“恐怕还是因为新会展中心的事,如今几个有意投标的企业中,他们可以说是咱们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听说,他们对这个项目也是势在必得。”

“既然是这样,大家就在标书上分胜负,见面有什么用?”宁绒挑眉。

董芳意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这个刘一海很有背景,黑白两道都有势力,他突然在投标前提出见面,恐怕是认为手中有什么东西能和咱们抗衡。”

宁绒垂睫看看台面上的方案,沉吟了一下,说:“那我们明天就去会会他,看看他玩什么花招。”

董芳意谨慎地点了点头:“好!”

第二天中午,宁绒带着董芳意依约到了与刘一海定下见面的酒店。

宁绒落坐以后,不动声色的打量眼前五十多岁的男人,中等个子,平头,圆脸,眼厉、肉横,一身不菲名牌,却愣是被他穿出地摊货的效果。

这个刘一海一开口,果然声音不小,口气更大。

“宁董,咱们都是爽快人,我就不转弯抹角了,今天约你出来见面,就是为了会展中心投标的事。”

宁绒静等他的下文。

“实不相瞒,我们泰海建筑对这个项目非常看重,所以,希望万屏能够割爱,放弃这次竞标!”

宁绒和董芳意俱是面上一凛,不自禁地对望一眼。

宁绒沉吟了一下,才勾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向那刘一海道:“刘董,都说君子不夺人所好,不过你我都是商人,商人就照商人的规矩来!我们万屏对这个项目也是志在必得,如果泰海真的也想要的话,我们大可以在标书上一较高下。”

一口被拒,刘一海也不着急,圆脸上反而露了个圆滑的笑容,慢条斯理道:“宁董,我既然能提这个不情之请,自然有我的道理。”

董芳意脸上微微变了色。

宁绒脸上却是更冷了些:“你有什么道理我不感兴趣!我相信泰海发展到今时今日这个规模,肯定不会是刘董每次遇上好商机就找人割爱割出的结果。”

刘一海面上微僵,一双三角眼眯了眯,大家都传万屏的美女董事长看似娇弱,但作风硬朗,如今看来的确是传言不虚。

他很快敛去面上异色,微侧身从另一张椅子的公文袋里取出一个大牛皮信封放在餐桌上,然后嘴角含着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将那信封推至宁绒面前。

“宁董,你看完里面的东西后,说不定会改变主意!”他的眼色有些阴冷,声音里含着一股胸有成竹的味道。

董芳意眸中登时紧张起来。

宁绒盯着眼前的信封看了几秒,却不伸手,然后,她霍地站起身来,冷然的居高临下望着刘一海:“刘董这次约见的意图我已经清楚,我想咱们之间没什么可谈了!”

说完,抓起椅子上的手袋,毫不迟疑的转身,起步。

刘一海怔了怔,然后眉宇间就起了气恼。

董芳意忐忑的掠一眼那个信封,也匆忙起身,向刘一海道了声“告辞”,就跟了上去。

一出包房门口,追上宁绒的董芳意有些担心的低声问:“宁董,您这样一眼都不看信封里面的东西是不是有些不妥?”

宁绒沉着眉目,不悦说:“肯定就是些想胁迫我就范的东西!我不管他玩什么手段,这一次我绝不让步!”

董芳意微蹙着眉,没有再开声。她心里很清楚,因为新会展中心是宁万承的梦想,宁绒才会竭尽全力想拿下这项项目。

——————

下午,刚过三点,邝云修的办公室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刘一海。

邝云修乍一见他,有些奇怪,这个刘一海不是个简简单单的商人,他若有安保问题,以他的能量,犯不着来安保公司求助。

刘一海似是看穿邝云修的疑惑,寒暄几句之后就开门见山:“邝总,我今天来找你,其实是因为万屏的宁董。”

邝云修心中微是一愕,却不急着说话。

“今天中午我和宁董见过一面,我本是希望她能退出这次新会展中心的投标,但可惜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邝云修眸光一动,心中已是了然,刘一海这是想曲线救国,于是淡声说:“如果事关万屏的公事,我想刘董今天恐怕是要白走一趟了!”他很清楚宁绒有多看重这个项目,要让她退出是绝无可能的。

刘一海不赞同的“哎”了一声,然后嘿嘿一笑:“这倒未必!大家都知道邝总与宁董关系很近,有些话,宁董听不进去,邝总可能会听得进,以邝总对宁董的影响力来说,邝总听进去了,也就等于宁董听进去了!”

邝云修心中隐有些不好预感,但面上神色不动:“刘董说笑了!”

刘一海煞有介事地叹了一声:“宁董呀就是个海归,事事都讲国际规则,讲公平竞争。但咱们是土鳖,在咱们自己的地头,做事自然就用自己的规矩,这个道理,想必邝总不会不知道。”

邝云修沉着不语。刘一海也不再多说,直接从公文袋里取出个牛皮信封递了过去。

邝云修接过信封之后,从里面抽出几张纸,他飞快浏览,面上无甚表情,直到最后一页,沉静的面色倏地一变。

……本章完结,下一章“最懂得进退的人”↓↓↓更精彩哦!